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都市言情 > 梦想为王 > 正文 145、哪有什么一尘不染的净土
om,。其实和尚走进校园里面来,在全民信佛的当地还是很受瞩目的件事,黄色僧袍和粉色尼姑服比宋娜的漂亮还醒目,所以教师学生直都会看这边,等到多坐阵还有校长主任之类的过来合掌询问,宋娜自然会解释这是天龙寺的僧人在考察足球运动项目,所以不懂溙语也不懂念经祝福的白浩南,只好每次都双掌合十道谢,再加快点考察频率离开吧。

所以从上午九点过开始,两所学,间大学,还有本地最高水准的家职业俱乐部,白浩南都快速的看了圈,老实说,连那个处在溙国顶级联赛水平的球队,他也没觉得有多厉害,而且这种顶级联赛球员场球四千块左右收入的普通收入让他也有点瞠目,看来这溙国人喜欢足球,真不是因为赚钱钱。

因为决定下午带着阿班去城郊的几个村庄考察那些民间足球队,特别是下午三点过以后据说全城各大野球场地才会开始生意兴隆,所以走出这间俱乐部来到街面上,白浩南跟宋娜询问了不少建议就准备回寺庙了,总不能让人家请假来跟着跑整天吧。

宋娜正在说自己完全可以陪着起去,午还要请和尚吃饭算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供奉呢,白浩南突然听见身后的阿达狂吠!

扭头这么看,本来不声不响跟在后面的萝莉尼姑已经不见了!

要知道那粉红色的尼姑袍子是非常显眼的,以白浩南的生活经历,这几天在这个佛教国度感觉到的慈悲为怀,也没想过这六七岁的小萝莉走在街面上有什么危险,如果不是阿达的叫声,可能他根本就不会发现这点。

但狗子足够惊觉甚至愤怒,不顾切的冲到乱糟糟街面上对着那边狂叫,顺着阿达追出去的方向,人高马大的白浩南眼看见那边有辆三轮摩托车上似乎闪过了粉红色的影子,口忍不住怒骂拔腿:“卧槽!抢人么?”

然后只看了眼,当机立断的跟着阿达冲上街面,直接推掉身边经过的辆摩托车驾驶员,抢了人家的车翻身骑上去加速!

宋娜尖叫着有跟着跑过来的,但显然清楚清规戒律的她没有第时间翻坐到和尚身后,而是连忙帮白浩南扶起那摔得莫名其妙的摩托车驾驶员,尽量扯开嗓子:“是专抢小女孩的!他们都是坏人……”

废话,听清那个嗲嗲的人字时候,白浩南骑着摩托车已经冲出去快有二十米了!

玩过跑车的人就知道,哪怕超跑,那些动不动被炫耀什么百公里加速多少秒的顶级跑车,在加速性能上还是得对摩托车甘拜下风,这种典型大马拉小车的交通工具可能街头随便找辆都能秒大多数四轮汽车的加速性能,关键就在于敢不敢在这样个摇摆就能翻车的高风险状态下,瞬间把车速提到百公里以上!

有人常说再破的轿车也是铁包肉,再好的摩托都是肉包铁,高速状态下摩托车的死亡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危险性可见斑。

但显然白浩南敢,平时看起来温吞吞鸡贼当先的他,可能只有在极其偶然的这种情况下才会突然迸发出不计较的特征来,在整条街的人都有些侧目的突然轰鸣把摩托车加档提速到了极致!

溙国的街面上交通状况也不好,除了路面老化比较严重之外,就是各种乱七糟的车比较没有章法,路边通常都停满了各种摩托车、三轮车、轿车皮卡,而街面上作为旅游交通的重点工具,种叫做嘟嘟车的三轮摩托更是蝗虫样到处乱钻,所以白浩南就算能把自己开出来那辆轿车发动了,估计也会被堵在这条乱糟糟的马路上。

但摩托车就不同,特别是带着这样凶悍气势起步的摩托车,让周围的行人车辆不由自主的都闪开点,白浩南游刃有余的冲刺过去!

