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 - 都市小说 - 金圣宫的后现代生活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再遇小樱

第五十九章 再遇小樱

        温月影话音刚落,就听见乔燃低声道:“那边回廊有人来了。”说着就手掌一合灭了那点照明用的火光,同时将温月影往自己身边一带,两人便悄无声息的缩进了不易被人察觉的角落里。

        果不其然,没一会,温月影便听着厢房的门被人推开了,不过嘛,温月影倒是一点也不慌,低声回答乔燃道:“不怕!”乔燃一愣,不由得追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不怕?”

        温月影一时也懒得跟乔燃多解释,只摆摆手示意乔燃别再说话,推着乔燃往角落里更躲进了一些。反正她就觉得这来人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这不也是黑灯瞎火的偷摸着进来的么?正经来查库房的,难道朝月宫如今穷得连个灯笼也点不起了?想来这身影就大概是来库房偷摸点东西去换钱的小宫女小太监吧?

        可惜啊,温月影才刚翻了那么一堆箱子,愣是没翻出来什么小件的值钱物什,都是些笨重的大件摆设,况且这些摆设都是库房账上最是显眼的,温月影就是有个赛太岁牌飞的在身旁,也懒得打这些分分钟把人搬得半死的笨重东西的主意!

        温月影便和乔燃屏息静气的在黑暗里打量着那位浦一进门便即刻回身掩了房门的“同道中人”,温月影见着这人身形窈窕,手脚轻便,显而易见是个小宫女,不知怎么滴,温月影觉着那未曾掩结实的窗户边缘透过来的一线月光的映衬下,这个小宫女的模糊身影硬是给她看出两分熟悉感来。等得看见这小宫女蹑手蹑脚的往另一边角落里的几个箱子摸了去的时候,温月影终于是在模糊的记忆里找出来一个名字并低低的惊呼出声:“小樱?”

        而这小樱,竟是很好的给温月影和乔燃表现了一把,什么叫做贼心虚她不知怎么就把温月影这一声含糊低沉的呼唤硬是听得真真的,下意识的惨叫了前半截后,忙忙的掩住自己的嘴巴把后半截惨叫吞回去,同时膝盖一软,瘫跪在地动弹不得。

        温月影见小樱心虚至此,不由得心里起了好大疑惑,只想了一想,便附耳到乔燃那儿,小声嘀咕了两句。

        乔燃虽然没弄懂温月影这忽然而来的奇怪要求是要唱哪一出,但是也没妨碍他平素习惯了对温月影言听计从,只抬手一挥便将温月影化作了她要求的那种能把人唬得魂飞魄散的经典女鬼形象那就活脱脱是个披头散发白衣飘飘的贞子啊!

        于是温月贞子影便起身慢慢悠悠的往小樱的方向挪着飘了两步,同时拉长了音调捏尖了嗓音又呼唤了一声:“小樱”

        小樱吓得放开自己捂嘴的双手,连滚带爬的往后蹭了好几步,直到蹭到了墙边再也避无可避,才结结巴巴颤声求饶道:“四四公主我我知道听说你在那妖精窝里死得死得很惨可是可是这也不关不关我的事啊求你!求你!饶了我吧!”

        温月影嫌弃垂在自己嘴角的那几缕发丝碍事,自以为别人看不见,撇嘴吹口气将发丝吹得更往边上飘过去点儿,这才又拉长音调问道:“小樱你这是在偷我的陪嫁还说不关你的事?”

        小樱不敢抬头,自是没看见温月影吹气的小动作,却用眼角余光见着那发丝无风自动的飘了一点起来,更吓得牙齿都要打颤起来,忙不迭的一边叩头,一边为自己辩解,只是已经吓得她说话都语无伦次了:“四四公主!我不是不是我!要偷你东西的,不是我!是是是海棠!是她要我回来库房里拿你的东西去她那儿去她那儿装门面的!我我我不是主谋!”

        “海棠她去那儿了?”温月影没想到又牵扯出来一个她的前任贴身大宫女,看来她不仅当这金圣宫娘娘当得很失败,当那四公主也没成功到那儿去,这都养的是神马丫头啊?一个个吃里扒外的“冤有头债有主你仔仔细细的给我说清楚这事我自然会去找海棠算账去”

        小樱吃了温月影给的这么一颗定心丸,惊惶的心情总算是平稳了些许,说话也都镇定流利了不少:“回四公主的话,如今如今海棠在雨梨宫和一群低分位的才人彩女们共住着,本来皇上在娘娘你不见了的初时封了个最低分位的彩女给她,安慰安慰咱们朝月宫上下的意思罢了,过后早把海棠当了马棚风。海棠也安分了这大半年,可是大半个月前,宝象国那边来了使节,约莫是又催促皇上找娘娘你了,皇上本来自上年六月使节来过后就一直抱恙不断,寻找娘娘的事儿也搁置多时。这回大家想着皇上还卧病在床,使节再催也就是照例搁置着的吧,不料皇上不知道听了那个没人知道打那儿冒出来的什么神人的劝诫,竟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即刻颁布了旨意给御林军,还直接给了神人说的确切方位和地址。于是海棠心思又活络了,便便许下分我恩宠的承诺,让我帮她来这小库房里把娘娘你的东西,偷摸的搬些儿过去”

        小樱说着偷偷抬头看一眼温月影,却是只看见温月影那惨白惨白的脸上忽然现出个阴测测的微笑出来,心脏便骤然一抽,忙不迭的又低头连连叩了三个头,这才带着哭音继续交代道:“四公主!您说的,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真的不是我主谋!我就是一时脂油蒙了心,听信了海棠哄我的鬼话又是在这朝月宫里呆久了呆傻了我也就是搬了一两回您陪嫁里头的金银细软给海棠罢了,其它衣裳首饰都未曾动过的!四公主,您且饶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