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仙侠武侠 > 武侠世界梦长生 > 第三十二章 默契
  “刺史大人你是不知道那个楚云有多么可恶,他的父母都被胡人杀死了,竟然还收留胡人,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师夷长技以制夷,说汉人的骑术的确不如胡人,他要跟着胡人练习骑术,才能杀更多的胡人为父母报仇,这简直就是强词夺理。更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难道咱们汉人就不精通骑术嘛?还有他多次派人想要归顺刺史大人,还说什么刺史大人是唯一能够拯救朝廷的擎天之柱,就算是没一次成功,但是就不能多派几次嘛?这是不诚心啊,他最后一次派出去了自己贴心管家,不就是失踪了嘛?又不是刺史大人做的,他怎么不继续派人?还要我跟公子去受这个罪,让公子受了多少苦,简直就是该死。还有他练兵的时候,唱的那首歌,叫什么精忠报国,调曲简直粗俗不堪。而且还是按照大人的生平填的词,也不拿给大人过目,这简直就是藐视大人。此子虽然杀过石勒的运输队,并且杀死了那个石勒第一谋士张宾最看重的侄子,也杀过不少匈奴人,但是这又算什么,刺史大人杀得更多。最可恨的是他这个人迂腐之极,他的粮食都快没了,整个营地的人都快饿死了,也不去占据附近的郡县,说什么没有朝廷的旨意,他不能攻杀自己人,真是笑死了,赵国郡根本没有人管理,就算是他占据了赵国又能怎么样?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人饿死,此等迂腐之人,我看大人就应该置之不理。另外他还是个没有眼光的人,他想去上党驻扎,他难道不知道上党在匈奴人手里吗?就算是去了,他能打过匈奴人嘛?就算是说他一心为国,他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此等人就让他在林中饿死好了,刺史大人千万不要招纳此人。”莫含一口气数落了楚云的数个缺陷,连刘琨的儿子刘定都看不过去了。

  “莫从事,你这些话定不赞同,我当时虽然命悬一线,但是并不是铁血军做的,而是遇到了毒蜂,反而要不是人家精心救治,我都说不定死了。而且胡人比起汉人就是精通骑术,楚云让胡人教导汉人也并无不可。他多次派人前往并州求见父亲想要归顺朝廷,这心是极好的,他的心腹管家付义,可以说是看着楚云长得的,比起亲叔叔都要亲近,他再去求见父亲的路上丢失了,有点情绪是很正常的。再说人家练兵期间唱的歌曲,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但是起码是忠心朝廷的。他在势力初成的时候,就敢攻杀石勒的军队,也敢攻杀匈奴人,正是忠勇之人。而且他不敢攻占大晋的郡县,不正是赤子之心的表现?楚云虽然年轻,但是我跟他相处这段时间,对他的练兵深有体会,人家的父母被杀了,想去最接近胡人的上党郡杀仇人,不很正常?如此忠孝有才能的人,莫从事怎么如此污蔑?父亲精忠报国此曲是楚云根据您的事迹写的,我当时听的时候还真是热血沸腾。”刘定反驳道。

  刘琨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他的想法,刘定也不等他父亲想问,就直接念了起来:“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数年来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大晋要让四方来贺”

  “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大晋要让四方来贺。这何尝不是我出镇并州的愿望啊,此子不错,当真不错。莫含你说,你是不是跟楚云此子有什么过节?”刘琨终于表态了,莫含心里一喜,但是脸色还是惶恐的样子。

  “大人,我跟楚云此子没什么过节,求刺史大人明鉴。”刚说到一般,刘琨冷哼一声,莫含战战兢兢的从新开口了。

  “刺史大人,都是我的错,我的堂妹嫁给了房家子弟,这个房家当时窥视楚云的势力,联合其他在太行山的家族想要吞并楚云的势力,没想到被击败了,房家被楚云吞并,虽然楚云此子待人和善并没有委屈房家众人,但是我堂妹不甘受苦求我解救她,我就想...。刺史大人我错了,求您原谅。”莫含跪了下来。

  “哼,以后不要跟我耍什么小心思,定儿你做的很好,你去把楚云此子带来让我见见。”刘琨说完就站起身来离开了,刘定满心欢喜,鄙视的看了莫含一眼,然后也离开了,莫含低着头撇了撇嘴角,然后一副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楚云带着五百骑兵来到了常山城,这一幕差点让常山郡守以为胡人来攻打常山了,吓得立刻关闭了城门,最后才在刘定的周旋下知道这是汉人的骑兵,闹了个笑话,其实也不怪常山郡守杯弓蛇影,主要是当时的汉人除了王浚手下有一些骑兵,其他的人就算是刘琨也没有超过五百的骑兵。

