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七摆弄好了圆轮,向张猛做个鬼脸:“想看我出丑?哈哈,你孙子的孙子都未必看到。当然,前提是你得有孙子才行。哎,以你现在掉腰子的状态,想有孙子,危险啊。”

    张猛气坏了:“哇呀呀,燕七,你给我住口。”

    他一动,腰子就痛。

    痛不欲生。

    燕七道:“你腰子明明坏掉了嘛,我不过是说句实话,你为什么要这么生气?算了,你腰子好,你腰子棒,你能夜御十女,这下开心了吧?”

    “你……哎!”

    张猛听了燕七的话,心情相当的悲凉。

    又恨又气。

    又悲伤!

    想到腰子不知道能不能好,以后连女人的乐趣都享受不了。

    往后余生,岂不是完蛋了?

    想到难过处,张猛眼珠子通红,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燕七鄙夷的白了张猛一眼,继续准备道具。

    张无名一直想看燕七玩什么花样。

    他是个军师,自然对各种玄妙机关感兴趣。

    看了半天,他也云里雾里。

    最后,当他看到绳子架在圆轮上,欲要吊起石狮时,恍然大悟。

    随后,却又哈哈大笑:“燕七啊燕七,我以为你玩什么花样啊,原来不过如此。”

    燕七哼了一声:“你又懂了?”

    张无名得意的哼了一声:“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会不懂?”

    燕七道:“那你说说看呗。”

    张无名指了指圆轮:“不过是滑轮吊物而已,盖楼、建筑、挖墓,无不用到此物。依靠圆轮滚动的原理,可以将重物高高吊起。”

    燕七点点头:“想不到你还真懂一些滑轮的原理。”

    张无名忽然收敛笑容,不屑看着燕七:“不过,你将滑轮用到此处,简直是邯郸学步,荒谬之举。”

    燕七故意逗他:“哪里荒谬了,我怎么不知道。”

    张无名哼道:“滑轮容易吊起重物,不是因为重量减轻,而是适合许多人联合起来发力而已。”

    “可是你呢,竟然用滑轮吊石狮子。石狮子的重量会变吗?不会变!你只能一个人吊石狮,你的力量没变,石狮的重量没变,你如何能够吊起石狮?哈哈哈……”

    张无名笑的合不拢嘴。

    那副得意的样子,好开心。

    张猛终于

    找到了挖苦燕七的理由,贬损道:“似你这种轻浮之人,哪里及得上我家师爷半分?我啊,就看你如何丢人现眼。”

    燕七耸耸肩:“放心,我不怕丢人,更不怕现眼。既然张无名说滑轮没用,那我还真要试一试,白日做梦总要试试,万一实现了呢?”

    张无名冷笑:“白日做梦还想成功?哈哈,试去吧,你只管去试,你若能成功,我跪地磕头,拜你为师。”

    燕七挠挠头:“你啊,磕头就得了,拜师?呵呵,就凭你大大坏的良心,就没资格做我的徒弟。”

    张无名大怒:“多说什么,耍嘴皮子,假把式。”

    “下面来点真的。”

    燕七向林若山招招手:“程序都做好了吗?”

    林若山用力点头:“万事俱备,只差老大神力。”

    燕七运起巫山云雨经。

    一股股内气从脚后跟儿升到掌心。

    燕七脚底生根。

    浑身,包裹着一片耀眼的红色。

    张家武卫见状,都吓了一跳。

    冷岩看到燕七内气澎湃,泛着灼灼红色,也不禁动容:“没想到,燕尚书有这般修为,太优秀了。大小姐火眼金星,还真吊到了一只金龟婿。好开心!”

    张猛吓了一跳,羡慕嫉妒:“内气好强,比我厉害。”

    但随后又恨恨的贬损:“就算厉害,也不过千斤之力,绝对搬不起来两千斤重的石狮。燕七,你不用装,我就是要看你的笑话。”

    “那你看好了。”

    燕七一声爆喝。

    双手抓住绳子一端的铁环,气力用到极限,使劲下拉。

    张猛盯着燕七,又盯着石狮,来回的看。

    吱呀!

    铁链发出渗人的交击之声。

    奇迹的一幕出现了。

    石狮子竟然被吊起来了。

    虽然慢,但却很稳的,一点点的升起。

    冷岩大喜过望:“好气力。”

    冷家子弟惊诧不已。

    林若山趁机大吼:“冷家的兄弟们,这就是你们大小姐苦苦追求的男人,何等霸气!何等威风!你们还不快快鼓掌?”

    “好!”

    “太厉害了。”

    “威武霸气。”

    ……

    众人爆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用力鼓掌。

    掌声如雷。

    张猛看得目瞪口呆,一颗心提溜到了嗓子眼儿。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燕七不过是有千斤之力,如何能拉动两千斤的石狮?还有没有天理啊。老天,你玩我。不,是我眼花了,眼花了。”

    张猛拉扯张无名没,神经兮兮道:“师爷,我是不是眼花了?啊?师爷,你倒是说句话啊,我该不是在做梦吧?”

    张无名内心遭受雷霆重击。

    燕七吊起了石狮,张无名看在眼里,宛如石狮横亘在他的嗓子眼儿,让他近乎于窒息。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我说差了?不可能啊。难道,这是妖术?或者是法术?”

    石狮子缓缓上升。

    林若山大叫:“一米了,已经升到一米了。”

    冷岩大叫:“好了,燕尚书,你成功了,快快收功吧。”

    燕七微微一笑,继续运力。

    石狮子极速上升,竟然升到了三米。

    再往上!

    升到五米。

    再往上。

    一直升到了十米,与沙场围墙一般的高。

    众人发出一阵嘘声。

    冷岩看得心旌神摇:“燕尚书真是厉害,我纵有神力,也不过举过头顶,燕尚书却轻而易举的将石狮子吊到十米高。真乃大智慧,我与燕尚书相比,差距之大,显而易见。”

    张猛看着半空中的石狮子,使劲揉了揉眼睛,又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

    剧烈的疼痛,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做梦。

    这一下,他更加自惭形秽了。

    又气,又怒,又是嫉妒。

    张无名看着半空中的石狮,紧闭着嘴巴,一言不发。

    “都闪开。”

    燕七放开绳子。

    砰!

    石狮子重重砸在地上,陷入地下半米有余。

    冷岩跑过来拱手,十分兴奋:“恭喜燕尚书,贺喜燕尚书,燕尚书真乃人中豪杰,我不如也,万万不如也。”

    燕七道:“不过是用了一些巧计而已,冷叔叔乃是天生神力,咱们一般的厉害,一般的牛叉,哈哈哈。”

    冷岩心里特别舒服:燕尚书果然会哄人。

    怪不得大小姐那么大的脾气,竟然被燕七给驯服了。

    真有道行。

    燕七站在张猛和张无名面前:“你们两个,有没有什么感言?”

章节目录

极品贴身家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紫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微并收藏极品贴身家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