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玄幻奇幻 > 天女之路 > 第二百三十六章:花宝如流水
  护身的绿翡翠早就被击损,向月随后又用去了二件用于防御的良品宝物,现在防御在她身前的是一件形似屏风的花色光芒,承受毕家主二击后,光芒微微有点波动。

  向月不担心内力消耗,有补气丹恢复,补给跟得上消耗,但是就一会儿的功夫,第五块白宝也给耗损殆尽了。

  倏然,三道带着危险气息的淡黄色光芒从她手中闪现而出……

  白宝用尽,自然就用黄宝了,这附宝用起来果然十分过瘾,她难得学了一下人家望天宗宗主的女儿绛红,花宝如流水。

  毕家主霎时头皮炸毛,头都差点全竖起来,没等他躲闪,三道淡黄色光芒已经同时迸击在他的护体良品宝物之上。

  “叮”

  一声清脆的玉石破碎之声,黄宝的威力,又是三道攻击同时击在一个点上,良品宝物瞬间被一击而破,余势未衰,击在毕家主的内力护衣。

  “啊……”

  毕家主的内力护衣一阵波动,光芒黯淡了不少,但也将黄宝的余势给抵消掉了,并没有受伤的毕家主却吓的大叫一声。

  “家主?”

  厅堂外守候的毕家人因为厅堂内华光刺眼,都看不清里面生的情况,虽然早得毕家主指示,不管里面生了什么,都不用去管,毕家人还是忍不住出声相问。

  “当毕某没黄宝吗?”

  毕家主哪有心思理会厅堂外的人,一心要将向月捉下,已经不计代价了,说着果然掏出了一件黄宝。

  向月瞳孔一缩,刚才白宝用尽,就用黄宝了,可是她手里只有这一块黄宝,一旦用尽,再也没有附宝可用,岂不是变成挨打还不了手的境地?

  “得先把莫老救出来才行啊。”

  眼见莫问一直疲于良品宝物的束缚之中,不过她已经现了端倪,就是因为那灯泡般的白色晶体散出来的刺眼光芒,令莫问始终睁不开眼,思维似乎也变得十分迟钝。

  “咣当!”

  两声玉石破碎的脆响。

  向月身上已经承受过多次攻击的屏风状花色光芒,再也承受不住毕家主手中的黄宝的攻击,像玻璃般破裂开去,黄宝攻击余力未竭,落在了她身上,一股力道将她击飞了出去。

  不过上品宝物日灼照,也在这时被她所激的三道黄宝攻击,给击得粉碎。

  没有了那闪亮白光的照射,大脑不再迟钝的莫问顿时睁开了双眼,就看到向月被击飞。

  “当家的……”

  两团灰色迷雾从莫问手掌疯狂溢出,“咔咔”两声,眨眼间束缚他身外的良品宝物就被他徒手抓裂,纵身一掠,伸去接向月。

  “老家伙去死!”

  毕家主攻击向月时早避开了要害,刚才那一击,不会致她死,但他却要致莫问死,黄宝直接对着莫问攻去。

  淡黄色内力护衣一阵摇曳,要去接向月的莫问生生挡下了黄宝的攻击,毕竟他是中成境中阶修为的高手,内力护衣淡薄了许多,却没有消散,同样只有中成境附力的黄宝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仅是消耗了他不少内力。

  斜地里一条手臂伸来,募然将向月抓了去。

  “咳咳……老家伙,你死,还是她死?”

  将向月抓去的正是那毕家族叔,在向月和毕家主斗宝时,他连服了几颗良品疗伤丹,又运用内力疗伤,稍微恢复了一些,已经能够动了。

  他一手抵在向月背心,一对仇恨的目光瞪视着莫问,就是这老家伙之前打了他二掌,他要叫这老家伙付出生命的代价。

  “莫老动手!”

  就在莫问大惊失色的时候,向月的叫声突起,莫问一个心领神会,毫不犹豫的朝那毕家族叔狠狠的击去。

  早在之前向月就喊过这句话,也确实如她所说的一样,那毕家族叔会僵身几息,现在同样的一句话,明显暗示着一样的意思。

  向月身上有金刚蚕丝背心,刚才被黄宝余力击飞,只是痛得她憋住了气,没有受伤。

  所以在毕家族叔要胁莫问时,一记摄魂就上去了。

  保留仙力,留待急需,果然明智。

  “蓬!”

  至今不明白自己突然三息不能动弹的毕家族叔,再一次不明所以的僵身住了,结结实实的受到了莫问的狠力一击。

  敢拿向月的性命威胁?

  莫问怒气冲冲的又追击一掌,就听得骨头碎裂的轻响,前后一共承受四次中成境中阶修为攻击的毕家族叔,几乎全身骨碎,经脉尽断而亡。

  “莫老小心!”

  一道淡黄色光芒犹如离箭般的箭直奔莫问后心窝,正在追击毕家族叔的莫问,一身戾气的样子,根本没有在意,向月大惊,毕竟心窝是人体要害,万一内力护衣被击穿,那就是性命之忧。

  仗着有金刚蚕丝背心的防御,向月想也没想就扑身上去替他挡下了这一击。

  “当家的!”

  莫问知道向月身上穿着防御背心,却记得那卖背心的人说过,背心只能承受中成境以下修为的攻击。

  先前向月受黄宝一击,因有良品宝物抵消了大半的攻击力,这次却是实挺挺的全部受下,金刚蚕丝断裂了无数根,背心破损,一股钻心的疼痛直侵入体。

  那卖背心的人虽然眼拙,看不出这是一件真正的远古金刚蚕丝织品,但他确实是验证了此背心的承受极限,不得过五十年修为。

  也就在这时,向月身上泛起一层肉眼不可见的九彩霞光,将那股侵袭入体的力道生生抵挡下了一半,向月一口血喷出,受了伤,幸好这层九彩霞光出现的及时,伤势不算严重。

  别人不知道,她却知道,那九彩霞光来自仙蚌珠链一号空间内的九彩羽裳。

  但她的仙力也在这一刻一下子见了底。

  异宝有护主的特性,在拿到这件九彩羽裳,向月从未感觉到这件异宝的反应。

  说实在的,真不知它有什么用。

  现在才知道它有防御能力。

  “你太弱了……”

  仙蚌珠链一号里传来九彩羽裳不满又抱怨的意识,“把我这些天的力量全耗尽了。”

  “怎么对主人说话的?没有主人,你到现在也不过是一堆羽毛,只有在主人仙力的滋养下你才能成长,若是主人不要你,你马上就连一堆羽毛都不是了,变成了一堆灰。”

  九彩羽裳话音刚落,仙蚌珠链就反驳了起来。

  原来异宝需要主人仙力的滋养,也就是说九彩羽裳、仙蚌珠链必须每日在向月的仙力滋养下,才能正常成长。

  离开主人,主人死亡,或者被主人丢弃,认主的异宝就会报废。

  难怪那日向月要将它们还给乌麻芒,仙蚌珠链当即就伤心的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