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科幻灵异 > 七薰传 > 第二十三章 星海学院的名额(合二为一了!)
一阵人仰马翻之后,城主府中终于安静了下来,而城主夫人终于缓缓的苏醒过来了。

她一醒来第一眼就开始喊清染,随后便是寻找苏七薰的身影。

随后就见城主夫人紧紧的拉住苏七薰的手泪如雨下。

“唉”御启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做到椅子上,半响抬起头来看向苏七薰。

“苏姑娘,你能不能跟我们说说这个十七?”

“七薰”御清菀含着一双泪目看向了苏七薰。

“我今日过来原本就是想知道十七的身份,所以各位不用这样”苏七薰先是安抚了城主夫人的情绪,随后便准备说话,却不想门外走进来一个翩翩公子,他大跨步而来,满脸的焦急。

“爹,我娘晕倒了是怎么回事?”

这位就是城主府的二公子,御清流。

御清流一进来就看到城主夫人倒在塌上,而屋中的人,父亲和兄长两人面容沉重,两个妹妹皆是一脸凄凄的神色,这让御清流不由得有几分心惊,妹妹与娘亲且不说,只是父亲和兄长二人这般神情究竟是出了何事?

而还不待屋中的人回答,御清流就看到了站在床榻边上的女子。

“苏,七薰?”御清流不确定的喊道。

他的记忆力极好,见过的人事物基本上可以完全的装进脑子里,以前在白驹学院的时候曾经远远的见过苏七薰一眼,当时身边的人还多番嘲弄,他只是淡淡一笑罢了,于他而言苏七薰只是一个无关的人物,所以不会去指责或者嘲笑别人,只不过曾经见过一面,自然就有了印象。

只是如今,毕竟五年未见,少女的模样跟孩童还是有几分差距,更何况她那标志性的胎记此刻小了许多,所以御清流有几分不确定。

苏七薰不由得回过头看向了御清流,显然看着她神色里的茫然,她并不认识御清流,不过这也很正常,苏七薰在白驹学院待了三年,除了每日闭门不出就是去藏书阁借书,所以她不认识御清流很是正确。

倒是御清流,显然没想到苏七薰竟然会不认识自己,好歹自己当年也是内榜之中排名前二十的学生,只是御清流大概是不能理解死宅这种生物的,不关心不在乎任何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他摸了摸鼻子,倒是也没尴尬只是说“我曾经在白驹学院见过你,或许你应该还叫我一声师兄。”

“师兄”听到他提起白驹学院的时候,苏七薰不由得想起来,白驹学院之中对于实力在上的自然都直接成为师兄,无论是否是同种学系,苏七薰原本是炼丹系的,但是对于御清流这种修炼系依旧是见面喊师兄,所以即便是此刻不认识御清流,但是他说自己是白驹学院的学生,那苏七薰自然是老老实实的喊师兄,毕竟这种事情没必要撒谎。

“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

“二哥,七薰说,不,是七薰见过一个很像小弟的男子”

“什么?”

御清菀的话音刚刚落下,御清流突然大跨步上前,双手紧紧的抓住了苏七薰的肩膀,顿时苏七薰的眉头就仅仅的皱了起来,只是御清流还没有意识到,还不断的晃着苏七薰,模样状似癫狂一般,还是御清翟见机不妙上前狠狠的将御清流拽开,而后御清流蓦地清醒了,他满脸歉意的看着苏七薰,“对不起,七薰,我...”说着御清流大踏步的跑了出去。

“二哥”御清菀喊道,却不想御清流头也不回。

“对不起,七薰,清染失踪,二哥一直很愧疚,他觉得是自己弄丢了清染,所以他”御清菀充满歉意的说道,然后她轻轻按了一下苏七薰的肩膀,却见苏七薰疼的顿时龇牙咧嘴起来。

“哥,罂软膏给我”御清菀立刻找了御清翟要了罂软膏,御清翟直接从怀里掏了出来,无论是外伤淤青还是什么,罂软膏的效果都是极好的,所以御清翟通常都是随身携带的。

随后御清菀就带着苏七薰出门,打算到旁边的屋子里给她上药,结果一走到门口就看到御清流走了进来,他浑身湿漉漉的,像是整个人被大雨浇透了一般,只是此刻并没有下雨,而在院子的不远处有一条湖,显然御清流是去给自己洗了个冷水澡。

两人一出门就对上,顿时,他看着苏七薰,再次愧疚之意满满的浮现出来。

“七薰,对不起,刚才我,我一时头脑发热,我,真的对不起”看苏七薰的表情,就知道刚才他下意识的动作绝对是弄疼了,虽然御清流看着文文弱弱的,但是他可是正儿八经的修炼者,无意识的动作足以重伤一个普通人了,这还是苏七薰炼体的缘故,否则,苏七薰觉得自己的肩膀此刻应该已经碎了。

