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仙侠武侠 > 真摘星拿月 > 第31章 举头三尺有神明(上)
  西蜀州人民医院外面,虽然已经是凌晨五点,可是天依旧很黑。现在刚入十一月,真正要到日出时刻也得到七点二十,如果是进入冬季,天亮时刻还得再往后延长半小时,冬至前后最晚可到八点才天亮,而到下午六点太阳就落山了。昼长不过十小时,其余时间都是漫漫长夜,西蜀之人喜欢玩乐、吃喝,所以自古以来就有少不入川、老不出蜀的俗话。

  大家爱吃,旅游产业兴旺,这生病的人也多了很多,这医院的数量也就跟着多了起来,其中不乏治疗水平高的医院,西蜀大学附属蜀西医院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虽然现在是凌晨五点,但是依然时不时有急诊病人需要前来挂号就诊。问诊大厅的问诊台前,几名小护士就正在耐心地为前来问诊的患者或者其家属解答挂号、求医、问药的问题。

  就听得医院外面远处传来砰的一声,顿时将医院大厅的人都惊动了,外面停车场上的汽车警报声响个不停。

  “什么东西爆炸了?!”

  “不会哦,又没得火光。”

  “会不会是哪辆车的轮胎爆了?”

  “有可能~”

  问诊大厅里的一些正在候诊椅上休息的人,纷纷涌到大厅门口,向外张望,只可惜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什么也没看到。有几位开车来的车主,立刻急急忙忙地向外跑去,他们担心自己的爱车受到损失,连忙出去查看。

  远处的大道上跑来一个男人,神情慌忙,怀里似乎抱着一个孩子。孩子的头靠在男人的肩上,男人上身一动不敢动,只有下身的脚步匆忙,却是又有些小心翼翼,生怕动静太大,影响到了孩子,所以奔跑的动作有些怪异,引人发笑。

  男子不顾他人的眼光,一头冲进大厅,看了一下问诊台的位置,马上来到问诊台前。

  “护士,麻烦救救我的女儿吧,她被意外锁在家中,七天没吃没喝了,鼻子里的气息很弱,麻烦你们想想办法救救她。”男子一脸的焦急,眼角挂着泪水,望着怀中的女儿,向着问诊台的护士倾诉。

  “这位先生,你不要着急,我们马上通知值班医生。”一名女护士连忙过来安慰,旁边一名女护士急忙拿起电话,“梁医生,这里是前厅问诊台,有名小女孩七天没有进食了,现在家长送到了医院,情况很糟糕。”

  之前出言安慰的女护士转出问诊台,来到男子面前,仔细察看了小女孩的情况,深深地看了男子一眼,转头对着正在打电话的同事说道,“病人大约三岁左右,眼白有些浑浊,瞳孔正常,呼吸频率极低,肩脖红色、喉咙肿大、头发脱落,初步判定是因为长时间脱水和饥饿导致昏厥。病人生命特征低下,情况很危险,需要马上进入重症监护室进行检测、治疗。”

  女护士的此番话一出,顿时问诊台前议论纷纷,所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严武,眼光中带着审视。

  打电话的护士愣了一下,连忙将内容传达给电话那头的医生知晓,然后迅速放下电话说道,“病床马上就来了。”

  刚才检查的女护士对着男人说道,“先生,把你女儿交给我们吧,我们会尽全力的,不过还需要你的配合。”

  男子点点头,看着护士从自己怀中接过女儿,一脸的不舍,说道,“你们一定要治好她~”

  看着女儿被放到宽大的病床上,那宽宽的被子和瘦小的身子不成比例,严武的心都碎了,为什么舒窈这么小,就要被迫承受这种痛苦?!严武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他想到了一个名字~赵局。马所长和杨管教口中的赵局分明就是这一切的根源。

  想到这里,严武就要往外走,一气之下就想立刻去找赵局,却被一名护士拉住。

  “先生,你不能走!你女儿现在情况危急,你必须留下来配合我们完善她的个人病历资料。我们还需要知道你的个人情况。根据你女儿的病情,我们怀疑你曾经虐待过你的女儿,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了,你需要配合他们作出调查。”女护士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还有,你女儿的住院治疗费用还需要缴纳,所以你不能走!”

  严武听到这里,愣住了。钱?自己现在哪来的钱?自己是从看守所闯出来的,银行卡还在自己家里,身上连个身份证都没有,还被锁在看守所的服刑人员物品保存箱里。顿时就冷笑了起来,“好,我就等警察来,我女儿的医疗费总要有人来结账!”

