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 - 都市小说 - 金圣宫的后现代生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玩笑

第一百七十七章 玩笑

        观音看着齐竟神色不对,扬手就又将手里的竹篮子扔了去齐竟的方向,一片彩光过后,现出原型的齐竟又被兜在了那竹篮子里头。『笔  Ω趣  阁Ww』W.  biqUwU.Cc观音收回这竹篮在手,眼见着齐竟还在竹篮里使劲挣扎,便心头涌起一阵烦躁,这事情也实在是太不顺遂!好好的抓个妖,最后竟是折腾成这样,那个号称自己是罪魁祸的鳜鱼精还为了保住齐竟这个大王,竟是不惜牺牲自己,用了自碎妖丹这般惨烈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观音菩萨到底是位菩萨,扔篮子去河里折腾死一众小妖是一回事,有小妖在她面前自碎妖丹则是另一回事,慈悲的菩萨亲眼见着小妖在自己跟前魂飞魄散,真是什么心情也没有了!观音便也懒得再去敷衍下剩的众人了,只给唐僧师徒四人丢下一句:“你们师徒收拾收拾也上路去吧,路上好自为之。”便提了竹篮转身就驾云回紫竹林去了。

        剩下这唐僧师徒四个,跪送观音菩萨远去后,唐僧又犯了愁,看着不远处宽阔的通天河河面皱眉道:“这妖精被除了是好事,可这河面也实在是太过宽敞了,这可怎么过去的好?”

        孙悟空仍震惊在齐竟和阙斑衣的事情里头没回过神来,所以也不曾答话,反倒是一旁的躲着看了许久的陈清陈澄一大家子的人,眼见着风平浪静了,这才探头出来看个究竟。陈清恰好听了唐僧这话忙乖觉应道:“高僧们不必忧心这事!我陈家虽说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高僧们替我们孩子免了一场大劫难,我们兄弟自是要为高僧们过河出钱出力的!高僧们放心!等明儿天一亮,我们就去为高僧们置办新船只,请些老船工!”

        唐僧转忧为喜,连声应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施主们这等乐善好施,是该有许多福报的!”

        陈清便顺势请这师徒四个进屋歇息一夜,等天明再做打算。唐僧便欢欢喜喜的带着徒弟们就回身进屋,孙悟空也在沉思中惊醒,正要也跟着进屋,眼角余光却见着有什么在那通天河边探头探脑的。

        孙悟空便大喝一声:“那是什么妖怪?别在那儿鬼鬼祟祟的装神弄鬼的,且出来吃老孙一棒!”

        众人都唬了一跳,忙忙回头去看,却是真的见着河里波浪翻涌,有声音一边喊着:“大圣饶我!小老儿不是什么坏妖精!”一边就真的浮上来个体型庞大的什么来。

        孙悟空定睛一看,原来是只体型硕大,龟壳比得上大半间房子的老龟。这老龟向前两步,半趴在岸边水草上,伸头连连点头,大概算是作礼的意思,同时口吐人言道:“诸位高僧,小老儿鳌久是这通天河里头土生土长的老龟,已有千余年修行,从来安分守己,也不曾伤天害理,并不是什么坏妖怪!方才听见高僧们商议过河,小老儿想着自身也算体大稳当,也能当得个过河筏子使使,自是能驮高僧们过河,也省得要劳民伤财的置办船只。小老儿因着这个缘故,才想凑近细听,并不是有心要吓着高僧们!”

        鳌久这名字,孙悟空分明在刚刚没了的阙斑衣那儿听过,这不就是那什么要求童男女当药引子的那半调子炼丹师么?孙悟空怒从心起,耳朵里头抽了金箍棒出来,指着鳌久喝问道:“你就是那什么让阙军师找药引子的老龟?今儿这事皆是由你而起,过来吃老孙一棒!”

        鳌久吓得赶紧手脚头都齐齐缩进龟壳里头,在龟壳里瓮声瓮气的辩解道:“大圣请饶了我!我原本不过是开个玩笑,说什么药引子也不过是逗逗阙斑衣的,谁料他会是捡了个锤棒就当真(针)了呢?要是小老儿知道这事儿闹那么大,早就把这话吞回肚子里去了!他也不想想,真有这等好用的丹药,我早就炼了出来自己吃了,那里还要****顶着这粗重的本身形体过日子?我也实在是不懂他是怎么就信了我这推敲不得的假话……如今我来了,也就是想将功赎罪一回罢了!大圣您这等精明,那里看不出来这事原本就是个误会?且请大圣莫要生气,让小老儿尽些心意,也算是弥补弥补……”

        孙悟空气得脸都变色,继续喝问道:“人家可是跟你什么冤什么仇?这等说假话来祸害人家?!你自己把心掏了出来瞧瞧,可是全都是黑得能滴墨汁出来?”

        鳌久透过龟壳的缝隙张望一番,见着孙悟空脸色巨变,忙不迭喊冤道:“大圣开恩!高僧们开恩!小老儿虽然是做了这么些年的妖精,可是从没有做过杀生之类的有违天理的事情!就是如今阙军师这事,也是他执念太深——小老儿是被他们主仆赶了跑的,就是不算仇恨也算过节罢?况且小老儿要是真有能力炼了这等逆天丹药,何必还拖着个粗笨身躯在这通天河里混日子呢?小老儿也是实在没想过他怎么就会信了小老儿的信口开河啊!这事儿,小老儿也愧疚,也冤枉,也恨不得回到那时,一句话不说的才好!”

        唐僧听了这半天,一是欣喜有个老龟出来驮自己过河,省得欠了人家陈家这人情,二是也没把个把妖精的魂飞魄散当什么大事,便出来和稀泥道:“悟空,你这就不对了,人家这老龟也是顺口一句,并不是要真的做什么坏事,如今既是他也知错了,便改了就是!上头有好生之德,悟空,你也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罢了!”

        想着灰飞烟灭的阙斑衣,再想想都不知道回了紫竹林要怎么被观音菩萨打的小鱼儿,孙悟空那里能有唐僧这宽大胸怀?只是这时候众人都看着,孙猴子也不好就作,只得忍了这气,先点头道:“师傅说的是!这事就算了。也是已经夜深,你们且随陈施主进屋安置,老孙多叮嘱这老龟两句,安排好明日过河的事儿就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