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 - 都市小说 - 金圣宫的后现代生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内疚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内疚

        温月影忍不住惊呼出声:“难道观音菩萨来了就把胖头鱼当这罪魁祸了?”

        鳌久点头道:“自然菩萨是先把齐竟当了主谋了,毕竟是阙军师顶了齐竟的样子去,又是这等事关人命的大事,菩萨当然是一来就把齐竟收了——菩萨带了个竹篮子来,一篮子下去就只剩了齐竟和阙军师两个了……”

        乔燃脸色凝重更甚,只沉声问:“那又怎么说阙军师也没了?他是又做了什么事?”

        鳌久解释道:“阙军师就是看着观音菩萨震怒,又是见着通天河水府里的小妖们全部被菩萨放篮子下去,一下子全没了,大概是怕连累了他们大王吧?他就自己站出来把索求童男女这事情认了,观音菩萨也是没打算留着他的,他便把这事全算自己头上,当着众人的面,一掌便把自己的妖丹击碎了,最后化成光末没有了。『Δ』笔趣』阁Ww『W.『biqUwU.Cc观音菩萨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虽然当面没有落齐竟,却又拿篮子兜着过去,齐竟被迫现了原型,就被菩萨装在篮子里头带走了……”

        说到这儿,鳌久偷眼看着温月影和乔燃都脸色大变,温月影更是有两分摇摇欲坠的意思,乖觉的觉着自己再不走人只怕事儿更大,便赶紧硬生生转了话题道:“小老儿出来也久了,既然是把这话带了到给您两位了,小老儿也就回去给孙大圣复命去了。”鳌久说着就赶紧爬上自己一直不敢放手捏着一角的筋斗云,立即就驱了云头就往通天河赶了回去。

        不过这麒麟山上下也没人在意鳌久是走是留了,全都将担心的目光集中在温月影身上。听了这残酷真相的温月影,这时候脸上血色褪去得干干净净,白着一张脸呆滞在原地,忽然一个摇晃,差点就要站不稳了,一旁的乔燃忙扶着她,她便借着乔燃手臂的力量挣扎着站稳了,这才昂头问乔燃道:“呆毛狮,你说,胖头鱼这回被带回紫竹林,按着这样说来,是不是就,就凶多吉少了?”

        乔燃安慰她道:“观音菩萨既然不是当场惩戒胖头鱼,只是带了他回紫竹林,我猜这便是回去关上门自家算账的意思,照着这样子来,也就是大惩小戒的意思吧?你且先别担心,我想法子偷溜回去看看怎么回事再说。”

        温月影忙忙昂头看着乔燃道:“那也带上我!我不跟着去看看怎么放心?我知道我如今没法力,只会拖累你,但是也不要只放我在家等消息啊!我不仅会担心胖头鱼,也一样会担心你的安危的!你如今还是个妖精,回紫竹林被人现了也是很危险的!”

        乔燃沉吟了一会子,还是摇头道:“你还是不能去!最多,最多,我也只能带了你到紫竹林山脚附近,再靠近就不成了。你若是进了到珞珈山,后山有黑熊精看守,我能找着我走熟了的小路,绕开他悄悄儿进去……带上你就难了,你如今还是寻常凡人,气息太重,太容易被现了!不如这样吧,珞珈山左近有个观音菩萨的歇脚小庙,那儿时常也有些虔诚的信徒能到了那儿烧香拜佛的,好歹也是个有凡人出没的地方,我将你带了到那儿,你且躲在里头装烧香拜佛的信徒。我只要一打探好了确切消息,即刻就来那庙里找你。”

        温月影也想不出其它合适的法子来,又想着这离得近些更方便些,便也点头应了。当下两人商议已定,温月影便喊了小妖精们过来交代几句,有来自然是被托以重任要看好家,管好麒麟山的。温月影回头见了小狐狸乖乖蹲在有宝肩膀上,便也顺口带了一句:“我不在的时候,有宝要照顾好乖乖,乖乖也要老实些,别折腾太过。你们俩闹的时候也多了,是该都长大了!总没得让我为你们操心一辈子的!”

        有宝和乖乖齐齐点头,乔燃却是心里一跳,总觉得温月影这叮嘱,给他的感觉有些说不出来的不好的一丝预感,忙忙拉了温月影过来,低声道:“这就是咱们去去且回的事情,也不必叮嘱他们那么多,小的们也都会照顾好他们自己的。咱们还是赶紧出门罢,早去早回的话,也许还赶得及明儿午饭呢!”

        温月影也不曾多想,点点头便将自己的手交到乔燃手心里握着,乔燃顺势搂了她过来,低声安慰她:“我想这也没多大事,毕竟胖头鱼是无辜的,索要童男女也不是他的主意,这童男女又没真的送了来,说不定观音菩萨只是觉得他御下不严,惩戒这东西就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罢了。”

        温月影叹气道:“但愿如此吧!说到底,还是我们害了胖头鱼,要是他不曾因为我们把事情挑明了而离开麒麟山回通天河,也许这无妄之灾就不会生了……”

        一手招了云朵来,一手为温月影拢紧些衣袖,乔燃也跟着叹口气道:“月影先别这样想,这因果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或许这就是胖头鱼和他那阙军师之间要了的因果呢?我也不愿意你把这责任都揽到你自己身上来,没了的已经是没了,还在的却是都要想着明天的才好不是?别想了,事情不会那么严重的,也许这回就是把胖头鱼罚些禁足之类的也就过去了。”

        两人说着就驾上了云头,趁着这还朗朗的月色,连夜就往珞珈山方向去了。剩下这一群有来领头的小妖精,都昂头看着他们远去,一时间都沉默着,在这月夜里忽然就觉得静默得有几分可怕起来。

        有宝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一抽就带了两分心痛出来,按着自己心口半响,才喃喃自语道:“我也是抽风了,大王和温姑娘一会子就回来了,我还在这担心个什么劲啊?”乖乖安抚他一般靠近了些他的脖子,大尾巴软软的拍打了两下他心口上的手掌,给了他一点子无言的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