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穿越历史 > 以身养魂 > 正文 113.番外六
    “不用紧张, 我会看着你。”

    喻臻握紧方向盘,眼睛完全不敢从路面上挪开, 问道:“你会开车?”

    他之前还以为殷炎把车钥匙扔给他, 是因为不——

    “不会。”殷炎回答,语气平静淡定得十分欠揍。

    喻臻浅浅吸一口气, 决定不再和他说话。开车需要专心, 他不想分神。

    “但我会学。”

    殷炎见他不说话, 继续开口, 然后闭目靠到了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 说的和做的完全是两码事。

    “???”

    不是说会“看着你”然后“我会学”吗?

    喻臻忍不住抽空侧头飞快瞟他一眼, 见他居然真的闭着眼睛靠到了椅背上,无语瞪眼,然后连忙回神,边手忙脚乱的打转向灯, 边心里省略号刷屏。

    一路小心谨慎、踏实平稳的开出市区,到达镇上后, 沿路的车和人都变少了,喻臻紧绷的神经稍松, 刚准备正常转弯进入回莲花沟村的村道,就见前方本来空无一物的拐弯处突然多了一辆电动三轮,三轮车上还坐着一位老人。

    他大惊, 本能地想转方向盘踩刹车, 旁边却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死死握住了他的手, 阻止了他转方向盘的动作,提醒道:“正常转弯。”

    “可是前面——”

    “转过去,那不是人,只是鬼影。”

    喻臻一懵,方向盘没动,刹车倒还是踩了下去,然后车身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直接穿过了那辆横在路口的三轮车,斜斜停在了路边,熄了火。

    殷炎松开手,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

    喻臻脑中反复播放着刚刚车身带着他直接穿过三轮车的画面,仍有些回不过神,直到身侧车门被殷炎拉开,冷风呼一下吹进来,思维才渐渐回笼。

    “刚刚……”

    殷炎按了按他的头阻止他说话,弯腰帮他解开安全带,牵着他的手引他下车。

    天已经彻底暗了,进村的道口空无一人,路灯的光不稳跳动着,像是被风撩动的烛火。

    “有怨气。”

    殷炎松开喻臻的手,上前一步,抬手轻挥。

    路灯突然闪了闪,寒风吹过,喻臻被吹得眯了眼,等再睁开眼时,三轮车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路口,并诡异的呈现半透明的状态。

    喻臻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往殷炎身边靠了靠。

    “心愿未了,是最低级的地缚灵。”殷炎把手揣入口袋,侧身,示意喻臻上前:“去吧,这个灵体没有害过人,且已经快要消散,超度他助他入轮回,否则他会魂飞魄散。”

    地缚灵?

    经历过一次碰鬼,喻臻胆子稍微大了一些,闻言鼓起勇气上前一步仔细朝着半透明的三轮车看去,然后在看清车上驾驶者的模样后愣住,脱口唤道:“李二爷?”

    本来半透明的灵体在听到他这声呼唤后突然变得凝实起来,面容渐渐清晰的驾驶者侧头看来,像是看不到殷炎一样直接略过他,把视线定在了喻臻身上,脸上露出一个笑来。

    “原来是道观的喻小子,怎么还没回家?这么晚也没车会进村了,来,上车,二爷一会送你一程。”

    喻臻并不认识多少莲花沟村的人,但李二爷刚好是其中一个。

    李二爷为人勤奋热心,平时会种点菜去镇上卖,偶尔碰到在外面读书放假回来的村里孩子,会顺带把人送回家。

    喻臻住的道观比较偏,回家的路和其他村民进村的路并不相同,以前放假回家时碰到村里人,其他人都不乐意带他一程,或者干脆就不认识他,只有李二爷,每次碰到他都会热情的拉他上车,特地绕路把他送回去,人十分好。 但李二爷在三年前就已经因为交通意外去世了,当年喻臻得知消息后还特地去村里的墓地给李二爷上过坟。

    因为是熟人,喻臻心里的害怕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浅浅的难过。

    三年了,他没想到李二爷的魂魄仍被困在出事的这个路口,没有去投胎。

    “不用了二爷,我今天开了车。”

    喻臻主动迎上前,看着老人不同于生前的惨白面容,尽量露出一个平常的笑容,关心问道:“二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停在路口?天冷了,再不回家,家里人该担心了。”

    “不冷不冷,今天我孙女放假回家,我得等她呢。她平时节约,肯定不会在镇上花钱拦车回来,可走回来多累啊,她一个女孩子,晚上一个人也不安全,这不等到她我不放心。”

    喻臻听得心里酸酸的,紧了紧手指,伸过去握了握老人放在三轮车扶手上的手,说道:“那您不用等啦,我刚刚路过镇上的时候听说村头王叔今天刚好去镇上买菜籽,回村的时候碰到您孙女,已经把她安全带回家了。”

    “已经回家了?”