  楚云在刘定的带领下来到了刘琨的住所,虽然刘琨是并州刺史,常山是属于翼州,但是常山郡守还是不敢得罪刘琨,把自己的住宅让给了刘琨。一郡之首的住宅真是奢华无比,楚云走过了数个院落,才来到刘琨所在的正堂,楚云低着头跟着刘定进了屋显得很是恭顺。他来之前收到了莫含的消息,刘琨本来对他是有看法的,在莫含的急智之下才被扭转了印象。因此楚云不能表现出一点的桀骜。不过万幸楚云代表的是一个世家的家主,除非面对皇帝,因此是不用给任何一个人下跪的,这还是楚云第一次觉得世家还是有点用处,让他给别人下跪那他铁定不干。

  楚云走了进去,头都没抬就知道屋子里肯定坐满了人,楚云直接低着头冲着正座的方向躬身行礼。看到这一幕,屋子里的众人都大笑了起来,楚云当然知道正座上并没有人,他是故意这么做的,因为这样一来显得他不成熟,让刘琨放下戒心,也让那些嫉妒楚云的也放下戒心,认为楚云不足为惧,这样才能安心的发展。

  楚云直起身来,环顾四周,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这一幕让刘琨的众手下都看不上楚云,再加上楚云只是个四品世家子弟,而他们大部分都是上三品家族的子弟,所以也都没兴趣给楚云解围,都看小丑一样的看着楚云,也就是刘定看不过去安慰了几句。

  刘琨进来之后,看到的正是这一幕,他身边的三子刘定给刘琨解释了之后,刘琨哈哈大笑了起来,楚云此番作为,让刘琨放下了很大一部分戒心,也让他觉得楚云真的是尊敬自己,在古代“不敢直视”是尊敬的表现。

  楚云看到刘琨的那一刻,他震惊了,因为他竟然发现这个刘琨是一个高手,刘琨并没有达到返璞归真的地步,但是浑身的气势已经朝着这个方向变化了,楚云这一世不能练习内功,但是眼界不会错的,这个刘琨的实力已经相当于人境七层的内力高手了,虽然不知道战力如何,但是浑身的内力厚度几乎差不多。这比起那天见到的那个羯族人高的不是一点半点,那家伙也就是人境四层,只会粗浅的用些内力罢了。

  就在楚云胡思乱想盯着刘琨看的时候,刘琨坐了下来,并且看向楚云,他发觉楚云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就发起了呆,于是就轻咳了一声。现在他对楚云的戒心几乎就没有了,这么一个感情都控制不住的人,也只能作为自己手里的刀罢了,而且此人还如此年轻。如果楚云真的想自己儿子说的练兵带兵有一手,那么他完全可以大力支持,别看他年轻的时候凭借八百骑兵就击破东平王司马懋,战败刘乔,救出父母,又斩杀司马颖麾下大将石超,收降荥阳守将吕朗。看起来威风赫赫,其实就是捏了几个软柿子罢了,他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他带兵真的打不过为战斗而生的胡人,否则也不至于每一次都要求鲜卑人了。也不至于他本来手下人马十几万,现在却光杆司令一样的连老巢都不敢待了。

  “楚小友为何如发愣?”刘琨心里下了决定,就对楚云有了足够的容忍度,光这个称呼就给足了楚云面子,这是平辈论交的一个称呼,刘琨是什么人啊,可是朝廷封的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

  “刺史大人见谅,我父亲在的时候,就经常说起刺史大人的事迹勉励小子,他说刺史大人出将入相是一等一的人物,没想到我见到刺史大人,竟然比起我设想的最好的样子还要潇洒,小子被大人的气度折服因此才会如此失礼,望大人见谅。”楚云说完刘琨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是很满意楚云。

  “我听定公子说你还为刺史大人写过一曲,不知道可否当众表演一下?刺史大人可是有名的精通音律。”突然刘琨左手边一个人慢悠悠的说道,楚云看了一眼,此人能够坐在刘琨左手边第一人,肯定是很受宠爱,在对比他的相貌,应该就是莫含跟自己说过的参军温峤。

  这个人家世可是一等一的,他的家族在九品里就算不是第一品,也是第二品了。曹魏名臣温恢的曾孙,西晋司徒温羡之侄。东汉护羌校尉温序之后。温峤17岁出仕,由司隶都官从事累迁至潞县县令。现在担任刘琨的参军,这个人据说是一个很有本事,也很有气度的人。

  楚云装出一副很感激的样子看了他一眼,因为他这么做就是抬举楚云,楚云肯定得让他感受到,温峤也对他点了点头,楚云看着刘琨和其他人没有反对,于是就唱了精忠报国。

  在后世经典歌曲精忠报国,在这个时代也就是一曲乡下小调而已,根本上不去台面,因此楚云唱的时候,众人都流露除了一丝不屑,虽然刘琨看不到,因为众人现在都看着楚云,但是楚云却看得清楚。

