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仙侠武侠 > 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 > 第六七四章 心慈手软
  苏南杏身子猛地一颤,眼中顿时露出无限恐惧,一把拉住他胳臂道:“你不能这么做?毕竟,毕竟他与……”

  萧汉冷冷道:“私闯武当杀人,我这些武当弟子还能复活不成?”苏南杏惊讶地盯着他道:“要不是你先前下了狠手,何至于有今日之事。”

  萧汉声音冰冷道:“一切皆是他咎由自取,今天送上门来,倒要看看是他的骨头硬还是我的火雷硬。”

  苏南杏怔怔盯着他道:“放他走。”萧汉摇头道:“杀人偿命,我一个分舵主这么多弟子丧生于他掌下,这世上哪有得了便宜安然退走的道理?”

  苏南杏突然怒道:“放他走。”萧汉冷冷道:“师姐你喜欢他我自无话说,可惜现在他已成了废人。”

  苏南杏甩手便是一个巴掌过来,萧汉早已有所防备,当即后撤一步躲开,面上却是一脸冷酷道:“不管你过后怎么发落,今天他必须把命留下。”

  苏南杏忽然软下来,两眼沁出泪水,慢慢把头转向一边。萧汉一向吃软不吃硬,最受不得的便是她们这样,更别说是千娇百媚的江湖第一大美女。

  萧汉有些无奈道:“苏师姐别这样好不好?”苏南杏并不看他,顾自背过身去以手抹泪道:“大家同属三宗门下,如果杀了他,紫阳真人与孙师伯一定不会放过你与武当派,连带小师妹与我们也脱不了干系,平白添了这么多敌人,何如放他走,不让他再来便是。”

  萧汉冷笑道:“他已入了魔教,又有你在这里,怎么能让他不再回来?”苏南杏怔道:“我自会劝说他。”

  二人正在说话,便见场中黑雾大起,梅雨琴尖声呼啸,手中天魔剑上黑烟弥漫,直把她团团罩在正中。其他三小魔也是一样,四把天魔剑上黑烟缭绕,四人眨眼便失了身影,巨大的黑雾连在一起,竟然幻化出一尊黑煞天神,张牙舞爪便向正中红衣人抓来。

  四小魔头尖声呼啸应和,黑雾越来越浓,渐把整个场中罩住。红衣人大惊失色,厉声尖叫道:“天魔合体?”拼命挥动手中长剑想把黑雾搅散,四姐妹哪会给他机会,黑暗中四把天魔剑分左右前后直刺他全身上下数处大穴。

  红衣人怪叫连声,手中长剑迅速刺出,先把梅雨琴长剑荡开,跟着电一般击中桂雨霖手中天魔剑,左脚一勾把屠雨萱长剑击歪,左手鬼魅一样抓中娄雨桐天魔剑。

  四姐妹心意相通,梅雨琴长剑一翻再次刺向红衣人肋下,逼得他不得不回剑相加,恰好解了三姐妹之围。

  桂雨霖怒喝一声,屠雨萱与娄雨桐高声尖啸相应,三人三剑合璧直刺他小腹而来。

  场中黑烟滚滚,萧汉与苏南杏目瞪口呆,除了听得呼喝之声外再看不清场中情景。

  忽听得数剑相击之声,梅雨琴惊叫道:“峨眉快剑?”桂雨霖怒喝道:“峨眉弟子?”娄雨桐怒道:“管他是谁杀了再说。”

  院外众人虽离得较远,院内打斗之声却听得相当清楚,公孙君正闻得“峨眉快剑”四个字大骇,与王君廓对视道:“不可能。”

  王君廓面色大变,急步便向院里冲去道:“不对。”公孙君正与林君慎双双跟上,一个箭步便冲入院内。

  那黑雾凝结成的巨大煞神本来笼罩在打斗诸人正头顶,此时忽然下坠,四小魔头恍如打了兴奋剂一般战力大增,梅雨琴长剑刺空,却是死死缠了红衣人手中长剑不让他抽身对付三姐妹。

  三姐妹三剑合璧,挟着浓浓黑雾带着凄厉风声刺向红衣人小腹。红衣人怪叫一声,身子一扭堪堪避开,左手一翻便冒出一团火来,立时击中屠雨萱左胸,登时燃起大火。

  屠雨萱尖叫一声,娄雨桐立即拉了她后撤。说时迟那时快,头顶上那黑煞神忽然整体压下,漫天黑雾中突见数团火光大起,梅雨琴、桂雨霖二人尖声惨叫,双双逃出战圈。

  与此同时便听得一声尖厉惨叫,黑煞神与场中火光相碰,顿时化为虚无。那红衣人以火攻击败四小魔头,萧汉刚要跃过去接战,便看到黑雾渐散,那红衣人却是瘫软在地,右手宝剑死死撑在地上,正在拼命挣扎起身。

  那黑雾煞神是四小魔头内力凝结而成,四人拼尽全力使出绝招,仍是打了个两败俱伤。娄雨桐手忙脚乱帮三人扑灭身上火焰,三人俱是面红耳赤,双手掩了前胸背过身去。

  此时王君廓与公孙君正、林君慎已然冲入,公孙君正吓得脸色铁青道:“峨眉烈阳掌,你是……”

  王君廓厉声道:“你怎会峨眉快剑?”萧汉冷冷道:“他自然会烈阳掌与峨眉快剑。”林君慎结结巴巴道:“他是沈师兄?”

