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涣灵散?这是什么毒?”唐坎和唐雯二人都是惊诧起来。

    贺枫点点头,讲解道:“嗯,涣灵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并且进入人体后还不会被察觉。一开始,它会在人体潜伏一百天左右,而后开始吞噬人的灵智,让人渐渐丧失思维能力,精神变得虚弱。等到了最后,便会让人彻底的丧失意识,走向死亡。”

    “你的意思是,一百天之前有人给我下毒?”

    “据我推测,准确时间应该是五个月前。”

    “五个月前?难道是……”

    唐坎似是想到了什么,苍老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愠怒,下意识的就想站起来离开,可马上又想到贺枫还在这里,便又坐了回去。

    “唐老爷子,我车上还有许多快递要送,就先走了。”贺枫起身道。

    “那我送送你吧!”唐坎现在确实有事,也就没有挽留。

    “不用,您老还是歇着吧。”贺枫摆了摆手,直接向着别墅外走去。

    “雯雯,你去送小贺吧。”

    唐坎跟唐雯打了个招呼,便向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唐雯将贺枫送出了别墅,见后者根本没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忍不住开口问道:“贺枫,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雯雯美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一名警察,对吧?”贺枫并未回答唐雯的话,只是看着唐雯问道。

    “既然你知道我是警察,那你不应该跟我说实话么?”

    唐雯盯着贺枫问道。

    对于贺枫的身份,她实在是太过于好奇。一个普普通通的快递员,竟然拥有超越世界诸多顶级名医的医术,绝不可能是什么普通人。

    “如果你问的是工作呢,那我当然是个快递员了。可如果你问的是颜值……”

    贺枫点燃一支红梅香烟,吐出一个烟圈,“那当然是帅哥一枚了!”

    说完,他开启了电动车,继续送起了他的快递。

    “贺枫是么?我可不会相信,你只是个普通的快递员。哼,以后有的是时间调查你,你给姑奶奶等着。”

    目送着三轮电动车渐渐驶远,唐雯嘴角微微扬起。

    ……

    一直到傍晚五点多,贺枫终于是将今天的快递给送完了,而此时王湘云已经将那一万块钱转到了他支付宝上,于是贺枫很是放心的将这份工作给辞了,并且花重金买了一包好烟,七块钱一包的软金圣。

    江滨市的房价很高,均价动辄三四万,因此就连租房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哪怕是一套普通的单身公寓,房租也得两千块一个月。

    贺枫就租了这么一套公寓,房租是他半个月的工资。

    没办法,因为他瞧上了给他租房的美女房东兼邻居,只可惜在这里住了将近两个月时间,也没能将对方给追到手。

    “咚咚咚咚……”

    刚回家洗了个凉水澡,浑身光溜溜的贺枫正准备打开电视,房门就响了起来。

    “谁啊?”贺枫捡起沙发上的裤衩穿上。

    “我,宁采竹!”

    一道清脆动人的声音传来,听声音应该是个青年女子。

    “哟,这女人也有主动来找我的时候?早知道这裤衩也不穿了!”

    贺枫叼着香烟,踩着人字拖就跑去打开了房门,道:“竹竹,是不是想我了啊?”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子,一副宽大的黑边眼镜挡住了她的大半个脸颊,但是却也难以掩饰她那绝世风姿,鹅蛋型的标准美人脸,略显出几分呆呆的气质,可一双杏眼却灵动异常。

    职业套装把她的身材凸现的更加火爆,胸前伟岸似乎都要破衣而出,而那腰肢则是盈盈一握,两条修长的圆润美腿下,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让她整个人显得更加高挑、性感。

    “贺枫,你能不能别每次见我都只穿这件裤衩?”宁采竹故作凶狠的道,但脸颊上却泛起了一层红晕。

    “不是啊,上次我穿的是黑色的。而这一次……”

    贺枫扯了扯自己的裤衩,道:“是红色的呢,你没看清楚的话可以看仔细点啊,我不介意的。”

    “你这个大流氓,快给我滚进去穿好衣服。否则本姑娘废了你!”

    宁采竹脸蛋虽然羞红无比,但她却是抬起了高跟鞋鞋跟。

    她知道贺枫喜欢自己,但她觉得贺枫跟自己一点儿也不般配,因此每次工作结束后,她都会尽量的躲避贺枫。

    今天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他绝对不会来找贺枫帮忙。

    “靠,你可别乱踢,会出大事儿的。”

    贺枫知道这女人实际上脸皮很薄,调戏了两句后也不敢再得寸进尺,连忙回屋穿好衣服,片刻后才重新打开房门,问道:“竹竹……”

    “别叫我竹竹!”

