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都市言情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第72章
  本来想劝她清醒一点,现实一点的唐嘉虹卡壳了,这是她一生的伤痛,就算已经过去,就算湖边的林书彦已经用尽了自己的温柔来抚慰她,但是,这个伤口也还没有好到可以坦然自若的任由别人去说的地步,就算是祝福,也不例外。

  可是祝福也不是故意的,她现在仍处在昏昏沉沉之中,整个人都沉陷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根本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唐嘉虹也只好假装什么都没听见似的继续安慰她,只是祝福刚才的话,从耳中传递到了脑神经,将本以为可以埋下去的痛,又挖了出来,因此,她的安慰也不是那么的走心了。

  吉时到了,有人敲门,请祝福出去举行仪式。

  “别东想西想这么多了,我不也好好的活着么。”唐嘉虹一拍她肩膀,“赶紧结婚,这样你就得叫我堂嫂了,啊哈哈哈。”

  祝福知道这是好友在安慰自己,故意插科打诨,她笑笑:“哎,我要是像你这样强大就好了,一身的霸气无双,看谁不顺眼就灭了谁。从来都没有因为婚姻的事情而烦恼过。”

  呃……被祝福这么一夸,唐嘉虹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可烦恼了,天天都在烦恼。

  烦林书彦那个衣冠禽兽,烦奶奶和林老夫人天天盯着她的肚子,恨不得马上拿出一个小孩来给她们玩。

  更烦的是林书彦的那个小漓,问也问不出来。

  也不至于为了这种事情就去两位老人家那里告状,离婚?只怕奶奶听见这两个字,当场就能晕过去。

  现在,唐嘉虹只能做一个佛系的女子,一切淡然,一切随缘,爱啥啥,反正林书彦脸也好,身材也好,男女之间,只要不涉及到十月怀胎,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也算不得谁吃亏谁占便宜。

  唐嘉虹以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老气横秋的说道:“你管他们做什么,外面的就算是乱成了蚂蚁窝,也不与你相干,真结婚了,还不是各过各的日子,他们又不会天天盯着你看。”

  似乎被她的话打动,祝福终于打起精神,露出温婉得体的微笑,拎起礼服裙,从化妆室走出去。

  门口站着的是林燕飞,他今天一身白色的西装礼服,身形挺拔如玉树临风,与那个狭窄小巷的小皮具店中,终日勾着头坐着的老板判若两人。

  祝福缓缓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脸,微笑的挽着他,在屋里与各位重要的来宾挨个打招呼。

  宾客们也不吝啬他们的溢美之词,夸得祝福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祝小姐真是落落大方,气质出众,长得这么漂亮,比电视上的明星还美。”

  “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看着一对璧人在大厅里这么一站,真的是光彩照人,满室生辉,一旁不少名媛富太太都在私底下暗自八卦过祝福的家庭背景,却扒不出来什么黑料,只不过是一个平民家的女儿罢了,没有黑历史,甚至都没有什么与男人交往过的故事。

  她们最多也就只能脑补一下祝福到底是怎么样才能把这个一心追求自由,连家业都不想继承的林燕飞给勾到手的,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姿势。

  可是说来说去,也无外乎闺阁那点事而已,说多了,也没意思。于是,她们也就歇了这心思,直到她们看见唐嘉虹的身影。

  在林家,林书彦是长房长孙,他的名字挂出去,当然比林燕飞的要惊人多了,而且,他的婚礼是那样的低调,无声无息的就结婚了,如果不是陈厅长拉着他和鲁冠集团的总裁何老夫人一起在东郊别墅开圆桌会,甚至都没人注意到他已经结婚了。

  没有婚礼,只是随便的摆了几桌,请的都是最亲密的亲戚和朋友,连林家人都没有请全,这哪像是结婚,更像是在搞什么秘密仪式。

  越神秘的东西,越能勾起人们的好奇之心,更何况这些整天也没什么正经事干的所谓名媛,她们中有些人知道唐嘉虹与鲁冠集团有点关系,因为外界有传闻说林书彦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才会把鲁冠集团的订单给取消,才有了后面陈厅长的圆桌劝解大会,但是,到底跟鲁冠集团有什么恩怨情仇,也没有人知道。