这里除了有几分自己把阿依带出来的责任感,还有就是对这个小尼姑的那点怜悯,看来浩南哥对女性的怜香惜玉之心上至七十岁老奶奶,下到这样的萝莉都不放过啊。

眼睛死死盯住道路尽头,盯住那辆颜色灰暗不怎么起眼的嘟嘟车,白浩南快速摇摆车身躲过了好几处路上的石头跟路边车辆的不规则凸起。

后面的叫喊声已经消失殆尽,驾驶摩托车的和尚好像进入自己感知世界里,仿佛眼里只有那辆嘟嘟车。

和国内的三轮摩托车大多是驾驶员后面横着俩位置不样,东南亚很多地方都有这种车斗里纵向两排板子,可以坐七个人的三轮摩托车,实在是这些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最佳交通工具,得益于东南亚人大多数莫名其妙的乐天派,这种旅游三轮车往往被漆得五颜六色,加上声音突突突的,就被称为嘟嘟车,实在是平民旅游最常见的玩意儿,而现在白浩南个冲刺,超过前方两三辆身材略高的越野车皮卡车,瞥见那辆嘟嘟车的尾部,几乎开敞的后车斗里又看不到什么粉红色的痕迹了。

有那么刹那白浩南还是有点慌乱的,他本能的感觉这种追人找人的事情就这么开头几分钟,旦追错了方向,可能永远都没法找到那个怯怯的小萝莉了,但也就是瞬间,白浩南选择相信阿达,相信狗的机敏,瞅着前方好像已经驶出了最拥堵的街道,开始在朝着城区外面加速,他就不禁把自己的上半身压低,尽可能把这辆摩托车的速度提到最高!

感谢在之前电光火石的片刻间,他还是选了辆看起来马力比较大的摩托车而不是花哨不用的踏板小摩托,摆脱了周遭复杂的路面情况,直怒吼的摩托车也似乎找到了感觉,迅速的冲刺到120公里的时速,白浩南都感觉这辆普通摩托车的车头有点摇摆,但显然那辆三轮车在速度上更不如这个,就是个呼吸间,被白浩南追上个齐头并进!

这时能清晰看到后座上坐着男女,普通农家打扮的年人,伸手抓紧两边的栏杆,神色紧张又惊恐的看着后面飞驰上来的摩托车,特别是摩托车上还趴着个和尚,这时候僧袍被巨大的气流鼓得哗哗作响,有些疯狂。

白浩南知道自己那口汉语喊出来也没啥用,并行的时候伸长脖子看,原本后方啥都看不到的车斗里,现在靠着驾驶员的背后似乎堆了堆脏兮兮的篷布,不过不知道是车身颠簸还是什么那篷布还在蹦跶,所以年妇人就用脚去踩……

右手油门稍微拧重点白浩南超越车斗看见嘟嘟车驾驶员,对方抢先对他扭头哇啦哇啦的乱叫,鬼知道叫什么!

可能换个性格沉稳或者讲条理的人来,没准儿还会摆事实讲道理的看证据,白浩南只这么看眼,二话不说的就抬腿踹过去!

他自己还是两轮摩托车,这样脚踹的动作很容易失去平衡的,如果后座上有人准保吓得魂飞魄散,白浩南却带满流氓气息的疯狂连续踹!

对方驾驶员的脚、油箱、摩托车龙头、后面的车斗都是目标,反正能踹到什么踹什么,白浩南双手绷紧了抓住自己车把就是。

不得不说他那运动员体格在这个时候还是有用,脚踹实了慌得那驾驶员手上乱摆,差点没头直接跟白浩南的摩托车撞上!

双方起码都在近百公里的速度上并列前冲,白浩南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也在狂喷,大脑充血的激动兴奋状况仿佛又回到了赛场上,甚至觉得有点爽,可能很多人在这个时候脑子发热不假思索的乱来了,白浩南却能习惯性的更加冷静,不会语言沟通,却用恶狠狠的眼睛盯着那被踹得都不敢把这边脚放下来的驾驶员,还看着后面已经惊慌失措的年男女,可能就是这种颇有压力的注视加上乱踹带来的车身剧烈摇摆让对方彻底乱了阵脚。

那个穿着件当地农民常见旧衬衫,头发也油光光的半秃男人,居然从腰里拔出支手枪来恐吓!

如果说大半年前被铲车撞击追杀的时候,白浩南看见那支手枪还惊慌失措,现在居然有种摁不住的欣喜,这不正好就说明了做贼心虚,孩子就在车上么!

这下没什么犹豫,右手握紧油门提高车速,再次超出对方车头躲开枪口,左手伸过去拍打对方驾驶员的右手车把,这次直接干扰对方的操控!

