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死了……

    他死了!

    宁乔乔脑海里只有这三个字。

    郁少寒什么都没再说,只是紧紧抱着她,将她护在怀抱里,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哪怕他的怀抱并不是她想要的那个。

    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人忽然没了生息。

    郁少漠将人从怀里拉出来,低下头看着她惨白的小脸,紧紧皱在一起的眉,哪怕晕过去了,她的表情依然痛苦。

    大手抚过她半边红肿的脸颊,郁少寒眸底闪过一丝痛苦,将她抱起来朝车走去。

    保镖走过来打开车门,他抱着她坐进去。

    “郁先生,我们现在回去吗?”

    郁少寒低下头看了眼她一眼,皱了皱眉:“暂时不用,先等一会吧。”

    保镖没再说什么,沉默着站在一旁去警戒。

    车里,郁少寒皱着眉看着宁乔乔,过了一会,有些无力的闭上眼。

    郁少漠,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好过一点?

    你他妈死了就算了,扔下这么个烂摊子给我!

    ……

    宁乔乔浑浑噩噩的走进一片白雾中,像是化不开的墨,她漫步目的的朝前走,忽然看到前面有一道白色的身影,背影的轮廓是那么熟悉!

    郁少漠!

    宁乔乔惊喜的要跑过去。

    可是她忽然发现不管她怎么跑,那个身影都和她有一定距离。

    郁少漠……你等等我……等等我……郁少漠……我是宁乔乔啊!

    她忍不住大喊,可是却依旧无济于事。

    宁乔乔焦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随着一声重重的吸气,她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眸子有些混沌。

    “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身边传来郁少寒的声音。

    原来她是在做梦,这里是郁少漠出事的公路,不是那一团白雾……

    所以这里,也没有郁少漠。

    “乔乔?”见她不说话,郁少寒以为她是在生气,皱起眉眼神复杂地道:“对不起,我不该打你,我当时只是因为……”

    因为害怕,所以失控。

    “我没事。”宁乔乔声音很轻的说了一句。

    郁少寒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我该谢谢你,那一巴掌打醒了我,让我想起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割舍的。”

    站在公路边的那一刻,她是真的想跳下去的,其实郁少寒说对了一半,她这些天的所作所为其实真的有安排后事的想法。

    但是那一巴掌将她打醒了。

    她死了,君家一定会将郁幸照顾得很好,可是就算再好,郁幸也是一个孤儿!

    “你……再看看这里吧。”

    郁少寒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除了陪着她,守着她,他什么都做不了。

    宁乔乔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郁郁葱葱的山峦悄无声息,太阳挂在山峦另一边,一望无际的碧蓝色天空,画面美好的不可思议。

    “听说人都有魂魄,你说他会有吗?”宁乔乔忽然开口道。

    郁少寒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我不信鬼魂的传说,但是如果你心里一直念着他,他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永远都会在她身边么……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再见了,郁少漠,我要离开了,回去做我该做的事,你应该不会怪我吧,也会在我身边永远陪着我,对不对?

    “我们走吧。”

    过了一会,宁乔乔轻声说了一句。

    郁少寒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抬手打了个手势,保镖们纷纷上车,车子很快开了出去。

    返回小镇的路上,忽然下起了雨,雨势越来越大,窗外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

    “郁先生,这样的天气在这种路上开车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先去小镇上住一天吧。”保镖说道。

    “好。”

    郁少寒点了点头。

    因为大雨的原因,他们在这种危险的路上行驶不得不小心,回到小镇时已经是下午。

    小镇只有一家酒店,郁少寒和老板在交涉,宁乔乔坐在大厅里等着。

    老板从来没有接待过这么多客人,显得有些殷勤,但是同时又想多收一点钱,毕竟这样的生意不是天天都有。

    “嗡……”

    手机忽然响起。

    宁乔乔看了眼号码接起电话:“有什么事吗?”

    “有件事要告诉你,东澜令已经死了。”电话那边传来君时的声音。

    宁乔乔眼睛一眯:“你确定消息可靠吗?”

    “没有确定的消息我也不会告诉你,其实在你回到君家没几天东澜令就已经死了,他是被东澜清毒死的,对了,东澜清也已经死了,是在你离开时,被追上去的东澜家的人解决的。”

    “毒死的?他怎么会被毒死?”宁乔乔皱起眉道。

    “这就不得不佩服东澜清那个老狐狸了,谁能想到他都走到那一步了,身上居然还有毒药,你们从东澜家逃出来后他就给东澜令吃了,剧毒,东澜家的医生束手无策,救了两天也没什么效果,最后就死了。”

    君时道。

    宁乔乔眯了眯眼:“我知道了,你告诉君傲,现在趁着东澜家内部出事的时候,放开手脚折腾他们的生意!另外帮我给东澜家送一副字过去。”

    “哦?什么字?”君时玩味地道。

    宁乔乔眯了眯眼:“恭喜!”

