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男子此时全身都被藤蔓束缚。

    而且那藤蔓非常的坚韧,他尝试挣脱的时候,却发现那藤蔓竟然还吸收着他自身的灵力。

    也就在这刹那,楚炎手中指剑浮动,直接冲着男子的脖子划了过去。

    因为白图上次指导他进行的互通,可以说他和分魂的变化非常玄奥,分魂是他,但也不是他,哪怕分魂没有在他这里,他也可以动用指剑。

    男子面色微变,右脚一跺,一个气旋在他周身张开,硬生生的将楚炎逼退了出去。

    而这时男子也发现了旁侧的白图,见他全身绿色光芒环绕,瞬间明白了束缚他的正是白图。

    轻敌了,早知道就不该忽略这个小畜生。

    “指剑入阶!”

    冰冷的声音响起,只见楚炎指剑变得刺眼。

    他知道想要将对方一举击杀并没有这么容易,所以在被对反击退的瞬间,指剑入阶的武技直接爆发。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不朽的层次,虽然只有初期,但是动用的指剑入阶已非曾经所能比拟的。

    上千道剑气汇聚,如娇艳的花朵一般绽放。

    那爆发的凌厉,让那男子脸色大变,灵力爆发极致,想要将那藤蔓挣脱。

    白图此时也火大,看到男子动向,绿芒浮动,那藤蔓一层一层的围绕了上去。

    竟敢说他是畜生?

    得罪兔爷没有一个会是好下场。

    “找死!”

    男子脸色难看无比,右脚再次一跺,灵力动荡中,只见火焰在此时被牵扯了出来。

    坐以待毙?

    在他这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楚炎和白图必须死,被一个不朽层次和一个小灵兽逼迫到了这个份上,那杀机顿时变的浓郁起来。

    当指剑切开空气落在男子身上的时候,男子全身上下的藤蔓也在此时破碎。

    抬起手,灵力汇聚:“刑火令!”

    话音落下,几枚由灵力汇聚的令牌瞬间悬浮在了他的跟前。

    那令牌说是灵力汇聚,但是却有火焰弥漫,看上去极其诡异。

    这刑火令一出,四周的空气都泛起了涟漪般的波动,席卷中,汹汹烈火席卷而出,可怕的高温让四周空间都扭曲了一些。

    入阶指剑落下,全部由那汹汹烈火抗衡了下来。

    “好强的攻击手段!”

    男子的神色带着吃惊,虽然刑火令将楚炎的力道抗衡了下来,但是他也感觉到,刑火令抖动的有多强。

    从这里可以看的出来,楚炎的武技有多么的凶悍。

    刚才如果他迟一点,怕是躺在这里的就是他了。

    “差一点!”

    楚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不过那碰撞,他也大概猜测到了对方的实力。

    洞天后期或者圆满,超越了他将近两个大段。

    这就是名门府的人么?

    年龄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竟然有了如此恐怖的实力,着实令人难以想象。

    白图此时跳到了楚炎的跟前,看着悬浮在男子跟前的刑火令,冷光浮动道:“不行先撤,等到实力提升上来了,在弄死他丫的!”

    虽然白图现在的内心充满了怒气,但是它也知道,现在的楚炎并不是对手,那层次的鸿沟根本是无法跨越的。

    除非……楚炎以灵兽状态变化,而且还要损耗大部分的黑火晶。

    但如此一来的话,楚炎一段时间内也将变的手无缚鸡之力,那来个人想杀楚炎都轻而易举。

    在火域这种环境下,杀一个人并不值得。

    “没那么容易!”

    楚炎摇了摇头,这里是荒无沙漠,虽然高低起伏,但是一眼可以看的很远。

    而对方的实力还超出了他很多,想要逃离,可不是说说的。

    冷光闪烁,杀机也浮现。

    他……要杀了这个家伙!

    仰仗自己的实力强,就对他动手?

    不就是实力高很多么?不就是名门府来的人么?

    他不惧!

    白图好似看出了楚炎的信念,那已经变得金色的瞳孔闪烁起来道:“好,兔爷陪你!”

    楚炎多个底牌还没有掀开。

    灵火,金剑!

    如果控制好,必定能够出其不意。

    实在不行动用灵兽之体也不晚。

    “不错!”

    此时那男子缓缓开口,看了看楚炎又看了看白图道:“没想到你这小杂种倒是有点实力,还有这小畜生!”

    说着那面色狰狞了些道:“接下来,我就让你们一起下黄泉!”

    话音一落,那悬浮的刑火令骤然摆开,环绕中竟然形成了阵印,只听得咆哮的声音响起,只见刑火令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灵力牵扯中,三条呼啸的火龙瞬间盘旋凝聚。

    那三条火龙看上去十几丈,凶悍的气势下,朝着楚炎呼啸席卷了上来。

    还未靠近,楚炎便感受到了这三条火龙的可怕。

    刑火令!