结果那驾驶员被这疯狂的出家人举动吓着了,右手松开油门自然下滑,车速也滑下去,整辆嘟嘟车都在剧烈摇摆,所以后座上的年男子发现恐吓没用,慌乱对着白浩南扣动扳机!

砰的声枪响!

很清脆,很急促,白浩南第次这样近距离听见枪响,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跟随枪响做出什么躲避,只是下意识的把全身都挂到了左手上,因为他已经把自己的手臂抓在了对方三轮摩托车车头上,这种嘟嘟车三轮摩托是有个全面遮挡的挡风玻璃车头的,加上顶棚盖会直延展到车斗后面,在雨季随时可能倾盆如注的东南亚很有必要。

所以这下枪响白浩南已经踩在了车头踏板上然后毫不犹豫的扔了自己脚下的摩托车!

等于就是跳帮过去,哪怕车速已经降下来到了五六十公里的时速,这还是个很危险的举动啊,二话不说提起拳头就是重重的击打在对方下颌上!

溙国男人普遍身高都偏小,面对白浩南这样的身材很吃亏,但这么兔起鹘落的几下动作间,后面那个年男人又砰砰的接连扣响扳机!

这回很明显,白浩南感觉自己枪了!

腰部还是什么地方感觉就是被咬了下的灼热感!

但这个时候的白浩南已经打发了性,才不是平日里那个鸡贼的算计男人,有些疯狂的对面前的驾驶员左右开弓的重拳击打,同时口开始狂喊:“WGB……”

也许从那个面对枪支惊魂失魄的夜晚开始,积压在心底的怨愤终于爆发出来,这些日子其实只有自己心里才知道的那种郁闷被宣泄出来!

三拳两下直接打得满脸是血的驾驶员失去对三轮摩托车的控制,嘟嘟车的速度降得更快,白浩南挤在这个只能坐人的驾驶舱里,基本上用屁股坐在车把里,扭动屁股让三轮摩托剧烈摇摆,也摔得后面那个拿着手枪的年男人始终没法稳定开枪,像个搅拌机里的石头样被晃得摔坐到地上,有枪甚至打到顶棚上。

没了油门控制的嘟嘟车终于滑停,农妇模样的年女人当先跳下来就朝路边的庄稼地里冲过去,白浩南已经从车斗角落里看见点篷布下露出来的粉红色袍子角,心更是大定,连腰腹上的什么枪伤都顾不得了,直接把晕头转向的驾驶员蹬下车,几乎就是踩着对方往后面车斗扑过去,赶在那个年男人也慌里慌张想跳下车的时候,把拦腰抱住了对方,不顾对方身上那股子汗熏味儿,连滚带爬的起从嘟嘟车通常都没有后挡板的尾部摔下去!

在这样的忙乱,白浩南只有个念头,不顾切的都要抓住对方那支有枪的手!

对方可能是真的没想到这和尚有这么强悍,都挨了枪子儿还这么活蹦乱跳的有力气,慌乱全力想逃,手里的铁疙瘩不知道是转不过弯儿来还是为啥,选择使劲的砸,砸到白浩南的肩膀,然后头上!

那可是铁疙瘩,慌乱猛力乱砸得好疼!

顶了特么十多二十年足球都没破过头皮的前职业球员怒了,厮打终于找到机会重重的把大光头猛撞对方头上,直接跟那油光半秃的脑袋来了个鸡蛋碰鸡蛋,嘭嘭嘭的好几下,白浩南似乎还是稍胜筹,虽然有点晕头转向,但对方直接就耷拉下去了。

摇摆着站起来,白浩南都来不及伸手去摸自己头上生疼的地儿,转身先扑向那篷布,结果里面伸出来的小胳膊直接把篷布掀开,脸上略有脏污的萝莉小尼姑,惊恐万分的看着外面,立刻就被眼前的男人给吓得脸蛋煞白!

白浩南倒是终于松了口气:“别……怕……”还没来及说什么,回头看见辆粉红色的小摩托跟大群各种各样的车辆沿着马路喧嚣万分的追过来,白浩南只感觉鲜红的液体顺着左边眼皮流淌下来,整个人忽然有点眩晕,直接眼前黑就倒下去了。

从来没受过大伤的白浩南,好像居然有点晕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