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都市言情 > 太子有病 > 第283章 愤怒的子初(一更)
  “你怎么了?头疼吗?”耳畔忽然想起了尹默玄的声音,携带着一丝关切。

  白杏蓦然回神,转头看他。

  “刚才马车颠簸了一下,本王惊醒了,看你扶着脑袋,以为你身体不舒服。”

  “我没什么事的,谢谢王爷关心。”白杏笑了笑,“我不是身体不舒服,只是觉得……有点困。”

  尹默玄闻言,将背后垫着的枕头拿给她,“队伍不到天黑是不会停下来的,没有床给你睡,你就在这马车上将就一下,垫着这个就不会觉得太颠簸。”

  白杏怔了怔,随即伸手接过了枕头,垫在背后。

  倚靠着枕头确实舒坦得多。

  忽然听到耳边有动静,她转过头一看,是尹默玄拿着小刀在削桃子。

  “这桃子十分清甜可口,出门在外带的也不多,因为不能久放,时间一长就不新鲜了,这两天要尽量吃完。”

  说着,他从桃子上削了一块,递给了白杏,“你尝尝。”

  白杏有些受宠若惊,内心深处却又不受控制地产生一丝喜悦,连忙接下,“王爷你想吃什么?我来给你削吧。”

  “不必了,这小刀太锋利,不适合你用,还是本王自己来。我们这队伍所选的路线大多都是荒郊野外,没有水果摊,这水果可不就显得很珍贵,所以,不要浪费。”

  “王爷说得是,王爷你挑你喜欢吃的就行了,不喜欢吃的便留下,我来帮你解决。”白杏说着,咬了一口手中的桃子,“真甜啊。”

  “看你说的,那岂不是显得本王太自私了。”尹默玄有些失笑。

  “王爷自己开心就好了,何必总是为他人着想。”

  白杏吃着桃,这一刻不愿去想其他。

  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民女……

  多好。

  她努力扮演着一个平凡人,而她的内心深处也的确想做一个平凡人。

  可惜,难。

  ……

  赶路的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已是傍晚。

  众人照旧包下一整间客栈住宿,爱干净的女眷们一个个地吩咐着伙计准备洗澡水,只有白杏一个人钻到了厨房。

  伙计见她进了厨房,询问道:“这位姑娘有什么吩咐吗?”

  “喔,没有。我只是想要自己下厨做几道菜,你们不用管我。”

  “姑娘,我们客栈的菜色可是很不错的,您确定不要吃我们的菜吗?”

  “外面那么多人,你们管好他们的伙食就好,不用来干涉我了。”

  “好吧,姑娘自便。”

  白杏扫了一眼厨房里的食材,她所需要的几乎都有。

  她要做一些不同于昨天晚上的菜色。

  她不知道还能在队伍里呆几天,在她完成任务之前,她还是愿意这样不辞辛苦地下厨。

  这一边的厨房里,白杏忙活着,另一边的客房内,尹默玄正在喝茶,宁子初便来拜访了。

  “摄政王,朕要跟你谈一件事。”宁子初面无表情,眉眼间似乎显露出些许不悦。

  “北昱皇进来说话。”尹默玄慢条斯理道,“坐下来喝杯茶,如何?”

  宁子初走到了他的对面坐下,开门见山道:“朕听说,王爷你收留了一名陌生女子在队伍里?是那个村子里唯一的幸存者。”

  “不错。”尹默玄点了点头,“北昱皇对此有什么意见吗?”

  “摄政王,你平日里看起来可不像是个会做糊涂事的人。”宁子初淡淡道,“我们这三支队伍,是干大事的,不是难民收容处,王爷怎么能存着救苦救难的心思?我们去寻宝库,怎么能让一名来历不明的陌生女子参与其中!”