    “好吧。小竹竹,你今天是来找我催房租的吗?我一会儿就支付宝转给你哈,明天早上我会直接走人的。”

    贺枫叹息着道:“唉,都两个多月时间了,小竹竹你都不肯陪人家出去吃一顿饭,叫人家伤心死了”

    宁采竹只觉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强忍着没立马转身走人,干咳一声道:“贺枫,我知道你经济上比较困难。这样吧,只要你今天帮我一个忙,你之前欠下的所有房租我都给你免了,怎么样?”

    “不是吧?三千块钱房租你居然全免了,你想让我帮啥忙?我可告诉你,我虽然喜欢美女,但我也有自己的原则,是不会轻易妥协的。”贺枫一脸正气的说道。

    “你想哪儿去了?”

    宁采竹翻了个白眼,道:“你今晚陪我出去吃一顿饭,不用你掏钱,可以吧?”

    “就吃一顿饭?没别的了?”

    “嗯,吃饭是其次,真正的事情是……”

    宁采竹抿了抿嘴唇,抬起目光看着贺枫道:“吃饭的时候我们报社一位同事也会过去,到时候你就充当一下我的男朋友。只要你帮我应付过去了,你那三千块钱就不用付了,你赶紧去换一套干净点的衣服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在宁采竹看来,贺枫肯定会爽快的答应。

    第一,她知道贺枫很喜欢自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怎么会放过?

    第二,贺枫很穷,房租都还欠了自己三千多块钱,自己给他免了房租,他没理由不答应。

    “小竹竹,你这是想让我当挡箭牌啊?如果是长期的挡箭牌,我倒是很乐意。可这一次性的,我兴趣不大啊。”

    然而,贺枫却是很干脆的拒绝了。

    “什么,你不想冒充我男朋友帮我?”

    宁采竹瞪着贺枫威胁道:“既然你不想帮我,那你就赶紧交房租。现在、立刻、马上……”

    “转就转嘛,说得好像我没钱似的。”贺枫拿出手机开始转账。

    宁采竹则是一脸的不相信,这家伙前两天好像还在吃泡面呢,现在也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他拿什么交房租?

    滴滴滴滴……

    可就在这时,宁采竹手机震动起来,收到了一条短信提醒。

    她拿出来一看,支付宝上收到三千二百八十六块钱的转账,正是来自贺枫。

    “你……你怎么会有钱?”宁采竹震惊的道,这不在意料之中啊。

    “你别管我怎么会有钱,你现在应该想想,该如何应付你那位同事。”贺枫笑道。

    “你……”

    宁采竹盯着贺枫,“你就不肯帮我一下吗?”

    现在时间紧迫,除了找贺枫,她还真想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

    “你要我帮你这么大的忙,怎么也得给点福利啥的吧?”

    “你想要什么福利?”宁采竹试探性的问道。

    “我帮你应付了今晚的事情后,等晚上回来了,你就……”

    贺枫笑吟吟的打量着宁采竹绝色的面容,然后目光缓缓下移,脸上的笑容别提多猥琐。

    感受着贺枫那肆无忌惮又充满贪婪的眼神,宁采竹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大骂道:“你个臭流氓,打死我也不会同意的,你不答应拉倒,就没见过你这么下流无耻的男人。”

    “我去,我不过是想让你亲我一下而已,你至于这么激动嘛。不愿意就算了,你另请高明吧。”

    贺枫郁闷的退后一步,直接关上了房门。

    “亲……亲你一下?”

    看着紧闭的房门,宁采竹逐渐回过神来,脸蛋顿时羞红无比。

    那个臭流氓,既然只是想让自己亲一下,眼神干嘛还那么惹人讨厌嘛。

    “如果只是亲一下的话,也不是不能接受。到时候就当是亲了一只猪吧!”

    宁采竹想了想,很快就做出决定,然后重新去敲贺枫的房门,“贺枫,我答应你,只要你帮我解决了今晚的问题,我就亲你一下。你快打开门啊,别这么小气嘛,好歹你也是个大男人啊。”

    叫了老半天,门后面才传来贺枫的声音,“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亲一下明显是不够的,你要给我亲一分钟才行。答应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这个混蛋,居然还想亲一分钟?”

    宁采竹瞪大了眼珠子,可想到自己实在没有别的选择了,只得道:“好,那你赶紧换一身干净点的衣服,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嘎吱!

    门被打开,贺枫走了出来,直接道:“我衣服已经换好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换好了?你好像根本没换衣服吧?”宁采竹皱了皱眉,贺枫现在上身穿着发白的t恤,下身是七分牛仔裤,脚下踩着人字拖,跟刚刚的造型完全一模一样啊。

    “居然不相信我?”

    贺枫很是不悦,然后将自己的牛仔裤稍微往下拉了拉,“我想了想,这可以说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还是不穿红色内裤了,所以我就换了一条黑色的,尽量低调点。”

    “……”

    宁采竹有点后悔找贺枫当自己的挡箭牌了。

    ……

    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章节目录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花幽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幽山月并收藏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