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同人网游 > 异界皇帝培养计划 > 第十四章 月下对决
  明月西沉,看起来却更圆了。

  一轮圆月,仿佛就挂在宣政殿的飞檐下。徐远屏气凝神向屋檐上的飞仙岛主和白衣剑神看去,二人俱是剑眉星目,算得上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就算是徐远也不得不承认,这二人的容貌只比自己差上半分而已。

  白衣剑神的脸极具立体感,仿佛刀砍斧削而成,棱角分明。他的嘴唇很薄,一般人倘若生了这副面相,难免会显得刻薄,然而在他身上却丝毫不显,反而更添几分凌厉。

  飞仙岛主的脸色较之白衣剑神要白一些,他的脸很白,这种白既不是苍白也不是惨白,而是一种白玉般晶莹泽润的颜色,这也是摄政王殿下为何会觉得他只比自己差了半分而不是一分的原因。

  有道是一白遮百丑,更何况这家伙的皮肤就连女人也得心生嫉妒。

  相比肤色,他的眼睛显得并不那么完美,像这样的人,应该有一双漆黑而又深邃的眼睛,然而他的眼睛并不是漆黑的,但却亮得可怕,好像两点寒星。

  这才是剑客应该有的样子。

  徐远心中满是羡慕地轻叹一声,不知为何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便宜师傅来,那老王八蛋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天下第二剑客,干的事却没一件像是剑客能干得出来的。

  你见过哪个剑客,把自己的剑拿来当烧火棍,痒痒挠,苍蝇拍使的?

  徐远听人说,但凡剑客,尤其是绝顶剑客,大多惜剑如命,跟不把剑当剑的老王八蛋比起来,徐远甚至觉得用两柄宣花斧的美人师姐,都比他更像是一名剑客,尽管后者看起来也跟剑客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武当山上下都知道,占据大圣峰南岩宫的无赖恶霸门下弟子共有四人,师徒五人俱是奇葩。

  忽然间,一声龙吟,剑气冲霄。

  飞仙岛主剑已出鞘,三尺青锋在清冷的月光照耀下,看起来仿佛和它的主人一样,也是苍白的。飞仙岛主凝视着剑锋,道:“请。”

  下方的美人师姐和二十一个人江湖高手俱是深深皱起了眉头,高手相争,正如两军交战,要知己知彼,方才能百战百胜。所以对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连一点也不能错过。

  因为每一点细枝末节,都有可能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性因素。差之毫厘,就是谬以千里。一个人的喉咙,也不过是两寸宽而已。

  飞仙岛主此举,无疑是犯了剑法大忌。

  明亮如镜的剑身之上,映照出了白衣剑神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在白衣剑神出剑之时,飞仙岛主同样递出一剑,这一瞬间星光月色仿佛更淡了,天地间所有的光辉,仿佛都集中在这两柄剑上。

  他们之间的距离明明还有很远,剑锋还未接触,就已经开始不停地变动。徐远不懂剑客之间的对决,但是想来这和拳法是一样的道理,那日在擂台上他与许泰以拳对拳时,二人在出拳之后为了确保自己的拳能够落在对方身上,亦是会改变拳的轨迹。

  只不过徐远出拳之后顶多只能让自己的拳改变三四次而已,屋檐上两人的剑锋在三息不到的时间内,就至少变化了上百次之多。

  两人剑术的变化,都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飞仙岛主的对手若不是白衣剑神,他掌中三尺青锋每一个变化打出,都是必杀必胜之剑。他的剑就好像是白云外的一阵风,带动他的身影,恍如谪仙。

  徐远心中突然明白为何天外飞仙这四个字对应的是飞仙岛主,倘若将岛主二字去了,只留飞仙二字,也是符合这个男子的。

  当年一人两斧从武当天柱峰山脚一直打到山顶,将武当十大弟子废了四个,面对武当掌教的责问时也面不改色的美人师姐这时候脸上罕见地浮现出一道紧张之色,目不转睛地盯着屋檐上越来越近的二人,手心里沁出了汗。

  前三息时间里,飞仙岛主的剑锋变化了一百三十二次,白衣剑神的剑锋也跟着变化了一百三十二次。而后三息时间里,飞仙岛主的剑锋变化了一百三十六次,白衣剑神的剑锋,却只变化了一百三十五次!

  这没有跟上的一次变化,便是决定这场胜负的关键!美人师姐已经可以料到下面的二十个变化里飞仙岛主的剑必定刺入白衣剑神的喉咙,她同时也明白过来,飞仙岛主为何一开始要凝视着剑锋,故意不去看白衣剑神。

  她的心中有些不齿,既然是剑客之剑的对决,就该堂堂正正地以剑对剑,剑法高者获胜。弄这些伎俩,未免玷污了剑。

  十个变化之后,二十一个江湖高手看出了端倪,他们之中有人面露喜色,有人神情懊恼,恨不得冲上宣政殿的屋檐替白衣剑神挡下这一剑。

  世上但凡有胜负高低的事,都可以拿来做赌局。他们不仅仅是慕名前来观战的观众,更是围在赌桌四周等着骰盅揭开的赌徒。

  又五个变化之后,徐远方才看出胜负,他立刻高声道:“救下他!”

  二十一人当徐远的这句话是对四周的两千黑甲军说的,纷纷摇头,摄政王殿下身为庙堂中人,对于江湖上的顶尖对决终究缺乏了解。飞仙岛主和白衣剑神之间的距离已近在咫尺,两人手里的剑都已全力刺出,这种情况下别说是两千黑甲军了,就是能缩地成寸的八境宗师来了也难救。

  最后一剑递出之时,白衣剑神才发现自己的剑慢了一步,他的剑刺入飞仙岛主的胸膛之前,飞仙岛主的剑已必将刺穿他的喉咙。

  “叮…”

  一道身影这时候突然出现在两人身侧,伸手在飞仙岛主的剑上轻轻一弹,虽是仓促出手,却也令他的剑势有了偏差。虽然也许只不过是一两寸之间的偏差,但人的喉咙,也不过宽两寸而已。

  本应该在家中过中秋的中央将军呲牙咧嘴地收回右手,朝通红的手指吹了两口气。

  够疼的。

  大徐的第一高手与大徐的中央将军,是同一个人。

  下方的二十一个江湖高手瞠目结舌地看着屋檐上的第三道身影,其中有动过对徐远出手,在黑甲军没反应过来之前先擒下摄政王殿下的几人后背同时升起一股凉意,惊出一身冷汗。

  徐远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为了今夜,他一共准备了三张底牌,前两张底牌,两千黑甲军与四箭车弩是用来收进宫门票的,而第三张底牌,是专门用来收租子的。

  摄政王殿下扭头看向美人师姐,笑道:“师姐,你说要挑战两者之中的胜者。如今是想挑战飞仙岛主还是白衣剑神,随你挑。”

  美人师姐沉默片刻,手持两柄八卦宣花斧,身子突然冲天而起,伴随着一道雪白剑气冲向屋檐上的飞仙岛主。

  月下美人剑气寒。

  徐远目瞪口呆,我的个天老爷,美人师姐,竟真的是一名剑客。

  身后二十一个江湖高手瞠目结舌,心中震撼丝毫不亚于刚刚白翦一指弹开飞仙岛主的剑。

  六境巅峰的修为,七境巅峰的体魄,这是哪座山门下来的妖孽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