    “噗……”君时没忍住笑出声,加了一句:“这两个字那必须得加上红纸背景才行啊。”

    “你自己看着办吧。”宁乔乔没再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一名保镖从外面快步走进来,来到宁乔乔面前,恭敬地道:“小姐,外面又发现了两个东澜家的人,已经被解决了,暂时没有发现其他的人。”

    宁乔乔皱了皱眉:“我们的人有受伤吗?”

    “有个兄弟胳膊受了轻伤,不算严重。”保镖道。

    几大家族这些东西都是和君家学的,君傲有心试试手下和东澜家的实力,派出来保护他们的人身手又都是一等一的好,这两番交手下来,算是东澜家吃了亏。

    “你要让他们小心一些,东澜家说不定会派暗卫出来,那些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很难对付。”宁乔乔道。

    “小姐放心,我们还有一队影卫跟着。”保镖道。

    除了明面上的保镖,还有一队人马在暗中保护他们,这点宁乔乔倒是真不知道,不过这些事他们会操心,她便也没再说什么。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一阵脚步声冲进来。

    “站住!”

    门口的保镖忽然一声大喝,将要冲进来的人拦在外面。

    “啊!”

    女人被吓了一跳,看了看他们觉得眼熟,又看向屋子里,果然看到宁乔乔坐在椅子上,顿时眼睛一亮,道:“小姐,是你啊!”

    宁乔乔眼神一闪,是他们昨天救的那个女人。

    “怎么又是你?你在想干什么?!”

    不过这次,这些保镖可没这么好说话了,直接拿枪抵上了女人的头,眼神阴冷的逼问。

    一连两次遇到这个女人,他们将她当成了危险分子。

    “你们……你们……”

    她长这么大,最厉害的也就见过那些抓她的混混,但是她觉得比起那些人,眼神这些男人才更可怕,仿佛随时都会要了她的命。

    “你们误会了,她是我们小镇上的老师,她叫夏琳。”酒店老板走过来,朝他们道:“你们不要伤害她!你们想干什么?”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大赚一笔,没想到接待的人竟然还有真家伙,酒店老板也吓到了。

    “她真的是你们这的居民?”郁少寒走过来,冷冷地盯着那个叫夏琳的女人。

    “我真的是,我从小就在这长大,我的家就在镇上另一头,真的,我只是因为没有带伞,刚下车所以来这里避雨,你们不信的话等雨停了可以跟我一起回家去看。”

    他的眼神太锐利,夏琳话说完便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

    郁少寒看了眼宁乔乔,面无表情地道:“想进来避雨可以,搜身!”

    “是!”保镖立刻要上前搜身。

    “你们这是干什……”

    酒店老板要出头,直接被两名保镖拿着家伙指着头,顿时不敢再多言,眼神怯懦的看着他们。

    “从现在开始,到我们离开之前,这家店归我们了,不管你们做什么都要得到我们的允许才可以做!至于钱你放心,刚才你开的价格我再给你翻一倍,如果你做好了走的时候我会付钱给你,如果不然……你恐怕看不到这场雨停了,明白吗?”

    郁少寒缓慢的声音和外面的大雨形成鲜明对比,丝丝蔓蔓的寒意在四周蔓延。

    “明白……我明白……”

    只要照他的话做就能赚到比原来多一倍的钱,何况之前的钱本来他就已经喊了高价了,老板又不傻,当然不会跟钱对着干。

    “小姐,已经检查过了,她身上没有武器。”保镖走过来道。

    “既然没问题那就让她进来避雨吧。”宁乔乔淡淡地道。

    保镖打了个手势,那两个保镖才放夏琳进来。

    其实说是避雨,这么一会功夫,夏琳全身早就淋湿了。

    宁乔乔看了她一眼,朝老板道:“给她那条毛巾,再倒杯热水吧。”

    老板不敢多言,也赶紧去准备了。

    “你坐吧。”

    可能是因为怕他们,夏琳不敢坐下,宁乔乔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凳子。

    夏琳看了看她,在椅子上坐下来:“谢谢你。”

章节目录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夜小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小燃并收藏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