  一语既出,公孙君正与王君廓双双跳起道:“不可能。”萧汉冷笑道:“他就是沈君明。”

  红衣人瘫软在地,双眼喷火盯着萧汉道:“卑鄙小人,无耻下流,我教马上便会大举进攻武当,看你贼子还能猖狂几时?”

  公孙君正直感觉头晕目胀,林君慎急忙扶住他道:“大师兄,你没事吧?”王君廓却比较冷静,盯着红衣人道:“你真是沈师弟?”

  红衣人突然发出一阵怪笑,慢慢把头上斗笠与面罩揭了下来,露出一张绝美清秀的脸来,这张脸放到后世绝对就是标准的国民老公小鲜肉,只是现在脸上却带着一股诡异与妖媚,还有些说不出的奶油与化妆品味道。

  公孙君正、王君廓、林君慎三人尖啸一声双双扑了上去,红衣人眼中柔情一闪而没,突然拔剑指着三人道:“公孙师兄、王师兄、林师弟,今天的事与你们无关,你们退回去。”

  林君慎突然躬身道:“沈师兄,我们找你这么长时间,师伯们俱是很担心。大家都是自己人,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大家坐一起好生谈谈,萧师兄也是明理之人,只要沈师兄回来,一切都可商量。”

  萧汉突然冷冷道:“我说要与他商量了吗?”苏南杏仍不说话,只是慢慢转过身来,两眼死死盯着沈君明,眼神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萧汉上次阉了沈君明之后苏南杏追了上去,当时沈君明正在愤怒之中,苏南杏也是心高气傲之人,二人一言不和便即分开,没想到再见面却是此种场景。

  梅雨琴听得他便是江湖上失踪已久的峨眉眉三弟子沈君明,重重哼一声道:“我们真是多管闲事。”边说边用双手掩胸离开,桂雨霖、屠雨萱、娄雨桐跟着出去,径直朝后山叶子萱处换衣服。

  公孙君正脸色刷白,林君慎紧紧扶着他,生怕他急火攻心有所闪失。公孙君正眼见沈君明拔剑相向,心里一痛稳住身形道:“沈师弟,你真的入了白莲邪教?”

  沈君明脸色苍白,定定看着三人,眼神说不清是痛楚还是痛恨。听得公孙君正问他,沈君明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跟着眼神变得冰冷道:“我的事与你们无关,你们不要与他搅在一起,还是回峨眉山为好。”

  王君廓怒道:“你怎能这么说话?全派上下寻你数年,谁知你会入了魔教?”沈君明冷笑道:“什么是邪教?谁又是魔教?这厮滥杀无辜手段残忍,与江湖黑道又有何区别?你们不要被他蒙骗,总有一天我峨眉派也会毁在他手里。”

  萧汉冷冷道:“挑拨离间,能说点新鲜的东西吗?比如你怎么入得邪教?潜入我武当杀人意欲何为?”

  苏南杏目光凄然,两眼定定看着他,眼神说不出的痛楚复杂。沈君明目光扫过,眼神一黯,盯着林君慎道:“请两位师兄回去,不要再参与白莲教与武当山之事。”又转向王君廓与公孙君正道:“转告师父师叔,弟子不孝,此生再无颜重回峨眉,只要大仇得报,弟子自会回去自杀谢罪。”

  公孙君正目光阴郁道:“苏师姐与谷师弟与你一同被掳,他二人如今重回本派,你为何会做出如此悖逆之事?你把我峨眉声誉置于何地?就算一死也得亲自面见师父与两位师叔把事情交待清楚再说。”

  王君廓沉声道:“林师弟刚才说得对,这里面一定有所误会,只要师弟回来谈个明白,大家同处三宗,萧汉也是明理通达之人,自然不会介怀此事。”

  萧汉默然不语,苏南杏美目闪动突然开口道:“只要你回头,我,我……”萧汉看她实情凄楚眼神迷离,再听她语气不对,害怕她一时冲动说出错话,立即打断她话头道:“只要沈师兄脱离白莲教,以往之事一笔勾销,苏师姐自也会原谅于你。”

  苏南杏顿时住口不言,两眼定定瞅着他,直把萧汉看得深身发毛,慢慢把头转向一边。公孙君正听得苏南杏话中之意仍是属意于沈君明,大喜道:“沈师兄只要脱离魔教回来,我等回去便会求师父做主,你与苏师姐之事……”

  萧汉大急,立即插口道:“你的事自有孙师伯做主,至于入白莲教之事必是误会,师弟不才忝列宗首之职,一定倾尽全力保沈师兄无事。”

  公孙君正明白萧汉之意,微有不悦道:“萧师弟能不能容我把话说完?”萧汉微觉尴尬,刚要说话,便见苏南杏转到他面前微微躬身抱拳道:“过去的事再不要提,我求你现在就把他放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