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层!”

    当楚炎踏上第六层灵台的时候,关注的人,神色都流露出震惊之色。

    楚炎在兽魂域的表现每个人都看在眼里,可是这紫气东来和兽魂域是完全不同的地方。

    去年的记录最高达到了五层。

    今年的楚炎竟然一举上了六层?

    这太令人震惊了吧?

    等等……

    莫非楚炎和去年的那名神秘之人压根就是同一人?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因为那背影的确让人感觉熟悉……

    “不知道他可以上几层!”

    苗媛的目光锁定在楚炎身上,漂亮的脸蛋上挂满了奇异。

    这灵台一共是十九层,楚炎去年达到了五层,而这五层可以说是傲视群雄。

    而今年的速度比去年增长不是一点半点。

    她相信,楚炎应该还能够抵达一个全新的高度。

    而此刻踏入第六层的楚炎也没有着急在上去,而是盘坐了下来,意志之力在恐怖庞大的压力下环绕着。

    他感觉到了夺取范围在飞速的扩张着。

    之前他在黑水域最高达到了十五米,此刻从山脚下到现在已经扩张了两米,总数达到了十七米。

    这总共才多长时间,便扩张了两米?

    而且这速度还在飞速进展着。

    第六层的压力的确很恐怖,身体各处不停的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而这声响让他感受到了疼痛。

    不过这些痛疼他选择了忍耐。

    渐渐青色光芒在他身上环绕,楚炎有感觉到。

    这力道好像是他在蛮山风界当中适应的力道,原本之前完全消失了一般,没想到现在活跃了起来。

    而这里力道出现后,身体抗压的能力明显增强。

    肩膀上的白图,目光带着奇异。

    当时它一直认为,楚炎在风界昏迷了那么久,身体在风界能量的摧残下,会变得无比坚韧。

    但当时楚炎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没想到这力道隐藏在了楚炎身体当中,现在在这种压力环境下,竟然冒了出来。

    太古怪了。

    因为这力道的浮动,楚炎重新睁开了双眼,站起身来后,目光看向了第七层。

    四周的人原本以为在第六层至少要适应一个时辰的,未曾想到,这么快站了起来。

    这太令人震惊了。

    楚炎的身体是铁打么?

    可就算是铁打的,在第六层那种恐怖的压力下,怕是也要变形吧?

    楚炎并不知道四周的心思,此刻他再次动了,朝着第七层的台阶一步步走去。

    每一步压力都在变化着,楚炎的步子感觉很沉重,不过身上涌动的青色能量也变得越发浓厚。

    甚至……

    楚炎感觉到了胳膊上的八角天菊此刻好似活跃了起来一般,在他体内开始延伸了起来。

    自从拿到八角天菊后,此物意志表现都很沉寂。

    此刻竟然开始波动起来。

    阵阵刺痛的感觉席卷而来,那八角天菊竟然在此刻开始延伸了起来。

    不过这延伸非常诡异,顺着他的经脉,而且所过之处,他自身的经脉全部都会被那八角天菊吞噬掉。

    如今那八角天菊的延伸几乎在瞬间遍布了他整条胳膊。

    难言的痛苦席卷他整个身躯。

    不过还好的是八角天菊在此刻停滞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旁边的白图发现了楚炎面色的不对。

    “八角天菊!”

    楚炎开口说出了三个字,而那脸色看上去明显的不太好看。

    虽然在整条胳膊被那八角天菊占据之后,停了下来,但饶是如此,也让楚炎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八角天菊!”

    白图怔了怔。

    楚炎如果不说这个的话,它早就忘了这玩意了。

    “八角天菊在吞噬我的经脉!”

    楚炎缓缓开口,而这话顿时让白图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八角天菊在吞噬经脉?

    如此古怪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当下开口道:“那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往下走?”

    “走,必须走!”

    楚炎的面色带着坚毅。

    虽然不知道八角天菊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至少停了下来。

    倘若这次他停下,那么想要在找这样的机会,至少要等到一年以后了。

    而如果是一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个时候或许他已经不在紫霄大陆!