  宁子初并不了解事情经过,他只是从手下人那听说尹默玄收留了那个落难女子,心中觉得尹默玄这事做得欠妥当。

  怎么什么人都往队伍里收,干大事最忌讳不相干的人参与其中,谁知道那女子是不是真的无辜,没准她出现就是有意图的。

  “北昱皇这么激动做甚?本王收留一名女子你也要管。”

  “如果我们这三支队伍不是要去寻宝库,你想怎么做,朕都不会关心,但是,这三支队伍内的人全都是十分可靠的,随便一名护卫都是从侍卫里挑选出的精英,不容有半分差错,你收个陌生人进来,万一那个人的目的就是宝库呢?”宁子初的脸色有些阴沉。

  “北昱皇放心吧,她没有什么问题的。”尹默玄显得格外冷静,“何必这么疑神疑鬼草木皆兵?出现一个陌生人就要去针对,没有必要。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利益影响。”

  “你跟她才认识多久?就这么肯定她没有问题。”

  宁子初轻嗤一声,“不是朕草木皆兵,分明就是你太草率!你怎么能如此轻信他人?朕从来不知道摄政王会这么糊涂,我们这样的人,就是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你莫非是被那女子迷了心窍?才这么相信她。”

  “北昱皇说话注意点措辞!”

  “朕还不都是为了三国着想?我们三国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朕前来劝说王爷,完全就是出于好心。”

  “那就多谢北昱皇的好心了,北昱皇你若是没有其他事情,那就请回吧,本王自己做事是有分寸的,不需要北昱皇再来给予忠告。”尹默玄很显然是来了脾气。

  “呵。”宁子初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穿过走廊时,正遇上了迎面走来的颜天真与凤云渺。

  “北昱皇这脸色……”凤云渺轻挑眉头,“是谁欠了你几百万两银子吗。”

  “你们来得正好。”宁子初冷冷道,“为什么不阻止摄政王,任由他收留了那个女子,他鬼迷心窍,你们也糊里糊涂吗?”

  颜天真闻言,笑了笑,“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陛下的疑心病又犯了,陛下放心,这个女子我们试探过了好几次,没有什么问题,留下她的原因也很简单,她非常勤快,什么活都抢着干,关键是烧饭特别好吃……”

  颜天真越说到后边,宁子初的眉头拧得越紧。

  “天真,可不能因为试探几次过后就相信她,若是她太会伪装呢?”

  “陛下,我非常相信我自己的直觉,此事陛下就不用管了,就当队伍里多了个人吃饭,犯不着操心。”

  宁子初:“……”

  他们为何那么信任那个陌生女子?

  做事勤快做饭好吃,这能作为信任的理由吗?

  真是荒谬。

  “陛下,她真的很可怜呢,一夜之间亲人好友全死光了,家园被毁,几乎是生无可恋,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当是行善积德嘛。”颜天真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就知道宁子初会不高兴。

  宁子初多疑谨慎,是最会犯疑心病的人,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白杏。

  宁子初自以为,他自己看得最清楚明白,便想着要劝说他们不要信任白杏,而他们就要做出一副……听不进他的话、并且还要跟他唱反调的模样。

  让他内心更加窝火,以他的性格,极有可能朝着白杏发火。

  让他发罢。

  “天真,你能不能搞清楚什么时候该发善心,什么时候不该发?”宁子初的面色果然如颜天真预料一般难看。

  “北昱皇,管好你自己的队伍就行了,我们这边的两支队伍,我们自己会看好的,本宫的太子妃想要怎么做,也不需要你来教导。”凤云渺开口,语气清凉。

  宁子初的火气更上一层楼。

  这几个人竟然都听不进他的话……

  那女子到底有什么本事?!

  正恼着,就听见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一道柔柔的女音在身后响起——

  “太子殿下、太子妃,我又烧了几道你们之前没吃过的菜,要不要尝尝?”

  颜天真的视线越过了宁子初,望向他身后的人,笑道:“好啊!”

  宁子初闻言,转过头望向走来的女子,顿时吃惊。

  “她……就是你们收留的那个女子?她的容貌……”

  与鸾凤国现任女帝极为相似。

  这一点,手底下的人没有禀报给他。

  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白杏,就格外震惊。

  “对。她长得像我们女帝陛下,正是因为这样,才要对她更好一些。”颜天真朝着宁子初低声道,“她是沾了我们女帝陛下的光,看着这一张脸,都舍不得为难她。”

  “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样更可疑了吗?!”宁子初磨了磨牙,“如果当初是朕发现她,二话不说就送她去见阎王,省得给自己添麻烦。”

  “也就你能干出这么残忍的事,我们可干不出来。”颜天真斜睨着他,“一个落魄的女子,相貌神似女帝,我们看在眼里只会更加怜惜而已,哪里下得了手?”