  不过毕竟楚云说精忠报国是按照刘琨为背景写的,楚云唱完,众人还是纷纷夸奖,刘琨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脸上的得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了,他可是一直自认为忠臣孝子的。楚云对刘琨的评价低了几分,虽然是一个这个世界见到的最高的高手,而且也的确有本事,否则也不会在晋阳独撑大局,不过这个性格真是有缺陷。楚云虽然不知道历史上刘琨的结局,但是他知道刘琨肯定没成事,否则自己铁定有印象。

  “楚小友,我听说你楚家在翼州小有势力,你愿意为朝廷效力嘛?”楚云进来足足有一个时辰,刘琨终于说起了正事,楚云对这个时代的士大夫的办事效率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怪不得晋朝除了内乱,没做一点正事,被胡人打的跟狗一样,就这效率也不奇怪了。

  “在下愿意,我早就多次派人前去洽谈我楚家归顺刺史的事情,只不过是出了意外,现在终于能为刺史大人效力,我是得偿所愿。不过我手下家眷不少,现在已经坐吃山空,希望刺史大人做主。”楚云再次行礼,刘琨刚要说什么,就被右手边坐得第一人打断了,此人为刘琨手下的主薄贾楠,他是汉臣贾谊后代,祖上出过曹魏幽州刺史、广川都亭侯贾敷,当然祸乱晋朝的皇后贾南风也是他们家族的,算起来还是他的姑母,可以说是顶级世家子弟。

  “刺史大人,听说楚小友精通练兵,而且这一次还带来了五百骑兵,我们是否见识一下?”刘琨听完果然转移了视线,楚云看了一眼贾楠,此人管着钱粮,难道是故意不想出粮食给铁血堡?虽然铁血堡的粮食维持一年没有问题,但是这是个态度问题。

  “哼,什么骑兵,我看就是骑着马的农夫而已。”坐在末座的莫含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楚云装出一副大怒的样子,怒视莫含道:“莫从事,我楚云虽然不才,但是练兵也小有心得,你说我别的可以,但是你说我的兵就不行,如果我的骑兵上佳那又如何?”

  “哼,如果你的骑兵真的上佳,那么刺史大人自有封赏,如果不佳又当如何?”莫含不屑地说道。

  “放肆,楚云想要率众报效朝廷,这份心意已经是难得,楚云你放心,如果你练兵真的上佳,那么就按照定儿跟你的约定我表奏你为建威将军、上党郡守。”刘琨说完众人都惊呆了,楚云才多大啊,虽然现在将军满天飞,但是建威将军也是高级军官。最重要的是上党郡守,这可是战略位置极重的要地,而且郡守可是一地的最高长官,也算是最小的封疆大吏了,最年轻的郡守也要三旬吧?他们屋子里的一群人,都没混上呢,凭什么这个小子就行。

  果然莫含第一个反对之后,其他的人纷纷反对,但是刘琨却是个言出法随的人:“诸位,现在朝廷危及,而我并州也危在旦夕,因此鄙人求贤若渴,如果各位有此等人才推荐给我,我也会唯才是举,再说了,我刘琨一言九鼎,已经答应的事,我怎么能反悔,你们想让我成为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嘛?”

  众人默然,虽然还是反对,他们年纪都比楚云大,还混不上一地郡守,凭什么这个小子可以?这个时候莫含不孚众望的开口了:“大人,我们是否先看一下此子的骑兵再决定?万一此人徒具虚名,岂不是闹了笑话。”

  刘琨听完心里也赞同,万一楚云自吹自擂岂不是让自己成为了笑柄,因此他对着楚云说道:“楚小友,你看如何?”

  “但凭大人吩咐。”楚云目光坚定的说道。

  刘琨看楚云的样子,心里暗暗点头:“好,你先去整兵,一会我们出去观看,你放心如果你真的有能力,我是不会食言的。”楚云立刻抱拳退了出去。

  刘琨答应出去见识一下楚云带来的骑兵,其他人也纷纷行动了起来,就连一直没露面的常山郡守等常山官员也跟着想去见识一下,常山郡别看是一个大郡,但是里面的士兵也就是几百人,毕竟朝廷自顾不暇,常山郡守也不会自己拿钱养兵,因此楚云的五百骑兵绝对能够完虐常山郡,当然了那得在野外,楚云也不能拿着骑兵去攻城。

  楚云把五百骑兵全部集合了起来,准备检阅,楚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现骑兵英勇,不过他手下有专家,这一次楚云带来的大部分都是胡人,其中一般是归顺自己的匈奴人,还有一些是乌桓人以及擅长骑术的汉人,因此他们很快就给楚云出起了注意,当楚云终于确定该怎么做,以及过去了半个时辰,但是刘琨等人还是没有出现。

  又等了一个多时辰,刘琨带着一大帮人走了出来,看着一帮子骑着马坐着马车出来,还真当自己郊游呢?自己都快被大太阳烤焦了,楚云恨不得直接出手,让手下把这伙人包了饺子,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楚云骑着马来到刘琨面前,大声说道:“楚家骑兵等候刺史大人检阅,现在可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