    所以这次机会他必须珍惜。

    另外八角天菊侵袭他的胳膊,他有尝试调动灵力,发现每次调动虽然有些疼痛,但奇异的是调动速度非常迅猛。

    感觉并非是他这个层次所能够触及的一般。

    看来两者之间,也是有利有弊。

    停顿片刻,楚炎继续朝着上方走了起来,而本魂和分魂的意志扩张也表现飞速。

    当他来到第七层时,伴随着压力的扩张,那八角天菊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尽管是非常小的动静,但是也让楚炎疼痛难忍,冷汗从额头上一滴一滴的掉落下来。

    白图在楚炎的肩膀上看着有些不忍起来。

    去年楚炎没有逆天意志下,承担的都是天地压力。

    现在有了逆天意志,能够对抗天地压力,但是这期间又增加了八角天菊的威胁。

    没有一次是能够顺利行走的。

    但是它没有说话。

    楚炎不是以前了,如今有自己的心思和想法,该怎么做,该如何去做,楚炎自己都能够有非常好的安排。

    七层,楚炎停留了至少两盏茶的功夫,随后这才迈开步子顺着那阶梯朝着第八层走去。

    “他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山巅上另外一侧,侯门站在那里,看着走向八层的楚炎,目光带着闪烁道:“应该是被什么事情影响到了!”

    逆天意志者能够很好的去抗衡天地威压。

    但楚炎现在的状态,很像是被什么影响到的一般。

    在他身后,两名老者站着,目光也集中在楚炎身上道:“是那青芒么?”

    楚炎的身上一直闪烁着青色光芒,这一点是非常古怪的。

    “不是!”

    侯门摇了摇头道:“那青芒是风界之力!”

    说着,侯门目光带着奇异之色道:“这风界之力可炼体,只是不知为何被他身体进行了容纳和吸收,或许是他自身体质的缘故!”

    两名老者对视一眼,神色同时诧异。

    风界?

    楚炎莫非去过风界?

    可是风界的恐怖他们是知道的,一般人是很难承受的。

    “应该是有其它的原因!”

    侯门再次开口,声音缓缓响起道:“不知道他能否上了十层!”

    “十层?”

    两人对视一眼,目光带着奇异。

    他们作为长老,也徘徊在八层亦或者九层。

    十层,好似是一个界限。

    如果楚炎能够踏上去,便有踏上十九层的资质。

    “他应该可以!”

    侯门再次开口后,声音停顿了下来,没有在说话。

    “又开始了!”

    当楚炎距离八层越来越近的时候,八角天菊再次波动,开始侵袭他体内的经脉。

    那脉络,将他原有的经脉都纷纷替换了。

    不知不觉,楚炎全身已经大汗淋漓。

    在外人看来,楚炎或许是因为抗衡压力导致的,但是只有他自己明白,这时疼痛导致的。

    真的很疼!

    深入骨髓的疼。

    但是走到今天这一步,他经历的磨难何止这些。

    所以尽管难以忍耐,但他也选择了强行压制。

    八角天菊!

    阻挡不了他!

    白图站在楚炎的肩膀上,目光闪烁,最后暗叹。

    楚炎这路途走的太过艰难。

    或许没有这逆天意志,楚炎的天赋,就算达不到踏虚,也至少达到了无间层次。

    如今又要遭受这种忍耐。

    但是谁能想到,这八角天菊会在这个时候出来作妖?

    八层,楚炎再次停滞下来,此刻没有人注意到,他全身都在细微的颤抖着。

    而在他的体内,八角天菊飞速延展着,五脏六腑,此刻他的另外一只手,几乎都被侵占。

    那痛苦让他发麻。

    “好香!”

    白图此刻鼻子突然动了动,目光带着异色。

    在看楚炎,此刻脸色苍白,而胳膊上那八角天菊的印记此刻闪烁着,显然此刻正是非常活跃的时刻。

    “要不退离吧!”

    白图不免再次劝说。

    之前一直相安无事,此刻在压力下,这八角天菊发作了,显然和天地压力有关。

    倘若楚炎退离这个环境或许还好一些。

    楚炎没有说话,此刻的他有自己的坚持,咬牙中,最后睁开双眼道:“我看它能延展到什么程度!”

    话音落下,楚炎再次走了上去。

    现在的他本就是逆天意志,越是这样,反而越能激发他的意志。

    八角天菊如此,换做常人,怕是早就退出了。

    但他不,他偏要逆向而行。

    他要看看这八角天菊,将他的经脉全部侵蚀了还能如何。

    莫非还能要了他的性命不成?

    可笑!

    他的命,又岂是一株小小的八角天菊能够拿走的?

    白图瞳孔收缩了下,深吸一口气,再次沉默。

    楚炎的意志忍耐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很多。

    “走向第九层了!”

    四周围观的人,同时咽下一口唾沫,眉宇间尽是震撼。

    年轻一辈中,楚炎或许是走到最高的。

    而这个最高,是让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或许今天楚炎所抵达的高度,将是后边人都无法打破的一个存在……

章节目录

丹道神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西瓜败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瓜败火并收藏丹道神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