    “对,已经回家了。”

    李二爷表情茫然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惨白的面色慢慢恢复生前的模样,身影却越来越淡,声音也缥缈了起来。

    “回家了就好,回家了就好,老头子我这就放心了……喻小子,快回去吧,天冷,别让你爷爷担心。”

    掌心灵体冰冷的触感慢慢消失,三轮车的影子彻底淡去,几点金光浮动,旋转着飘入他的眉心,引得他的额发无风自动。

    “走吧,束缚已去,阴差快来了。”

    殷炎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后,揽住他的肩膀把他引到车边,塞入车后座,然后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上车后熟练点火,起步上路。

    缥缈铃声被汽车发动的声音盖过,喻臻从自己的小情绪中回神,摸了摸还残留着一丝微烫热度的额头,视线扫过车窗外后退的景物,然后悚然一惊,坐起身扒住驾驶座的椅背,磕巴问道:“你、你不是说你不会开车吗?”

    “嗯。”

    殷炎点头,继续加速,神奇的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开出了仿佛在压高速马路般的平稳感,回道:“之前不会,刚刚学了学,就会了。”

    刚刚?

    “你刚刚去哪学了?”

    “去记忆里。”

    “???”

    一路风驰电掣的回了道观,喻臻拽住车辆顶部的扶手,彻底风中凌乱。

    好、好快,也好稳,直接把他的车技比成了渣。

    “到了。”

    殷炎把车稳稳停在道观门口,回头看一眼他怂兮兮抓着扶手的样子,平静脸推门下车,然后直接进了缺了一块大门的道观。

    “……”

    喻臻看一眼自己抓着扶手的手,又看一眼殷炎渐渐被门板遮挡的背影,稍显尴尬和心虚的把手收了回来。

    以殷炎展现出的平稳车技,他抓扶手的行为实在是多余,且满含对司机的不信任。

    虽然刚刚殷炎仍是一脸平静的模样,但从他自顾自下车,并招呼都不打就独自进入道观的行为来看,他应该是生气了。

    一直包容温和的人突然发出了生气的信号,喻臻有些不知所措,还稍稍有一点点慌。

    现在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潜意识里,刚刚失去这世上最后一个亲人的喻臻,已经无形的把一种相依为命家人般的感情投注在了殷炎身上。

    而喻臻对待家人,一向是紧张且迁就的。

    先一步进入道观的殷炎已经提前开了道观内的灯,免了喻臻抹黑进入摔倒的可能。

    然而喻臻没意识到这点,匆匆拐入厨房,笨拙解释道:“殷炎,我没有怀疑你的车技,抓扶手只是、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射行为,我……”

    殷炎转身把开水瓶塞到他手里,说道:“我知道,去洗漱,然后睡觉,你吸收的力量需要消化。”

    喻臻接住开水瓶,实在从他的表情里看不出他的情绪,小心问道;“那、那你还生气吗?”

    “像小狗。”

    “什么?”

    “你刚刚的样子。”

    ……

    …………

    喻臻拧起眉毛,提着开水瓶头也不回的出了厨房。

    等殷炎也收拾好自己进入房间时,喻臻已经面朝墙壁躺到了床上。

    老床不大,才一米五宽,现在上面分两头摆着两个枕头和两条被子,被子上还搭着一条厚毛毯。

    殷炎记得,白天这张床上的枕头是并排放着的,很明显,铺床的人并不想和同睡的另一个人有过多的交流,所以故意把床铺成了这样。

    他没说什么,关了灯,十分识趣地躺入了空着的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安静的农村夜晚只有树枝被风吹得晃动的声音,喻臻突然睁开眼,发现外面阳光灿烂,而他正坐在道观前屋的门槛上,面前是爷爷跪坐在祖师爷神像前抛洒铜钱的身影。

    “爷爷?”

    他疑惑,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小臻,你没事了,爷爷也该走了。”

    老人没有回头,手里抛洒铜钱的动作却停了。

    “爷爷?”

    喻臻心里一紧,隐隐意识到什么,挣扎着想要起身去接触老人。

    “这所道观被我强留这么久,也该解脱了。”老人感叹着,突然朝着祖师爷神像叩首大拜,嘴里低低念起了让人听不懂的经文,然后声音渐低,金光升起,周围所有的事物开始褪色。

    “爷爷!”