  “哼,那个小狐狸精,还不是把林老夫人给哄好了,走婆婆路线,才让林书彦那个大孝子上钩的。”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想要与林书彦结百年之好,却被无情拒绝的柳瑶,柳家在本市也是家大业大,这种场合,柳家的大小姐是不可能不出场的。

  柳瑶把自己知道的与自己合理想象出来的,还有想象的并不那么合理的全部揉在一起,添油加醋的对周围的人大说特说,一众八卦的女人们“哦哦哦,原来是这样”“真看不出来。”

  然后她们又展开了想象的翅膀,从祝福与唐嘉虹的关系开始想,顺利构建出一出大戏:唐嘉虹勾引了林书彦后,又把自己的闺蜜介绍给了林书彦的堂弟林燕飞,两个女人好牢牢的把持着林家的家产。

  女人们的叽叽喳喳完全没有影响到草地这边仪式的举行。

  虽然只是订婚,但是,林家的订婚仪式比一般人家的结婚仪式还要隆重一些,林燕飞在神父的面前挽起了祝福的手,唐嘉虹坐在来宾席的第一排,看着好友露出幸福的笑容,她心里也是如蜜一般甜。

  忽然,她觉得被人盯着,转头一看,坐在她身旁的林书彦不好好的看着台上的那对新人,一个劲的盯着自己是什么意思。

  “干嘛盯着我,我妆花了?”做为一个女人,唐嘉虹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脸上有奇怪的东西。

  林书彦看着她许久,才悠悠的开口:“没有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嗯,这不是我们约好的吗?”唐嘉虹很奇怪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

  “没有穿上白色的婚纱,你不觉得遗憾?”

  “有什么好遗憾的?我又不是没穿过白色的婚纱。”唐嘉虹很淡定的说,“更何况,如果你想搞这种西式礼仪,按西方那套来,我跟你结婚还不能穿白色的婚纱,得穿粉色的,我是二婚。”

  “嗯……”林书彦从来没有认真的研究过西方的宗教礼仪,对于二婚得穿粉色婚纱云云一概不知,他忽然有感而发,也不过是因为看着台上的林燕飞和祝福两人站在一起幸福的样子,让他也不由得心动了。

  结果,唐嘉虹迎头给他一记痛击,让他所有的绮念都消失了,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扫人兴致的天赋。

  他不死心的又看着唐嘉虹的侧脸,这个女人兴致勃勃的看着台上祝福与林书彦一起倒香槟酒。

  林书彦认真的想着,如果她穿上粉色的婚纱,应该也很好看,那自己应该穿什么颜色的西装配呢?初婚,应该是穿白色的,但是白色与粉色那就不配了,难道,要穿粉色的西装?

  想想也是不忍直视的样子,算了,既然唐嘉虹都不在乎什么婚礼,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在想这些也不太合适。

  订婚仪式的最高潮出现了,林燕飞拿出订婚戒指,单膝跪下,要为祝福戴上,祝福含羞带怯,伸出手。

  “等一下!”一声不和谐的大喊从远处响起,众人一起回头望向那个方向,一个穿着黑色皮装的女人开着摩托车,从别墅大门口加大油门冲了过来,惊天动地的马达声响彻了整个草地,连乐队的声音都被她盖了下去,气势逼人的皮衣女驾着摩托,直接从红毯上一路压过来,停在林燕飞和祝福的面前。

  伴着摩托车的轰鸣声响的是身后气喘吁吁赶来的保安,在身姿矫健的皮衣女面前,他们显得狼狈不堪。

  皮衣女的轮子就差一点点,就要压在祝福身上,忽然车轮一偏,整辆车横了过来,皮衣女将遮住整张脸的头盔摘下来,大波浪卷发倾泻一肩,这是一个有着相当凌厉美貌的姑娘,涂着烈焰红唇,整个人的气势也如同飞扬的火焰一般。

  她看着林燕飞,冷笑一声:“我们相识一场,怎么订婚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哇哦……”众人一片哗然,听起来这女人好像是与林燕飞有旧啊,林燕飞莫不是始乱终弃,有负于人家?

