凉风潇潇夜雨急。

    繁华夜都五层雕梁酒楼酒香迷醉,烛火灯笼亮,窗外雨如垂帘漆黑如墨,丝竹靡靡之音欢声笑语,酒肉飘香尽显奢华。

    木楼顶屋脊,借助远处楼阁灯光隐约可见高矮俩黑影。

    冷风吹得湿漉漉风衣微晃,黑云电蛇游走瞬间照亮雨幕下的都城,映照兜帽下雪白俏脸,站楼顶颇有武侠宗师风范,闪电照亮天地又瞬间重归黑暗。

    矮矬黑影挠挠后腰。

    “吱,我们站了一炷香,还要站多久”

    “等。”

    “等等谁”

    猴脑袋左右乱看甩飞雨水,除了楼内酒鬼再无外人。

    白雨珺抬起头,目光凝望皇宫。

    “等时辰,做事,须配以良辰吉时方能事半功倍,此乃上古玄学,你不懂,这是一门高深学问,我希望好运的时辰能给我带来好运,尽快找到关于远古线索,有种预感,将来我们都将面临危机,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相比较去修行宗门偷取藏书,白雨珺觉得俗世皇朝线索会更多。

    毕竟修士人数稀少情报资源有限,整日守洞府吃丹药吸灵气,而皇朝能够搜集到更多各地不起眼异常信息,毕竟世上普通人最多分布最广,而普通人接触更多的是朝廷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修士。

    仰头,目光穿透黑云观察星位确认时辰。

    “时辰到,我们走。”

    轰隆隆

    一道炸雷震耳欲聋,楼顶空空如也

    皇城上空龙形气运感受到凶兽气息本能的昂首戒备,但是很快什么也感受不到,对两个鬼祟身影仿佛视而不见,事实上龙形气运真的什么也看不到。

    融入风雨,如入无人之境。

    皇宫有许多法阵警戒防护,白雨珺和猴子以江湖高手的方式潜入。

    太仙凡仙修为,结合江湖神偷风格技巧,借助雨幕掩护轻松走进皇宫直奔藏书楼,不时贴近宫女太监挂其后背潜入。

    夜里,有宫女太监感觉后背发凉

    来到藏书殿。

    使用真实之眼找到皇宫真正藏书处,在龙目注视下阵法运行轨迹清晰可见,灵巧避开符文链条穿过空隙,领着猴子钻进殿内,第一次玩潜入的猴子兴奋不已,为了走路无声脱掉鞋子光脚步行。

    白雨珺不在乎这个国家国号,主世界国家无数,纯属路过了就进来看看而已。

    藏书楼内空旷寂静,偶尔闪电照亮窗户纸白光斜照光滑地砖又很快黑暗,防蛀虫药香味儿浓郁,书架间隔宽敞,一楼中间有一座金黄色高台,桌椅屏风,雕龙描凤鎏金精美。

    真正有价值秘密藏书在地宫内,龙椅高台是入口。

    或许是为了防范修士,设计使用的是寻常机关,更有高人以皇室气运牵扯入口,修行者可不喜欢惹大因果,为了藏书可谓煞费苦心。

    在某白眼里,近乎毫不设防。

    嗅了嗅气味儿。

    找到经常被摸的部件轻轻一扳,高台前方转动露出台阶,台阶向下延伸并有夜光石照明,到了此时计划完美成功,扔出几个分身下去寻找书籍翻阅。

    也不客气,往龙椅斜躺,一条腿搭扶手没个正行。

    拿一盆绿葡萄往桌上一放,抓一粒抛高用嘴接住吃掉,查资料这种事儿交给分身就算了,又不能一目扫视万书,慢慢来呗。

    猴子抓起一本典籍翻看,立刻,猴眼变成斗鸡眼

    往脑后一扔再无兴趣。

    青瓦噼啪作响,倾盆雨势疑飞瀑。

    昏黄大雨三天三夜。

    城中某富户院落,天井房檐雨水成银线,洗刷尘埃却依旧冲不净浓浓汤药味儿,侍女仆人脚步匆匆,男女老少愁云惨淡,主屋内,之前曾欲购纸伞的读书人面色苍白卧床沉睡,额头全是汗,偶尔扭身面色挣扎似在做梦。

    急症发病将死弥留人间之际,也不知是否因曾与神龙有过一面之缘,获一线生机。

    梦中恍惚回到那个风雨欲来的傍下午。

    衣衫单薄的读书人茫然走在熟悉的街道,但却与以往不同,天空昏暗沉闷压抑似有暴雨摧来,往日繁华街道空无一人,摊位,酒谱,茶肆,甚至青楼皆无人,整个世界黯淡灰色无一丝色彩

    “有人吗”

    “贵发楼马小二在否”

    “别吓我你们快出来啊”

    无论怎么喊也找不到哪怕一个人,甚至连一头猪一只鸡任何活物均看不见,死寂,不是那个熟悉的都城。

    漫无目的游荡,想要回家却兜兜转转不自觉去往某处。

    失魂落魄往前走,不时大喊两声招呼店铺酒楼熟人,依旧无应答。

    呼吸沉闷如铁匠铺破烂风箱,很累很累

    走着走着,突然

    只见前方路边一摊铺,有着整个世界唯一散发荧光之物,许久未曾见光明几乎瞬间多了求生欲望,顾不得形象斯文踉踉跄跄直奔摊铺

    待到近前,才想起是之前伞价十两黄金路边摊,神奇的是摊位摆放的九把精美纸伞仿佛内涵银河星辰,散发光泽乃世间唯一光明,像极仙家宝物,靠的近了,忽觉身上疲惫减轻神清气爽,冥冥中觉得可保自己性命

    “十两黄金我明白了某糊涂啊,那是花钱续命消灾”

    抬头,却看不见摊主。

    就在此时,忽然身后一股距离拉扯他不断后退远离纸伞,无论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眼睁睁看着光明远去

    他以为这个灰暗世界只有他自己。

    然而在高空,却有一尊巨大白色神龙虚影注视一切

    皇宫藏书殿内,斜躺龙椅单手扶头的白雨珺打个呵欠撇撇嘴,对刚才模模糊糊看见的画面毫无兴趣,藏书就快全部翻阅结束,找到许多无法确定的线索待调查。

    分身将最后一份有用古籍送到面前。

    “好困呵都看完了,雨也要停了,走吧。”

    捞起呼呼大睡的猴子推门隐入雨幕消失,离开皇宫之时随手增强一丝皇族气运,虽然不多,但也是借阅典籍的酬金,身为商贩牢记公平交易。

    与此同时,富户人家垂危的某人苏醒,也许梦中接触纸伞得了少许好处,病症减轻些许,然女眷见此哭的更是凄惨,以为其回光返照。

    “来来人呐”

    “呜呜有什么话尽早说罢,无须挂念家里”

    “我还我还没死”

章节目录

新白蛇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舒楠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舒楠泽并收藏新白蛇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