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心如海复如潮,但有秋魂不可招!

    当中庭那两棵高大桂树上的叶子又落在眉间的时候,已经在建章宫中度过将近三十多个春秋的卫子夫,不再是当初倾城天下的模样。

    虽然在以往的宫中岁月里经历过那么多的波澜,刀光剑影,波诡云谲,她早就习惯了这些,也看淡了生死荣辱。但当今天,最艰难的局面来临的时候,埋藏在心底的哀伤,也终于无法掩饰。

    不久之前,卫青的死讯传来,已然使她悲伤不已。还没有消化这个令人难过的消息,却谁知道,祸不单行,紧接着就发生了这场有宗室亲贵们掀起的叛乱。而且局面急转直下,一发而不可收拾。

    眼角已经布满细微皱纹的卫太后坐在桂树下的石凳上,身边四周虽然有大批的宫人和侍卫保护,但她的心中却异常孤独和无助。

    曾几何时,这座庭院中充满了欢笑和温馨。素汐、琚儿、云汐……她的儿女环绕在眼前,在四季轮回的时光里,平淡的消磨岁月。

    如果上苍重新赐予一个选择,自己还会不会再次进入这座皇宫呢?落叶金黄,心绪杂乱。伸手轻轻拂去落在臂弯间的一片叶子时,她无声的叹了口气。何去何从,却已经身不由己。

    建章宫就像是一个最后的堡垒,在风雨飘摇中坚守。宫中所有还有能力奋起抗击的力量,已经全部退守到了这里。不管是太监、宫女还是侍卫们,他们心怀忐忑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所有人心里都很明白,如果没有坚强有力的援助,所有人的结局大概都不会太妙。

    “琚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希望他能够在那些忠勇侍卫们的保护下,顺利到达长乐塬。只要他安然无恙的度过这段时期,一切就都还有希望……还有长安城中的素汐她们,但愿没有被波及。”

    想到女儿时,卫太后低头看了看被她亲自抱在怀中的元丰,心中有几分后悔。如果那些叛乱者真的冲进宫来,恐怕不会放过这孩子。留在这里,反而是害了他。只不过,现在已经无法可想,更没有能力派人保护着送出去。

    好在,元丰虽然还不到三岁,却显得异常懂事。不哭也不闹,更没有害怕。宫中乱糟糟的动静,让他在凌晨醒来的早。这会儿却又偎依在皇太后的怀里睡着了。

    相比起来,尚没有出嫁的云汐公主,反而是这建章宫中最惊恐不安的一个人。自从听到叛乱的消息开始,她就一直没有平静下心情。此刻寸步不离的跟在自己母后身旁,就好像仍旧是当年需要时刻保护的那个小姑娘一般,战战兢兢,唯恐失去这最后的依靠。

    坐在旁边的皇后,则显得很安静。一向温婉贤淑的颜容下,看不出丝毫的慌乱。不管是尽力掩饰自己的情绪,还是真的已经看淡了生死。这位身上带着皇帝留下的最后一道旨意的女子,在大难来临之前,留给其他人的印象,已经足以称得上是皇后的典范。

    “如果事不可为,真的会糟糕到那种地步……皇后千

    万不要多说话。宗室亲贵们的目标是卫氏,与你无关。料想他们也不会太为难于你。”

    耳边听到太后又一次语重心长的叮嘱时,已经沉默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皇后抬起头来,她的嘴角有淡淡的苦笑,摇了摇头说道。

    “母后,不用再说了。臣妾既然身为大汉的皇后,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应该与太后和陛下同心同德,共赴难关。怎么能够因为自身的安全,而背离初衷,置身事外忍辱偷生呢?!”

    卫太后叹了口气,拉住她的一只手,心中有许多歉疚。在过去这些年里,她其实很清楚皇帝和皇后其实并非情投意合。只是有许多事,她也不好说什么。但今日此番劫难面前,皇后从始至终的表现,却让她和许多人大感意外。原来,在皇后柔弱的外表下,却有着非常坚韧的心志。

    “母后也不必太过忧心了。不管怎么说,发动叛乱的宗室们所求的只是利益而已,当着天下人的面,他们难道还敢以死相逼吗?”

    皇后虽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她始终不相信,同样流淌着宗室血脉的那些人,会做的那么绝!而面对着她的宽慰,经历过无数人心险恶的皇太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善良的人从来不会想象到人间的恶会到怎样的极致!巨大的权力和利益面前,亲生父子尚且能够自相残杀,何况其他呢?

