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静下来,这十二名兄弟果真很配合的瞬间安静。

    这种当领头指挥人的事情,我其实并没有什么经验。

    依稀记得上次还是在学校七日生存游戏里,我因为救了几个人性命,所以他们愿意跟着我。

    不过很快,死的死,背叛的背叛,其中就有还存活于琅琊殿的夏麟冬。

    我稍稍整了下自己要说的话,随后开口道:

    “多谢各位兄弟的信任,我李晓别的不敢说,只要我还活着,就绝不会让大家再受别人欺负。”

    “并且,我确实有个计划,若能成功,或许咱们都能摆脱天狼的控制!”

    前面一句是客套,后面这句才是大家真正想听到的话。

    众人听到能摆脱天狼的控制,顿时惊诧又激动的面面相觑,他们当然希望我说的是真的,但经历过天狼游戏这么久后,也都有自己的判断,摆脱天狼控制这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终究还是抱有怀疑的态度。

    宿舍里因为我这句话,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谢浩宇此时走了过来,微皱眉头的小声问道:

    “真有计划?”

    我坚定的对他点了点头。

    摆脱天狼不是易事,但所有人都望而却步,没有一个人愿意真正的尝试。

    我到现在脑子里还闪着江辰坐在出租车上的模样,他是第一个摆脱天狼游戏的人,不管用的什么办法,至少他做到了。

    眼见我们这天南地北聚集过来的百名幸存者,只剩下三十多人,再等下去,就真的完蛋了。

    对于摆脱天狼的计划,我暂时并不想和这些兄弟细说,因为怕到时候出了乱了。

    于是我拍了拍好奇的谢浩宇,直接说道:

    “这事儿还需要一个机会,以及各位兄弟的配合。”

    “我暂时先不说那么多,接下来的几天,我不希望在场的兄弟有任何减损,大家互相帮衬着,等我号令。”

    说完,我看了眼谢浩宇,他擅长领导这些兄弟,就让他大展拳脚好了,只要别违背我的意思。

    谢浩宇轻声问道:

    “那晓哥你呢?”

    我:

    “我暂时还不能跟你们待一起,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谢浩宇担忧的微皱眉头:

    “可是天狼的游戏……”

    我顿了顿:

    “对了,说道天狼游戏,以我的观察来看,现在发布命令的天狼已经没有那么神通广大了,如果你们有机会摆脱游戏,摆脱那些监视你们的黑甲将士,并不会有是什么生命危险。”

    “当然,我不介意你们去尝试冒险。”

    说完这些后,我拨开窗户上遮挡的衣服,警惕的看了外面走廊一眼。

    想到徐子宣还一个人躺在外面的屋里,我便直接告辞:

    “差不多了,我来是先和你们汇合碰头一下,接下来还有很多机会细聊,我得先撤了。”

    谢浩宇和其它兄弟都有一肚子的话要问我,但见我去意已决,也只好咽下肚子。

    我最后拍了拍谢浩宇的肩膀,见他冲我点了点头后,这才开门离开。

    临走前,我忽然想起一个人,于是又回头问了谢浩宇:

    “宋玲玲去了哪儿?”

    谢浩宇苦笑道:

    “我尝试过挽留她,但她说自己独来独往惯了,不愿意跟我们同行,我甚至都没见她回寝室楼。”

    没回寝室楼……

    这宋玲玲的胆子还真是大啊……

    我又问道:

    “见过苏秋雨没?”

    谢浩宇摇了摇头:

    “老实说,我除了在名单上见过苏秋雨,根本没见着真人,在这天狼殿,数十名女生,也就只剩徐子宣和宋玲玲两名悍将了。”

    问完这些,我就冲谢浩宇摆了摆手,让他回到寝室歇息,我自己沿着走廊原路返回。

    宋玲玲先不提去了哪儿,这苏秋雨当初答应帮我照顾徐子宣,现在是一个信息都没有啊。

    按照谢浩宇的说法,她连琅琊殿都没来。

    而中央场地的木板上却挂有她的牌子,证明苏秋雨并没有死。

    只是她去了哪儿,又成了谜团。

    回想她之前暴/露的身份信息,该不会是她所属的异势力帮了她?

    我也只是瞎猜猜,等到徐子宣醒来后,或许她知道的会多一些。

    我先是去跟刘凯和萧可道了别,让他们自己照顾好自己,随后便准备琢磨着该怎么离开宿舍楼。

    原本我想着沿原路下一楼,借着灵隐符走。

    但到了走廊上观察观察,我觉得没必要走正门。

    宿舍楼是琅琊殿为数不多的二楼建筑,两边其实衔接搭建了许多房屋,靠左手边就有一排平层房。

    而楼前看守的黑甲将士们,全都聚集在门口。

    所以,我觉得走楼顶或许比走正门更安全。

    既然做了决定,便也不再犹豫了,我蹲靠在走廊拦墙边,右手剑指迅速的虚空成符,灵隐符成后直接拍在了自己胸口处。

    隐身的瞬间,我已果断的跳到了拦墙边,脚尖稍用力一垫,借着力跃起直接攀爬到了楼顶。

    我尽量踩在没有瓦片的边缘位置,猫着身子迅速前进。

    楼下的那些黑甲将士根本就没有察觉。

    等走到边缘准备跳到平层房时,我稍稍停了下来,先是平趴在地上,接着再次画符拍在身上。

    续符后,我垫脚小冲刺了一段距离,接着一跃而起,稳稳的落在了平层上。

    却不想这平层上面的瓦片被我踩断了一片,“咯啪!”一声响。

    原本站在宿舍楼前互相闲聊的黑甲战士们,立马安静,纷纷警惕的捏着武器,扬头朝我这个方向看来。

    我当机立断,也不管那些黑甲将士的反应,迅速的朝前狂奔不止。

    因为速度太快,也难免会再次碰到些瓦片,但这段平房的距离,灵隐符数十秒的功效完全足够。

    直到我翻身跳下下去,这才隐约听到身后宿舍楼前的那些将士们说着:

    “楼顶有人?”

    “没人啊,我瞎了吗……”

    “没人瓦片怎么一直断裂,该不会有鬼吧?”

    “你特么修行多少年了,鬼灵见到我们不得吓得求饶叫声大仙?”

    “那这怎么回事……该不会真有人会隐身吧?”

    (晚安)

章节目录

绝望黎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宁采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采臣并收藏绝望黎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