“没事,师兄,我能理解,皮肉伤而已,没有大碍的”苏七薰安慰道。

随后御清菀便带着苏七薰去抹药膏,而御清流则有些呆愣的坐在了椅子上,头发上的水还一滴一滴的往下滑落,御清翟看不过去,直接丢了一块手巾给他,包住了他的脑袋,然后御清翟用力的擦了擦他的头发,低声说道“清流这不怪你”

“恩,我知道了”他的脸被藏在手巾下面,看不清楚神情,只是他的声音有几分哽咽。

御清翟拍了拍他的脑袋,再没说话。

苏七薰的速度很快,虽然她面色很正常,但看她还僵硬着的肩膀便知道显然是伤的不轻。

“我没事”苏七薰冲着御清流微微一笑。

然后所有想要表达道歉的话尽数被御清流吞了回去。

而后苏七薰这才看向了所有人,“就像师兄之前说的,我以前是在白驹学院里,五年前,我在白驹学院见到了一个小男孩,大约是十岁左右的样子,只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当时出于好玩,我送了他一颗自己炼制的丹药,那颗丹药我做了标志,然后同年我就听说了御清染失踪的消息,然后五年后我在天堑山脉之中遇到了一个少年,他跟我在白驹学院里见到的那个小男孩长得很相似,随后我就知道他没有十岁之前的记忆,而且在他的身上也恰好有我当年送他的那颗丹药”

苏七薰陈述的很简单,只是将自己如何见过那少年的过程阐述了出来,也没有添加任何个人主观的看法来说明他是不是御清染。

“我并不知道他是不是御清染,只是天堑山脉之中他与我也算是好友,知道了他的遭遇,有心想为他找回记忆,所以只是恰好来尝试一下,我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是御清染,除了这幅画”

苏七薰耸了下肩,却顿时龇牙咧嘴起来,只是她的表情现在没有人评价,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了御启擎。

半响之后,御清流艰难的开口了,带着些许鼻音。

“父亲”

“我去找他,我来确定他是不是清染”御清流说道。

御启擎看了御清流一会,好半响才点头。

“只是,要怎么找他?”御启擎看向了苏七薰。

“城主大人,这个,我想说的是,十七他如今在一个很神秘的组织里,我不太清楚他是什么组织,只是我大概知道十七他为什么失忆,他们组织里有一种可以封存记忆的方法,将之前的记忆全部都封存在一颗种子之中,这颗种子会随着他的成长一同成长,随后便彻底的控制十七,所以我想说的是,如果不能解决掉这个,即便找到十七也没有用,”苏七薰说道。

在来之前她曾经与苏小青商议过,还是不说出魂殿的名字,因为这是数千年前乃至远古存在的组织,如今即便有这样的控制方式,但并不代表是魂殿的残余,所以贸然说出来,一来对十七并没有什么帮助,二来可能会让苏七薰有些许的麻烦。

“控制?”御启擎看着苏七薰,不由得重复了一下这个词,突然一股杀伐之意自御启擎的身侧蔓延开来,虽然不是冲着苏七薰,可是苏七薰却不由得退了几步,显然破天三阶陡然发出来的威势,即便不是可以针对,也不是她能够抵抗的。

“恩,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是来天堑山脉执行任务的,他的情况时好时坏,有时候像个正常人,有时候却觉得他的气息不是一个活人一般,眼神里全部都是死气,每次他受伤严重的时候就像个正常人一般,所以我想如果你们能够确定他,没有办法对付他的话,可以选择打伤他,虽然这个方法不好,但是也是唯一的方法,但是他的记忆依旧恢复不了”苏七薰尽可能的说出一些有用的消息。

御清流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苏七薰就站起了身来。

“现在我就走了,告诉了你们这么多,但却没能说他在哪,抱歉了,”

“虽然如今找他如同大海捞针,但是至少我们有希望了,也知道如何去找他,”御清翟说道,他很感激苏七薰。

“那我这就走了,你们可以商量一下”说着苏七薰冲着城主夫人和城主微微行礼,便转身向外面走去,然而她的脚堪堪跨出了房门,却被御启擎喊住了。

“苏姑娘”