    “小臻,享福去吧,下辈子,爷爷再继续给你讲故事。”

    喻臻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里道观供奉的祖师爷神像突然化为一道金光飞入天际,然后道观内所有的一切都开始腐朽老化。

    墙皮剥落,砖瓦断裂,建筑转眼成为废墟,而喻爷爷就在这一片废墟里,追随着神像化成的金光消失了。

    梦境结束,他忍着泪意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裹着毛毯躺在汽车的后座上,而车前本该是道观的地方,此时已经是一片废墟。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殷炎在废墟前转身,隔着车窗与他对视,平静开口:“喻臻,你此间尘缘已断,该离开了。”

    “没想到只几个月没见,你就先大家一步成家了,恭喜。”

    温艺长相只算清秀,但气质温雅,说话不疾不徐,语气亲切自然,谈笑间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喻臻天生对这种气息友善的人没什么抵抗力,很快就把对他的印象拉到了标准以上,心里因为当众拥抱而升起的尴尬不知不觉消散了许多。

    “多谢。”

    殷炎道谢,座位下与喻臻交握的手微动,把喻臻掌心握着的界引给抠了下来。

    喻臻侧头看他,用眼神询问他在干什么。

    “你怎么会来这个公园?还带着一群孩子。”

    殷炎没有看他,继续和温艺交谈,桌下的手松开,抬起放到了桌面上,去拿桌上的糖包。

    失去了唯一的热源,体温再次开始流逝,喻臻身体比大脑先一步给出反应,蹭一下挤到了殷炎身边和他紧紧挨着,桌下的手则按到了殷炎的大腿上,还蹭了两下。

    好冷,还是想抱。

    殷炎动作一顿,然后若无其事状把糖包拿回来拆开,倒入喻臻的咖啡里,拿起勺子边帮他搅边说道:“先喝点咖啡暖暖。”

    说着手指一动,把界引丢了进去。

    喻臻瞪眼,手上不自觉用力:“你……”你把界引丢进去干什么!

    “胸口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殷炎平静脸询问。

    喻臻的注意力被转移,感受了一下又开始瞎蹦跶的心脏,点头点头。

    “喝了这个就好了。”殷炎继续平静脸胡诌。

    “……”

    喻臻苦大仇深脸看着咖啡杯,在“心律不齐”和“喝下奇怪的东西”之间权衡了一下,还是收回了放在殷炎大腿上的手,端起了咖啡杯。

    殷炎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一点,看向对面礼貌移开视线的温艺,说道:“抱歉,他有点不舒服,怠慢了。”

    “没关系。”温艺把头转回来,视线在垂眼乖乖喝咖啡的喻臻身上略停一秒后礼貌挪开,重新和殷炎对视,笑着说道:“你们的感情真是好得让人羡慕,准备什么时候办婚礼,到时候我可要厚颜去讨杯喜酒喝。”

    “婚礼正在筹备,爸妈想大办,所以正式定日子估计要在一年以后。”

    “一年这个时间刚好,可以好好准备,现在婚庆公司、酒店场地都不太好——”

    乌拉——乌拉——乌拉——

    公园的警报声突然响起,打断了两人的交谈,也打断了喻臻放下咖啡杯的动作。

    “怎么回事?”

    “出什么事了?”

    茶吧内的客人立刻骚动起来,温艺忙回头安抚了一下自己带来的孩子们,皱眉看向匆匆走进来的茶吧经理。

    “没事没事,大家不要惊慌,只是弯月湖那边的小树林里突然有树木倒塌,砸坏了湖边的围栏,触动了警报。大家不要往弯月湖那边去就行了,没事的!”

    经理解释完之后,公园里的广播也响了起来,通报的情况和经理说的一样。

    客人们放了心,陆续安静下来。

    听完这个解释的温艺则脸色一白,心有余悸地说道:“这些孩子是我女朋友的学生,我今天来是陪她带孩子们写生的,碰到你之前有个孩子拉肚子,我女朋友带着孩子去了洗手间,嘱咐我就带着孩子们在湖边停一会等她,如果不是碰到你们……”

    后果不堪设想。

    喻臻闻言猛地低头看那杯已经被喝掉的咖啡,然后侧头去看殷炎。

    之前殷炎可是说过的,如果界引不除,迟早会出大事。

    “没事就好,下次带着孩子们出门,记得尽量不要靠近水深林密的地方,防患于未然。”

    殷炎在桌下握住他的手轻轻捏了捏,面上却仍在和温艺交谈。

    “你说得对,这次是我考虑不周。”温艺后怕点头,又回头看一眼乖乖坐在一起吃点心的孩子们,再次向殷炎道谢。

    五分钟后,温艺的女朋友带着拉肚子的小朋友匆匆赶到了茶吧,听温艺说完前因后果之后也后怕的不停对殷炎道谢,还和孩子们一起送了一幅画给他们。

     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