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 - 玄幻小说 - 玄幻之神级造化系统在线阅读 - 第25章 定罪,流放困龙洞

第25章 定罪,流放困龙洞

        出宫路上,叶言恰巧遇到准备上宫里告御状的武宁。

        叶言直接被武宁以及一位老人,拦住去路。

        叶言很清楚这武宁为何拦他,本不想理会,可奈何旁边那老人散露出来的气息,已然不比叶益辉差,这让叶言极为忌惮,当即停下身问道。

        “拦我作甚?”

        “作甚!你杀我父亲,理当死罪。

        应随我去陛下那里领死。”

        叶言看了旁边那老人一眼,很明显,他在聚集真气,自己若是说个不字,这老人定会出手。

        自己此时有伤在身,金丝软甲的真气也未充裕,若是现在被四阶融体境来上一招,自己离死也不远了。

        念及此处,叶言也坦然了。

        “领死!那便走吧,我倒要看看是皇叔会不会治我死罪。”

        两人并肩齐行,朝宫内而去。

        马上就能替父报仇,武宁脸上挂满喜悦。

        他不相信,这一次武家太爷都在,陛下还能轻饶了叶言不成。

        行至陛下书房,武宁当即便跪下磕头道。

        “今日叶言硬闯国师府,杀我家父及一众护卫,辱我家门。

        臣恳请陛下,治叶言死罪!”

        叶贺没有理会武宁,而是对着一旁的武莫问道。

        “前辈也是如此想?”

        武莫眼睛微眯,回道。

        “杀人偿命,自古便是如此。

        我怎么认为,重要吗?

        陛下!”

        武莫这话一出,叶言眼里则露出一丝鄙夷。

        “老头,若是想让皇叔治我死罪,就明说。

        如此装疯卖傻作甚。

        真当别人听不出你这话里的言外之意吗?”

        这样的挑衅,武莫又如何能忍,当即融体境真气爆发而出,威压瞬间充满整个书房。

        “小辈,你家里人未曾教过你,要尊敬长辈吗?

        我就算在此地杀了你,叶王府也未必能问罪于我。”

        武莫话刚说完,叶贺便发话了。

        “还请前辈自重,论理便论理,别打打杀杀的。

        你若当真杀了他,我敢保证你出不了这皇宫。”

        武莫顿时心惊,他很清楚,这叶贺从不喜欢夸大其词。

        他既然说能让自己出不了皇宫,那这恐怕便是那位要出手。

        他很不解,这叶言为何会与那位有瓜葛。

        为了确定,自己心中所想,武莫犹疑道。

        “陛下说得可是那位?”

        “倒也不用这般小心,叶言刚刚才见过太上皇。

        至于你家那小辈,嘴严一点就行。

        要是将此消息泄露出去,你武家必然在京城除名。”

        虽然叶贺说此话时语气和蔼脸上挂笑。

        但武莫很清楚,这句话便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这次想要定叶言的罪,便只能以理论理了。

        “行,那便只论罪。

        叶言闯国师府,为私闯罪!屠杀众多护卫,为杀人罪!杀武亘,为祸乱朝纲。

        三罪并罚,理当死罪!不知陛下觉得如何?”

        叶贺没急着回答,只是对着一旁的叶言问道。

        “武前辈所说,是否属实?”

        叶言一点都不慌,论理,自己还真就有理。

        “属实!但前辈少论了一点,国师勾结我二姨娘,乃祸乱皇室妃子,理当处死。

        我只是代刑刑法罢了。”

        这话一出,叶贺便转头看向武莫求证。

        武莫倒是不知这件事,只能看向一旁的武宁,武宁则是一脸正经的说道。

        “陛下,我并不知此事,叶言所说如无证据,可算诽谤,再加一罪!”

        叶言哈哈一笑。

        “不知吗?

        难道武少爷那对狗眼,看不见躺在地上的宫玉,以及那屋内床上的痕迹?

        你可知,你这样算欺君之罪,理当处斩!”

        叶言话音一落,叶贺便怒目一瞪,喝道。

        “叶言所说是否属实,倘若撒谎,可是欺君。”

        这一喝,瞬间将武宁给吓得愣神了,刚要把事实说出来的时候,书房外却传来一老妪之声。

        “陛下,何事动此大怒啊。

        莫气坏了龙体。”

        这声音一起,叶贺立马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不知母后驾临,未能远迎,母后请勿责怪孩儿。”

        “哀家只是闲来无事,许久未见陛下,来陛下这走动走动罢了。

        倒是不知陛下此时在忙,不如哀家过会再来。”

        一听这话,叶言心里便一阵腹诽,好一个以进为退,这一下,皇叔想打发都打发不走了。

        果不其然,叶贺当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

        “不忙,不忙,母后既然来了,不如随我进来坐坐,也好帮孩儿评评理。”

        就这样,太后坐在了叶贺身后,他身旁还跟着两人,一个是那小公主,另一人则是那叶益辉。

        显然,这太后绝对不是来看看这么简单,还是想治自己的罪啊。

        果不其然,这叶益辉直接从旁站出,说道。

        “陛下,叶言此子,杀戮成性,刚还硬闯小公主别院,诛杀同族叶文,此罪乃死罪。

        望陛下严惩。”

        一旁的小公主,也是立马附议。

        叶贺则是心里为难,无奈的看了叶言一眼,心里腹诽道。

        你这家伙倒还真是个惹事精,这么小半天,就得罪了两位不出世的隐士,即便有太上皇保你,如今也不可能无罪了。

        紧接着,叶贺目光移开,转向一旁的太后,问道。

        “母后觉得如何?”

        “既然有罪,自当伏法,不然我置我明国国法于何地。”

        叶贺顿时间难办了,一边是太上皇,一边是太后和两位前辈,犹豫了好一会之后,才说道。

        “叶言,看在太上皇的面子上,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饶。

        你且回府,禁足一年,不得出门。”

        这刑法对于叶言来说,几乎相当于没有,显然,叶贺最后还是选择了帮自己,这倒是让叶言有些意外。

        不过,叶贺也说得很清楚,这是看在太上皇的面子上。

        就在叶言准备领罚的时候,一旁的太后却是说道。

        “这刑法未免太过儿戏,依哀家看,应当流放他于困龙洞一月,方可显明国威严,陛下觉得如何?”

        顿时间,叶贺便是一惊。

        “母后,这困龙洞,叶言这修为进去一个月,大概率身首异处,这与死罪又有何区别,不可啊!”

        太后显然很不满意叶贺的说法,当即起身说道。

        “哀家老了,还是不过问此番事情了。

        若是其余太上长老得知此事,不知会如何处理。”

        这话,叶贺很清楚,是威胁。

        如果其余太上长老尽数出关,即便是太上皇也保不住叶言。

        无奈之下,叶贺只能对着叶言问道。

        “这惩罚你可愿领?”

        叶言倒是淡定,一脸笑意。

        “陛下不是说了吗?

        只是大概率会死,但如果太后将此事告知她口中各位太上长老,我恐怕是必死无疑。

        自然愿领!”

        这边的太后一听,当即对着一旁的叶益辉说道。

        “既如此,叶长老便送此子去困龙洞吧。”

        叶言则是在临行之前,鹰目扫视全场,淡然道。

        “如若我能出来,害我之人,想必不会好过。

        你们便祈祷,我死在里面吧!”

        说罢,叶言也不再停留,直接跟着叶益辉去那困龙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