“城主大人,还有什么事么?”苏七薰回过头来看着御启擎。

“苏姑娘,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问道,眼神里有几分思虑。

“打算?”苏七薰不由得疑惑的看着御启擎,显然有些没有明白他说的打算是什么。

“清流先前说你也是白驹学院的,但是如今白驹学院已经全部搬离了,你是要回到白驹学院继续求学还是?”御启擎说道。

“我...”苏七薰犹豫了一下,“我如今主修丹药方面,白驹学院现在已经...”苏七薰话虽然还没说完,但是御启擎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白驹学院虽然是大能茅东仲求是大能,置办了白驹学院,而且各个修炼方向都有,但是茅东仲求本身是修炼系,对炼丹并不擅长,虽然有收藏炼丹的书籍,但大多数是好友赠送或者是意外搜集到的,如今随着多年的发展,炼丹系已经自成体系,但终归还是比不过丹堂和其他的一些地方。

只是要进入丹堂学习必先加入丹堂,其他势力皆有这些要求,有些人不甚在意,但有的人却不喜如此。

所以如今苏七薰的炼丹水准到底如何,御启擎并不能做出专业的评判,但是能够炼制出清心露这样的药液,想来在炼丹方面必然是不差的,所以她如今不愿再去白驹学院也是情理之中。

想到这里,御启擎便下定了决心。

“苏姑娘听过星海学院么?”

“星海学院?”苏七薰自然是听说过的,它是大夏国最负盛名的学府,无论是底蕴还是实力都与白驹学院不可比拟,并不是白驹学院不好,而是白驹学院的创始人就是茅东仲秋一人,之后历经发展也没有第二个如同茅东仲秋一般的人,但是星海学院却不同,作为大夏国甚至是藤原大陆的第一学府,星海学院据说是数位大能一同建造,其中包含了各个方向,随后也培养出来了无数的人才,单单破天九阶的历史上就有十数人,初神也曾有两位,至于诛灵阶那就更多了。

星海学院几乎是所有修炼者梦中的殿堂,因为它并不限制进入其中的修炼者,虽然说之后会背负上相应的责任,但是相比于宗派的束缚,星海学院则轻松了许多,所以很多人愿意上前一试,即便是有些宗派弟子也会偶尔前来听课。

苏七薰原本是打算明年动身前往星海学院参加一下大选,说不定可以进入其中。

只是,现在御启擎提起,不知是何意思?

“苏姑娘可能有所不知,每年招生之前,每座大城里都可以推选五名学生前往星海学院参加测试,若是能够通过测试便能够直接入学”说着,御启擎看向了苏七薰,“刚好,我这里还有一个剩余的名额,不知道苏姑娘你感不感兴趣”

他微微一笑看着苏七薰,神情里倒是有几分长辈看晚辈的慈爱。

顿时苏七薰如同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一般有了几分眩晕,她不由得激动的看着御启擎,没想到他竟然会给自己这个名额。

虽然说大选与内选的难度不会差多少,甚至内选还会稍微难几分,但是如果通过内选进入了星海学院,身份上不说有些许不同,就连资源待遇都天差地别。

修炼者的修炼主要靠什么,不仅是天赋与勤奋,很大程度上靠的都是资源,这就是为何很少有散修能够成神,因为当你在费力拼夺资源的时候,别人已经有了足够的资源,别人的勤奋与天赋不比你差,人家厮杀历练的时候,你却为了一下资源而四处寻找,这样的差距不是轻易就能够弥补的。

所以每年大城里为了这五个名额都会争夺不休,如今这大馅饼就这么砸在了苏七薰的脑袋上,叫她怎么能够不兴奋?

“谢谢城主大人”苏七薰急急忙忙的说道,生怕自己说完了城主大人改变了心意。

“看来七薰今年想在金陵城过年的想法实现不了了”御清翟在一旁突然说道。

“恩?”苏七薰疑惑的看着他。

“你不知道么,每年内选都是在腊月十五的日子,所以你得抓紧往炎京赶路了,不然可就赶不上了”御清翟说道。

“又得赶路啊”苏七薰不由得一脸的怨念,这个世界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马车太颠簸了,至于飞撵,那种昂贵的东西,自己怎么买得起。

“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们乘坐飞撵就好”御清流突然说道。

“我们?”

“恩,我也准备要去星海学院,到时候可以跟我一起”御清流丝毫不掩饰他对苏七薰的善意。

而对于这些,御启擎和御清翟都不介意。

毕竟苏七薰是给了他们希望的人,若是能够找到御清染,只要不过分,御启擎都会答应,就如这次星海学院的名额,多少人来他这里相求都不能得,可是苏七薰有需要,那他就送给她。

“这真是太感谢了”顿时苏七薰又忘记了肩膀痛,刚想拍一下御清流的肩膀以示感谢,却不想刚刚抬起来,顿时就开始龇牙咧嘴起来。

此刻众人的心情都活泛了几分,所以看到苏七薰的模样不由得全部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