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 - 其他小说 - 我靠算命爆红星际在线阅读 - 222 不配拥有花吗

222 不配拥有花吗

        等看到云沫的身影从二楼下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衬衫都贴到后背上了。

        “聂上将下来了”,连羿忙不迭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礼貌的离开这个女人几十步远。

        天晓得,怎么除了他母亲外,所有上了年纪的女人都这么可怕?

        他还年轻啊,才二十六啊?为什么要弄个女人在身边?!

        怎么所有人都担心他娶不到老婆一样?186号星上是没多少女人,那他现在也不是老大难啊……

        坐上悬浮车,连羿不着痕迹的长舒一口气。

        云沫在副驾驶上,看着连羿劫后余生般的表情,感觉有些奇怪。

        连教官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冷冰冰的表情居多,今天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

        “喂,连教官,聂夫人很可怕吗?”云沫一边点开智脑,看群里面的消息,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他。

        “什么?”

        连羿反应慢了半拍,满脑子都是聂夫人的种种理论。

        经过一下午的洗脑,他居然开始怀疑,自己真是个被社会抛弃的小可怜?没女人喜欢,以后要孤独终老?

        啊呸。

        他摇了摇乌黑的短发,马上恢复了钢铁直男的坚硬,那怎么可能呢?

        ……

        抵达雷彻斯特校门口的时候,发现学校的氛围有些不太一样,空气里都是花香。

        云沫跳下悬浮车,冲连羿挥了挥手,外套的袖口系在脖子上,十分没形象的往学校走去。

        这会儿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余晖下的校园有一种清新和躁动的感觉。

        社团群里讨论的热闹,都说要出去庆功,但日子却定的是明天。

        奇怪了,今天的男生们似乎都很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

        云沫去吃了个饭,独自一个人在校园里面溜达。

        “喂,云总指挥……云沫……”,有个男生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了上来,脸色潮红。

        云沫扭头,第一时间看到了他手中的花,玫瑰花,红色的玫瑰花……

        她觉得自己好像是明了了什么,抬手一看,十月二十七日,似乎是联邦恋爱日,了不得的日子。

        她就说嘛,怎么一路走来都是一股花香,而且还不是校园植物的花香。

        可千万别忽视军校的男女比例,以及男生的饥渴……尤其是雷彻斯特军校。

        虽然他们开了机甲设计等非军事院校,但军事系庞大的学生基数,已然让这所学校的男女比例达到了70:1的高度。

        简直是联邦阳气最重的地方,在这里,但凡是个女生,都是被哄抢的对象。

        只不过,云沫前阵子忙于适应,以及跟社团的人混在一起,没时间观察。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面才发现,平静的水面下方早已扑腾着无数的鸭子。

        世界恋爱日啊,无论多么想装高冷以及真的内向的男生,都要出来试试运气。

        今天表白被拒绝的话,70:1的基数,至少也有69个兄弟可以一起唱“怕什么孤单!”

        长得比较讨喜的女生,已经收了不知道多少份玫瑰了,校园里到处都是粉红泡泡。

        “啧”,云沫的嘴角开始上扬。

        上辈子从来没有收到过异性送的花,虽然她并不怎么在意,但不代表别人送花她会不喜欢,尤其是,这还是第一个给她送花的男生。

        只不过,喜欢归喜欢,花还是不能随意接收的。

        而且,这男生叫什么来着?

        云沫歪着头想了半天,终于一拍脑门,啊,好像是叫戴秋霖。

        戴秋霖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本来就有些后悔,这会儿更想往后退。

        “戴同学,怎么了?”

        云沫眼珠子盯在花上,想着怎么拒绝会不伤一颗少男的心脏。

        戴秋霖磨磨蹭蹭的走到云沫边上,低着头不太敢看她,“那个……呃……那个……”

        “你要送我花?”云沫问。

        与此同时,戴秋霖把花递到了她手上,“能麻烦转交给你们寝室的郝相思吗?”

        云沫:……??特么心一下子拔凉拔凉的。

        戴秋霖:……“你刚才说什么?抱歉,我太紧张了,没听清楚。”

        云沫深吸一口气,忍下暴揍他一顿的冲动,淡淡的说,“没什么?你让我帮你干嘛?”

        “那个……帮我送给郝相思行吗?”戴秋霖把花往她眼前推了推,眼神闪烁,似乎生怕她拒绝。

        “你怎么不自己去送!”云沫没好气的往后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口气憋得……

        “那个,我跟她不熟……”

        云沫:……不熟你还敢送花?

        “嘿嘿”,开了个头,戴秋霖后面的话就顺溜多了。

        他十分自然的坐在云沫边上,手上小心的捧着花,看了眼云沫,又看了眼花,然后往她旁边挪了挪,用右胳膊肘顶了云沫的胳膊一下。

        “那个,云总……哦不,云哥,你会帮我的对吗?”

        云沫:……卧槽!!!云哥你大爷!

        她忍不住从包里翻出来小镜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双眼皮,大眼睛,唇红齿白……除了胸小点儿,那还是能发育的啊……

        “云总?”戴秋霖又顶了她一下。

        云沫不耐烦的抢过花,皮笑肉不笑的看他,直看的戴秋霖不断的搔头,“咳……”

        “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好好”说的”,云沫笑的眼睛都眯上了。

        “谢谢,谢谢,她要是同意了,我一定给你准备一份大礼”,戴秋霖说完,头也不回的跑远。

        “喂,云沫……?”

        一路往寝室走去,短短的几百米距离,她被叫住了很多次,怀里已经放满了玫瑰,没有一束是给她的。

        男生们的思想出奇的一致,被当面拒绝,以及通过第三方转送被拒绝,受的伤是不一样的。

        通过她传达消息,如果被拒绝了,第二天见面的时候,还可以装傻,“啊?是我送的吗?我没有啊!”

        寝室的门推开,三个女生齐齐看了过来。

        连珠有些吃惊,“云沫,你收到了这么多花?”

        屋里已经快没空地方了,云沫拎着包装,给她们三个递过去,面色平静,“你们的。”

        郝相思和田甜恬对视一眼,张大嘴巴,指着自己,“送我们的?”

        “昂……”,云沫有些心累,这都是什么糟心的世道?

        田甜恬笑嘻嘻的凑上来,“喂,你给谁送了?霍少吗?”

        云沫:……艹!70:1的概率,为什么她该送?她不配拥有花吗?

        连珠and室友:……云总是耽美文里的男主担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