  “朕明白了。摄政王是把她当成女帝的替代品了吧?朕还以为他是个聪明人,想不到也会干出找替身这种事,真没谱。”

  “不许你说我大哥。”颜天真绷起了脸。

  二人争执间,白杏已经端着托盘上前来了,看了宁子初一眼,“这位是……”

  “北昱国的皇帝。”

  颜天真此话一出,白杏立即惶恐地就要跪下。

  然而,还不等她行礼,宁子初就拽着她的手腕进了客房,开口语气冰冷,“你坐下!”

  白杏被他的态度给吓着了,只能愣愣地坐下。

  宁子初从衣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瓶子,冷冷道:“知道这是什么?卸容膏。当今这世道,有一类人擅长模仿他人的容貌,顶着别人的脸四处招摇撞骗,朕为了防止将来有一日上当受骗,就想方设法买了一瓶顶级的卸容膏,今天总算能派上用场了。”

  白杏似乎没听明白,“什……什么意思啊……”

  “你这脸皮是不是假的?”

  “不是啊,我就长这样。”

  “那就让这个膏药来见证一下。”宁子初冷哼了一声,挖起瓶子里的膏药,粗鲁地糊在白杏脸上。

  白杏也不敢挣扎,只能僵硬地坐着,任由宁子初折腾。

  客房之外,颜天真与凤云渺对视了一眼。

  很好,宁子初可以帮他们验证是否易容这个问题。

  就让她以为,是宁子初个人怀疑她,其他人并不怀疑。

  其实,他们也猜到这张脸皮或许是真的。

  不管是南弦的人,还是白路的人,这两个家伙,都不会用太简单的招数。

  所以,容貌这一关必须挺过去,这女子极有可能顶着的是一张真脸。

  颜天真的目光投向宁子初手中的瓶子。

  瓶身花俏,大朵蔷薇花绽放,这样的包装——来自于佳人阁。

  史曜连那家伙的卸容膏?!

  要是真的易容了,那可就绝对躲不过去。

  那家伙的易容术堪称宗师级别,不光是针对脸,而是针对全身,连假胸都有备着货,分分钟男人都能变女人。

  白杏的脸被宁子初折腾了一圈之后,什么东西也没能卸下来。

  或许是被宁子初吓到,她好半天才回过神,“陛下,这东西糊在脸上真的好难受,能不能让我洗掉……”

  宁子初黑着脸,收回了手。

  真脸?

  他瞥了一眼桌上的几盘菜,“每一盘都吃几口,吃给朕看。”

  在他的命令之下,白杏有些颤抖地伸出手,拿起筷子,每盘菜都试吃了一遍过去,这才道:“之前都没有见过陛下,陛下是不相信我吗?我真的不是坏人,我做的饭菜可以放心吃,我自己都有吃的。”

  “坏人的脸上会写着坏人两个字吗?”宁子初语气冷然,“你大难不死,为什么不选择离开?你留在队伍里,是存在怎样的心思?你说你是无辜对吗?朕现在就赏你一箱金子,让你离开,走得越远越好,你意下如何?要是被朕看见你回来,只怕你没有命……”

  白杏连忙跪了下来,“不要误会我,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要去干什么,我留在队伍里只有一个原因,我是为了王爷留下来的!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意图!”

  “你喜欢摄政王?”宁子初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你是什么身份?给他当妾都不配。”

  “好了陛下,你不要再刁难人了。”颜天真走上前去,“我知道你不放心,已经让你试探过了,你根本就没看出她有什么问题,为何要咄咄逼人?你只是疑心在作祟。”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宁子初面无表情道,“让她离开罢,朕已经很仁慈了。”

  “能不能不要赶我走?”白杏跪在地上,抓着宁子初的衣袖,“我只是想留在王爷身边,照顾他,伺候他,别的什么都不想了,你们有什么重要的事,完全不用透露给我啊,求陛下开恩。”

  宁子初一甩衣袖,甩开她的手。

  白杏跌倒,额头撞在了桌角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真是死皮赖脸,区区民女,敢跟朕讨价还价,朕说的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反对?”