  还是又一个被拒绝了很多次的痴心女子追过来?

  千百年来,勇于出现在婚礼上抢婚的多是男子,女中豪杰也就只有金庸老先生笔下的赵敏和周芷若了,这两人一人一次,没想到,在今天,林家的订婚仪式上,也能看到如此盛情。

  在场的除了一些至亲好友真心为林燕飞和祝福感到担忧之外,其他人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脖子升得比谁都长。

  “秦晚茹小姐,没记错的话,我们一直都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林燕飞冷冷的看着她。

  秦晚茹的神色变得有些扭曲:“只是普通的朋友?那天晚上你抱着我,又搂又亲,还对我……你,你跟我说这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这是你对普通朋友的方式?”

  一言出,所有的围观群众又是一声惊呼,虽然在男未婚女未嫁的时候,不管做点什么爱做的事情,只要是你情我愿都可以,但是,这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啦啦的说出来的,还真是不多,毕竟自古以来,汉族人民讲究的就是一个含蓄,一个内敛。

  虽然看着眼前这位小姐姐的气势,与含蓄和内敛都沾不上边。

  “她是谁啊?”唐嘉虹也不认识这个人。

  林书彦说:“也算得是上林家的世交吧,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小时候常和燕飞一起玩,那个时候燕飞特别的闷,有时候就会受别的小朋友排挤,她就会阻止别人的行为,护着燕飞。然后她们家去了澳洲,我们家回迁大陆,也就再没有联系了。”

  “原来是青梅竹马啊,可是看你堂弟的样子,似乎不觉得她是青梅呢。”唐嘉虹也伸着脖子看。

  林书彦摇头表示不解。

  “从小,我对你那么好,你却说你对女孩子没有兴趣,我信以为真了,那么她呢,她是男人吗?”秦晚茹指着祝福。

  祝福早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一直怔怔的看着秦晚茹和林燕飞的对话,直到秦晚茹指着自己的时候,她才醒过神来,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但是又觉得千言万语不知说点什么好。

  她的脑子一抽,忽然蹦出来一句话:“对啊,我是女汉子啊。”

  这下围观的众人更是笑出声来,没见过新娘子这么搞笑的。

  秦晚茹气急,指着林燕飞:“你说过要娶我的,你忘记了吗?”

  “什么时候?!”林燕飞惊讶地反问,“我们已经快七年没见了!”

  秦晚茹眼中射出厉光:“七年没见?上周的时候我们才刚见过!”

  “上周?”林燕飞一愣,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他转头看着祝福:“上周,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的吗?”

  “嗯,你还带我去参加了一个聚会呢,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她见到了你,你忘记了?”祝福也在认真回忆。

  唐嘉虹低声问林书彦:“那个上周聚会,是不是东郊别墅的那次?林燕飞也来了?”

  林书彦没有回答,但是从他的神色看,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忽然嘉宾席上有人大声说:“对,上周的聚会我也去了,我看见你们了。”

  还没等林燕飞反应过来,有另一个人大声说:“你们两个在阳台上抱在一起,又亲又摸的,我们都看见了。”

  一时之间冒出来这么多证人,令林燕飞有些措手不及,他看着祝福:“上周五的那个聚会,和我在一起的是你啊,对不对!”

  “可是,那个聚会刚开始没多久,我忽然感觉很困,去旁边的房间休息了,我还对你说,结束的时候来叫我,结果,一觉醒来都天亮了,那边的服务员说你有急事先走了,还交待不要吵醒我。”祝福回忆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