    这东西也是武技么?

    虽然如此想着,但他反应不慢,身体开始闪躲。

    但是三条火龙下,那攻击的范围表现非常的宽广,楚炎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猝不及防下,一条火龙张开巨大的嘴巴,直接将楚炎吞了进去。

    远处那男子看到这一幕,不由轻笑了下。

    楚炎天赋手段都不错,竟然逼迫的他动用了刑火令,不过楚炎死在刑火令下,倒是便宜了他。

    但是很快他发现了不对。

    只见那吞掉楚炎的火龙在此时变得扭曲起来,而且那火龙的力道在无限消沉下去。

    男子眉头微皱,下一刻狰狞之色浮现,右手拿捏,刑火令骤然发生变化。

    而吞噬楚炎的那条火龙骤然发生爆裂,甚至这些还不够,另外两条火龙也锤击了上去,同样以爆裂的方式将楚炎覆盖其中。

    恐怖的能量冲天而起,范围内,沙土漫天,看上去宛若沙尘暴一般。

    男子看着,双眼微眯,这力道如果还不死,那可就没天理了。

    能量动荡中缓缓消散,那沙土渐渐落下时,男子的瞳孔收缩了起来。

    只见楚炎依然站在那里,全身血迹斑斑,但是却未死。

    而在他全身上下还浮动着金色火焰。

    看到这一幕,男子脸色微变,随后想到了什么,瞳孔收缩,满脸的难以置信:“灵火?”

    怎么可能呢?

    瞅一眼年纪轻轻的,身上怎么会有灵火呢?

    楚炎此时动了,抬起头,看向了男子的方向,那瞳孔带着些许金色。

    “我吞噬过龙泉,自身包含了龙脉!”

    楚炎的声音淡淡响起:“我魂受过熔炼龙魂,你这火龙虚而不实,竟然妄想和我抗衡?是不是痴心妄想了?”

    说着一个瓶子出现在手中,一滴血液悬浮:“我凝练了这么久,哪怕浪费一滴,我也要杀了你!”

    话音落下,那一滴血液直接吞服。

    这血液是他在化生炉内提纯炼制出来的,这一滴相对比之前所包含的能量更加的可怕。

    吞服入体的刹那,楚炎感觉体内好似爆炸了一般。

    丹田灵泉瞬间被洗礼变得模糊扭曲,调动中,楚炎有一种不爆发便不尽兴的感觉,尤其是如此累计下去,他自身怕是要自爆而亡了。

    他也没有想到这提纯后的血液竟然这般可怕。

    他真好奇,这血液之前是属于谁的。

    右手抬起,那恐怖之力开始宣泄,这时楚炎的瞳孔变成了金色。

    “大日金焰,出!”

    话音落下,刺耳的咆哮声响起,震耳欲聋。

    只见楚炎身上的金色火焰开始缭绕,随后同样一条火龙席卷而出,庞大的气息,恐怖的威压。

    让那男子身体僵硬在了那里,脸色变的惨白无比。

    这……这是灵火本体!

    可是据他了解,哪怕是四星封禁师都不可能掌控灵火的全部力道。

    楚炎这是如何做到的?

    惊惧中,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跑,如果慢了,他怕是要死在这里。

    “想走!”

    楚炎的声音带着冰冷,那金龙骤然咆哮,直接冲了上去。

    “我是仇家的人,你敢杀我,仇家将对你不死不休!”那男子的声音带着尖锐。

    这还未临近,他便感受到了那火龙的可怕。

    四周的灵力抽空……或者说是被蒸发了……

    这如果落在他身上,岂不是毛都不剩?

    “呵呵,怎么只能你杀我,不能我杀你!”楚炎惨然一笑,脸色也变得狰狞:“仇家……我早晚会找上门的!”

    话音落下,那金龙破空而去,一口将那男子吞了进去。

    那男子根本来不及惨叫,便化为湮灭。

    金龙回收,在回归楚炎体内的时候,好似打了一个嗝,将一枚戒指吐了出来,随后这才融入到了楚炎的体内。

    而楚炎此时脸色惨白无比,身体摇晃了下,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体内的灵力完全消失了,没有任何的感知。

    没错,就是因为这金龙的出现,将他体内的灵力吞噬的一干二净。

    这还是因为有那血液能量的支撑,倘若没有呢?

    强制调动那金龙的话,先死的怕就是他了。

    强悍的东西能护住,但是也能噬主。

    楚炎的双目中带着深深的忌惮。

    “你没事吧!”

    白图此时还在震惊当中,他在金鼎空间中倒是见过大日金焰的本体,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被楚炎给调动了出来。

    这一点太令人震惊了。

    “此地不宜久留,带我走!”楚炎喘息一口气,那声音带着干涩,话音落下,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昏迷下去……

章节目录

丹道神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西瓜败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瓜败火并收藏丹道神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