  女护士松了一口气,只要答应留下来就好了,用眼角示意两名保安跟着严武,不能让他跑了,一会警察来了就好办了。

  “我女儿需要手术吗?我要去手术室外面等她。”严武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别管其他的,现在女儿才是自己最大的事。

  “暂时不用,她是因为缺水和饥饿导致的昏厥。我们安排了病房,会给她先做身体清洁,她现在需要的是摄入营养剂,使得各个器官慢慢恢复功能,等身体好转一点之后才能进行各项检查,到时候医生才能决定要做些什么手术。不过因为缺水时间过长,有可能造成体内毒素堆积过多,肾功能异常紊乱,很有可能会导致肾衰竭。另外你女儿的眼睛也不容乐观,也许会失明,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女护士的声音异常沉重。

  其实她心里很是讨厌这名不负责任的家长,究竟是因为什么缘故,会导致这名小女孩受如此之大的痛苦,简直是不可想象。但是在医院之中,各种各样的人在面临疾病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是展现的最多的却是人性丑恶的一面。

  严武听到这里,顿时脸色变得铁青,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一言不发的跟在女护士身后,“带我先去女儿的病房吧,警察来了让他们来病房找我。”

  你是谁啊?口气这么大?敢让警察来找你?

  严武想了想,“通知军队也可以,有些事情需要军队出面说话。”

  后面的两名保安一听就忍不住笑了,越说越离谱了,还通知军队,你小子见过枪吗?

  几人乘着电梯上楼,刚出电梯门口,就听到有人在叫骂。

  “谁让你们救的?你们干嘛要救?有本事你们给他养老啊!”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拉住一名护士的胳膊不放,不让护士离去,旁边过道的病床上,一名老者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嘴里不断的念道,“你们抢救我干什么?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干什么?有事情去病房里说,在过道里吵吵闹闹,影响其他病房的病人休息。”带路的护士连忙上前去拉黑衣女子的手。

  哪里料到黑衣女子顺手又把带路护士的胳膊拉住,两边都不放,“救人、救人,你们问过我们家属的意见了吗?就救人,这人救活了你们来养吗?”

  女护士一时被拉住走不掉,立刻开口询问事情缘由。

  原来病床上的老者是一名急性脑干出血的病人,病人入院经过简单检查后,直接被送到重症监护室抢救,发病时出血量在5毫升以上,很快病人的昏迷程度加重,呈深度昏迷,血氧的饱和度也急剧下降。

  于是,重症科的医生和病人家属交代需要给病人上呼吸机,但是即使如此,老者因为病情危重也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而且生还的可能性不大。家属当即表示放弃治疗,签署了不同意继续治疗的协议,但是家属把老人弄回家又怕邻居指责、说三道四,遂要求转回普通病房,不用药物,就让老者在病房里面等死。只可惜,医院哪里会愿意沾上这种事情,不同意家属的要求,于是就出现了走廊上的一幕。

  这名黑衣女子就是老者家属,认为医院对老者的治疗处置不当,导致已经通知病危的病人迟迟不死,这就是医院的责任。

  患者经抢救未“及时”死亡,这就是黑衣女子闹事的原因,拉住两名护士在走廊上耍赖。

  严武的心情烦躁,向着病床上的老者望去,那张脸上挂满了生无可恋的表情,是一种何等的绝望。

  严武沉着声音问道,“你真的想死?!”

  在场的几人看着严武,你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问这话干什么?想要扩大医患矛盾?

  老者眼珠子都不懂,就呆呆的看着走廊的天花板,“不活了,不想活了,我想死~”

  顿时拉住老者的黑衣女子来劲了,越发的撒起泼来,“听到没有?!你们都听到没有?!他自己都不想活了,你们还救他干什么?!他就想死!就想死!”

  老者的眼角流下了浑浊的眼泪,喃喃地说道,“死吧,我死了就好了,大家都清净了~”

  严武点点头,右手抬手就是一枪,啪的一声,老者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再无声响。严武左手跟上,将老人的眼睛合上。

  这边的两名护士、黑衣女子和两名保安顿时看呆了眼。

  “啊!”走道里响起旁人的喊声,紧接着几个刚才在一旁看热闹的身影顿时逃回各自的病房,碰的一下把病房门关上,关得死死的。

  “你杀了我爸爸?”黑衣女子目瞪口呆的望着严武,一时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双手一张,就想向着严武扑过来。

  严武右手一抬,银白色的枪管直直抵在黑衣女子头上,“你想下去陪他?”

  黑衣女子感受到额头上冰凉凉的金属,顿时回过神来,眼前的光头男人可不是好说话的护士医生,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顿时吓得跌坐在地面,然后“啊~”的一声,连电梯都不敢坐,向着楼梯处慌忙的跑去了,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两名保安把手握向腰间的橡胶辊,却不敢拔出来,四条腿不断的哆嗦,眼前的男子手中可是有枪啊,他之前把它藏在什么地方了呢?男子的动作根本看不清楚,眼神一晃就看到他开了枪,这可怎么办。

  严武不耐烦地拉过之前带路的护士,“带我去女儿的病房。”

  “别杀我,不关我的事。”女护士显然是吓坏了,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就让你带个路,你慌什么?早跟你们说了,叫军队过来,警察不管用。”严武没心思管这些,他估计过不了多久,那些一路跟踪他的警车军车就要来了,女儿才是现如今的头等大事。

  女护士还算镇定,转头对着同事和保安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带这位先生去看看他女儿。”说完这话,女护士还悄悄地挤了挤眼睛示意,然后也没管同事们是不是清楚自己的意思,故作镇定地带着严武向走廊的另外一头走去。

  病房的门打开着,一张病床上被拉上了帘子,依稀能看到一名女性护士在里面忙碌着。她正拿着蘸湿了热水的毛巾,细心地给女孩擦拭着皮肤,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就看到严武和女护士进来,女护士的脸上一片惨白。

  “张姐,你脸色怎么不好?这位是?”