    “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事……宗室亲贵们既然已经破釜沉舟,不达目的必然誓不罢休。身为外戚的卫氏族人一定会在他们的铲除之列。而且,就连这个孩子,恐怕他们也不会放过。”

    皇后骇然变色。这样残酷的事,在以往的经历中,是她想象不到的。她低头看着被太后抱在怀中的那个小小孩童,虽然来到宫里的日子并没有多久,而且和自己也没有血缘关系,但想到他很可能会死于非命,被别人残忍的杀害,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难道……他们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会的……他们来了。”

    卫太后轻声回答了皇后带着惊慌的疑问。虽然已经听到了宫门外的喧嚣和刀剑声,却没有再往那个方向看。她只是紧紧地抱着睡着了的元丰,坐在桂花树下,等待着未知命运的来临。

    建章宫门紧闭。空空荡荡的门前,独自一人站在石阶上的朴永烈,终于睁开了微微眯着的眼睛。对面刀光剑影,许多被即将摘取胜利果实而刺激的双眼发红的面孔,在凶神恶煞的看着他。

    “杀了他……破开宫门!”

    听到身后的命令,最前面的十几名死士毫不犹豫就纵身扑了过来。从长安城中杀到这里,他们手中的刀已经沾染了太多的鲜血。区区一个侍卫就想挡路,真是不自量力!

    身穿白衣的身影依然沉默。今日此战,避无可避,没有援助,更不可能逃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的守住这座宫门。以一敌千,绝不退后……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为止。

    下一刻,宫门之前刀光

    如雪,杀气纵横。鲜血飞溅在落叶上,生命在秋天里凋零!

    当冲过去的死士都变成尸体的时候,许多宗室贵族这才辨认出来,那把犀利无比的刀的主人,就是在这些年里一直贴身保护皇帝的那名侍卫。

    他们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儿的高丽人竟然这么厉害。在吃惊之余,不免更加恼怒。颍川侯刘泽之沉下脸来,挥手示意后面的人继续上。斩草除根控制整个未央宫只差这最后一步,他绝对不允许因为一个人的阻碍而耽搁时间。

    就算不用他吩咐,后面的人也早已经忍耐不住。第二拨百十人一拥而上,乱刀齐下,就要把朴永烈砍成肉酱。

    一声长啸响起,掌中玄刀光芒四射。出身于遥远东海之外的朴永烈,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杀人了。为了一个承诺或者说是肩负的使命,他在这座深宫中默默地守候了已经十余年的时光。如果说今天是他最后的任务,他将竭尽全力,不让一个人突破这道宫门。

    建章宫前的激烈战斗就这样开始了。这是一场不对称的较量,一个人挡住了数千叛乱者的脚步。忠诚与野心的对抗,必将惨烈无比。

    而就在这同样的时间里,长安西城永宁门外,也正风云激荡尘土飞扬。一支千人左右的骑兵披着满身征尘,出现在了城门口。

    在这里执行警戒任务的细柳营骑兵将军大吃一惊!他当然认识这支骑兵的戎甲装束。大红战袍映衬着铁甲,红缨战盔,长刀在握,弩箭齐全……而且,更加显眼的是,每一个骑兵的臂上,都系着一条黑纱。

    不用等到靠近,那种铁血气息就扑面而来,即便是像将军这样曾经上过匈奴战场的人,也感受到了这种令人可怕的锐气。这是真正的百战之师!

    “打开城门!”

    有一匹战马矫若游龙越众而出,它的主人随口说出的命令,不容任何人抗拒。

    带着清脆口音的这几个字,好似具有魔性的力量。空气中有稍微的凝滞,随后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掠过严阵以待的守城门骑兵队伍。有人回身,就要去开城门。

    “不许开城!不管来的是谁,也要听从虎符命令……!”

    骑兵将军回头厉声呵斥。只不过他的话还没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而且,从现在开始,他已经再也没有机会对他的部下发号施令了。一柄长枪快如闪电,直接就刺穿了他的咽喉,魁梧的身体从马上坠落,连人带甲发出沉重的响声。当场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所有守在城门口的细柳营骑兵,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将军被一枪刺于马下,却没有一个人敢把手中的刀动一动。

    战袍飞扬的束甲身影轻舒玉臂,收回长枪,顺手甩去战盔。如同墨染的长发束起在头顶,秋水一剪,双眸清冷,令人不敢直视。她用手轻轻抚了抚臂弯间的那道黑纱,眼中闪过一丝悲伤。这个姓氏的荣耀,从玉门关千里至此,将跟着一起走进大汉长安!

    “进城!”

章节目录

汉血丹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流年书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年书柬并收藏汉血丹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