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穿越历史 > 深情不枉此生 > 正文 第449章 再无联系
    严家的墓园离市区里有些远。

    车徐徐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很大,将路旁的积雪化了不少。

    只是墓园阴冷,积雪依旧很多,白茫茫的盖在墓园里,为这里平添了几分悲凉。

    下了车,我们一行人便往墓园里走。

    这里是严家的墓园,修的很豪华。

    墓园很大,里面的墓冢却是不多。

    根据不同的身份地位,这些墓冢所占的大小和修建的规格也不同。

    沿着栽种着柏树的小路一路向前,严荣欢在前面带路,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才终于走到了一个新修的墓冢前。

    远远的,我就瞧见了那还很显新的墓碑,尤其是墓碑上的那张照片,格外的显眼。

    上面的严司翰依旧笑的那样妖肆,一双桃花眼微微向上挑着,哪怕只是一张照片,也尽显风情。

    他是那样一个美的男人,美的连女人都要自惭形秽。

    可就是这样好的一个男人,这么年轻的一条生命,却永远的埋葬在了这里。

    自古红颜多薄命。

    脑中竟是不合时宜的冒出了这句话。

    在距离那墓碑大概五米远时,我看着那张照片,忽然就失去了再往前的勇气。

    吸了吸鼻子,我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张照片看。

    有那么一刻,我的精神忽然就有些恍惚。

    许是悲痛极了,我望着眼前这个修建的十分的奢华的墓冢,突然就有种刨开再去确认一次那到底是不是严司翰的冲动。

    直到现在,当我真切的看到他的墓碑的时候,我都无法劝说自己完全的去接受严司翰已经去世的事实。

    我虽然曾在心中一次又一次的开导过自己,可真的站在他的墓碑前,我竟然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丝侥幸心理。

    你说可笑不可笑。

    哈出几口白色的雾气,我反复的调节了一会儿心态,这才随着严荣欢走到了严司翰的墓碑前。

    墓碑前,放着一束新鲜的白菊花。

    大概在我们来之前有人来看过他吧,在那花的旁边,还放着一支已经熄灭的烟。

    来看他的,应该是个男性。

    或许是他的某位好友吧。

    缓缓蹲下身子,我伸手捡起那根烟捏了捏,喉头艰难的滚动了几下,这才鼓起勇气看向面前的墓碑。

    宗政烈和严荣欢对视了一眼,严荣欢朝着宗政烈摆摆手,便差人把我带来的东西都放在我跟前,而后便和宗政烈带着随行的保镖等人退到了远处。

    严司翰的墓边,一下子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朝着他们感激的忘了一眼,我摸了摸严司翰墓碑前的石阶,将上面的一些残雪扒拉干净,便随意的坐在了上面,斜靠在了严司翰的墓碑上。

    伸手摸了摸他的照片,我从一旁的袋子里抽出干红和高脚杯来,缓缓的倒了两杯。

    将其中一杯放在墓碑前,我朝着严司翰笑笑,晃着手中的高脚杯道:“怀孕了,没法喝酒,你替我喝了吧。”

    如果严司翰还活着,我很清楚,他一定会在我说出这句话之前,就夺走我的手里的高脚杯,然后非常自然的替我喝掉。

    然后轻柔却又带着责备的告诉我:“小可爱,你忘了你怀孕了吗?你不能喝酒!”

    在脑中脑补着他的动作和神态,我忍不住便又笑了一下。

    挨着冰凉的墓碑,我却因为这样的画面,忽然觉得那墓碑都变得温暖了许多。

    将两杯红酒缓缓的倒在地上,我吸了吸鼻子,努力保持着唇角的微笑,开始拆开食盒,将里面的饭菜一一往出摆。

    饭菜很多,都是严司翰喜欢吃的。

    明明知道他吃不了,明明知道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他。

    可我在做的时候,还是像魔怔了一样,把他喜欢吃的菜都做了个遍。

    严司翰,你一定还有很多其他喜欢吃的菜吧?

    只可惜,接下来的时光里,只能靠我猜了。

    没关系,对于你,我有的是耐心。

    将碗筷摆好,我伸手抱着墓碑,就好像抱住了他那练得**的身体似的,莫名给人一种安全感。

    看着饭菜上不断往上升腾的雾气,我沙哑道:“我听说,人死之后,是没办法吃活人的食物的,只能吸食这些饭菜上的精华之气。”

    “你看,我做的都是热菜,每盘菜都在冒着气,你多吃点,吃的饱饱的,冬天冷,多吃点热饭暖和。”

    搂着墓碑,我认真的盯着那些升腾的雾气。

    那些雾气消失的可真快啊,没多久,就再也没有丝毫雾气往上升了。

    我轻笑,有些怨怪道:“没人跟你抢,干嘛吃的那么急,你瞧,这么多饭菜,全让你给吃光了。”

    “很好吃吧?我最近的手艺又精进了不少呢,看你这么喜欢吃,我以后经常给你带饭菜过来。”

    敲了敲墓碑的后边,就好像在瞧严司翰的后背一样,一样的宽阔结实有力。

    敲完了,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我裹着羽绒服,盯着静谧的有些诡异的空气发了会儿呆。

    回头再看向那双动都没有动过的筷子和已经凉透了的饭菜,忽然就像是被扯断了某根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崩溃大哭。

    抱着墓碑,我蜷缩着身子,一边痛哭着,一边忍不住就质问严司翰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承受这么多难以排解的痛苦和思念。

    他是舒坦了,变成了一个小木盒子,躲在这么一个风水宝地里避世清静。

    那我呢。

    我该怎么办?

    嘴中反复喃喃质问着他,可回应我的,却是冰冷而又无情的静默空气。

    甚至连那束花最轻盈的花瓣,都没有抖动一下。

    我多希望这周围能够除了安静能够产生一些异象,以作严司翰回应我的证据。

    让我能够寻求到一份心理安慰,将我崩塌的精神支柱重新支立起来。

    可是现实很残忍,今天的天气,好的过分。

    树不动,风不吹。

    甚至连站在远处的人,都没有什么多余的能够让我联想的动作或是表情。

    人在悲伤的时候。

    这些东西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此时此刻,我忽然就充满了无法形容的绝望和悲痛。

    我和严司翰之间,再也没有任何联系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