  宁子初的话音才落下,身后蓦然响起一道冷厉的男子声音——

  “宁子初!这里不是北昱国,收起你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说话之人正是尹默玄。

  一向优雅淡漠的他,几乎很少有语气如此恶劣的时刻。

  直呼一国君王的名字,可见他内心的愤怒。

  宁子初转过头望向来人。

  尹默玄大步踏来,冷冷地瞪视着他,随即走到了白杏身旁蹲下,将白杏扶起,“没事吧?来坐着。”

  望着白杏额头上的一块红肿,他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北昱皇还对你动手了吗?还有你脸上这些粘乎乎的是什么玩意?”

  “没事的王爷,我只是自己不小心撞到了。”白杏连忙道,“王爷可别和陛下吵。”

  “原本就是他不对,本王怎么就不能说他了?”尹默玄说着,转头冲宁子初冷笑一声,“你身为一国之君,如此为难一个弱女子。”

  “为难?你也不看看是什么情况,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们要做的事有多重要?朕就是想做到一万分的谨慎,有何不对?”宁子初与他对视着,目光同样冰冷。

  “你要谨慎就谨慎,钻到你自己的队伍里去,你想怎么发威都可以,本王这边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她是本王收留的,你这样为难她,岂不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本王?北昱皇,本王对你很失望。”

  “朕对你也很失望!”宁子初不愿意再继续争辩下去,甩袖离开,踏出门槛之际,还留下了一句——

  “真是脑子进水。”

  “真不知道是谁脑子进水呢。”尹默玄冷哼了一声,望着有些狼狈的白杏,抓起她的胳膊便走,“走,本王帮你上点药。”

  “王爷,我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无妨,本王不嫌麻烦就好。”尹默玄说到这儿,看向了颜天真,“妹妹,你也真是的,为何就不拦着?”

  颜天真无奈道:“大哥,我不是没有拦着,只是没能拦住,再说了,我也不想与北昱皇闹得太难看,也就只能让白杏委屈一下了,大哥别生我气啊。”

  尹默玄不语,只是拉着白杏离开了。

  颜天真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转头朝着凤云渺道,“我们那样对宁子初,好像有点过分哦,他会觉得所有人都在跟他唱反调。”

  “回头再跟他解释,先让他郁闷着,他的暴脾气,对我们的计划可以帮助呢,呵呵。”

  ……

  “疼不疼啊?”

  简洁的客房内,白杏坐在椅子上,任由尹默玄帮她的额头上药。

  被宁子初甩开的那一下,额头在桌角上撞了一下子,还真是挺疼的,片刻的时间过去就肿了。

  此刻听着尹默玄的慰问,她道:“不疼。”

  “北昱国的那位陛下,脾气太冲,要不是因为跟他是合作关系,本王一点也不想与他交流。”提起宁子初,尹默玄眉眼间浮现不悦之色,“与这样的人合作,常常都会被气着。”

  “王爷……是因为我才生气的吗?”白杏垂下了眼,“我只是个小人物,你们大人物怎么能因为我发生争执。”

  “因为本王看得起你,所以会为你出头。”尹默玄擦药的动作格外轻柔,“你是个很懂事体贴的女子,本王结识了不少千金小姐,她们身上都没有你的优点,就连本王那亲妹妹,也是骄纵着呢,平时都是本王让着她的。”

  “太子妃人很好的。”

  “是挺好的,但也逃不掉骄纵任性这一点。”尹默玄笑了笑,“给你敷的这个药膏很管用,明天应该就会消肿了。”

  “谢王爷……王爷还没有吃饭吧?我做好了饭菜,就在厨房的灶台上,我给你端过来!”

  白杏说着,便急匆匆地起了身,奔出了客房。

  尹默玄望着她的身影,唇角的笑意扬起。

  鱼儿上钩了。

  白杏端着饭菜回到客房时,尹默玄单手支撑着头,倚着桌子睡着了。

  白杏走上前,将饭菜搁在了桌子上。

  望着他静谧的睡颜,有些不忍心叫醒他。

  她坐在了他的身旁,就那么静静地观赏着他睡觉的模样。

  也不知道还能这样看多久。

  她打心里明白,接下来相处的时间,不太多了。

  鬼使神差的,她缓缓凑近了他的脸颊……

------题外话------

  ~

  子初:都是戏精,只有我是真心的,心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