  “我是舒窈的爸爸,想陪陪孩子。”

  “你就是女孩的家长啊?你是怎么做父亲的?孩子怎么会没人管?又饿又渴了这么多天。你看看孩子这手脚,指甲盖都烂了,全是伤,真是遭罪啊,才三岁的孩子。别人都在外面快快乐乐的玩耍,她却要在病床上受罪。”小护士一边忙一边说道,“看孩子的衣服也算不错,你们家看样子条件可以啊,怎么会粗心大意的把孩子弄成这样,真是不负责任!”

  小护士嘴里喋喋不休的说着,却没看到她口中的张姐脸色越来越白,浑身都在发抖。

  严武眼睛望着自己的女儿,就再也无法移开了,说道,“张护士,你去忙吧。人来了就让他们领导上来,但是别吓着我女儿,要不然我可不客气。”

  张护士一听这话,顿时就好像领到了圣旨一样,嘴里说道,“一定一定。我一定把你的话传到。”整个身子就慢慢往后退。

  “走吧,记得吧门关上,别让风进来吹着我女儿。”严武挥了挥手,立刻身后就传来关门的声音,走廊上一阵急切的脚步快速远去。

  严武找来一把凳子,准备坐在女儿旁边,自己要守在她身边一步不离。

  “你这人怎么这样。没见我在忙吗?一点忙都不帮。我这盆水有点脏了,你去倒了,换一盆温的,记得把盆子洗干净了再装水。热水洗手间里就有,二十四小时不停。”小护士用手给严武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然后理了理女孩头上的头发,孩子的头发掉了许多,稀疏无力,稍微一碰,又有好几撮掉了下来,落在枕头上。把小护士心疼的,连忙用手捡起,仔仔细细的放在旁边的纸巾上,收集起来。

  洗手间就在病房里,严武打完水回来就看到小护士悉心照顾女儿的一幕,连忙说道,“谢谢你护士,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孩子长的多可爱,我是不忍心她受苦。你这父亲当得不称职。”小护士重新蘸了热水,又慢慢擦拭起来,“孩子叫什么名字?她妈妈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没来?”

  “她叫严舒窈,快三岁了,再过两周就是她的生日了。”严武望着孩子,一脸的慈祥。

  “可怜的孩子,估计只能在医院里过生日了,希望她早点好起来吧。”小护士擦拭的很细心。

  这个时候,门外渐渐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来到了门口停住了。小护士皱了皱眉头,不满地说道,“谁啊?这么没公德心,还在医院跑来跑去的,不知道这里到处是病人啊?小孩子这身体虚弱,最需要静养了。”

  不到一会儿,门上传来敲门的声音,紧接着门就开了,一名肩章上两杠四星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搬着凳子,背对着窗户,一脸慈爱的望着病床上孩子的光头男人,正是一个多小时前轰动全世界的目标~严武。

  “严武,我们能谈谈吗?”中年人独自一人走了进来,细心的把门又关上了。

  严武并没有回答,眼睛一直看着女儿,理都没理中年人。

  小护士看到有客来访,立刻结束了手中的工作,嘴里还在不停嘱咐,“你们说话小声些,孩子精神很疲弱,不能受刺激。一会我再来更换营养剂,她的器官在慢慢调理,但是状态并不好,你们不要打扰她。”

  “嗯,谢谢你了,护士~”严武见到小护士忙完了手里的活,准备离开,连忙起身相送。

  小护士这才注意到,病房里的访客竟让是一位大校,连忙惊讶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两只眼睛直溜溜地在严武的光头和中年人身上来回打量,“记住,说话小声一点。”这才开门出去。

  “一定,一定。”严武笑着送走了小护士,脸上又重新恢复了冰霜。

  而小护士一出门就看到门外站满了持枪的军人,顿时张嘴就要叫,却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巴,“不许说话!注意纪律!一会有人会来问你,你要将屋里那人的一言一行都详细地说明,不能漏过一丝一毫,记住了吗?”

  小护士可怜兮兮地点着头,心里在纳闷,那名光头的男人到底是谁呢?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这么多持枪的军人都来了,难道是个重要逃犯不成,可是那人看上去挺有礼貌,挺和蔼的啊?

  而此刻,病房中,神仙和凡人的正式对话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