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都市言情 > 粉妆夺谋 > 第一百二十八章达成协议(二更)
  刘焱闻言,顿时惊异地看着苏风暖。

  虎符代表什么?能随时调动天下兵马的虎符代表什么?

  刘焱心中清楚得很,也就是说,皇上在她离京时交给了她虎符,那么就是将天下的守护之责交给她了。

  他惊异半晌,道,“苏姐姐,皇上对你可真好。”

  苏风暖想着刘焱到底是被晋王保护得太好,听说虎符在她身上,憋了这么半天,只说出了这么一个句话,她笑着说,“这是好吗?怀里揣着虎符,要比别人多受累,哪里好了?”

  刘焱呐呐片刻,道,“虎符即兵马,兵马即兵权,你手里有兵权,便可谁也不怕了。”

  苏风暖无奈地说,“我如今手里有兵权管什么?还不是一样被人劫持?空有兵权,没有自由,也是无用武之地。”

  刘焱恍然苏风暖还是个被劫持的人质,他当即又紧张地道,“苏姐姐,这样说来,你还是调不了兵马吗?”

  苏风暖向窗外看了一眼,道,“老祖宗同意,我就能调来兵马,她不同意,我就调不来。”

  刘焱看着她,“那她会同意吗?”

  苏风暖摇头,“不知道,一会儿问问她。”

  刘焱闻言住了口。

  二人的谈话声音不高,但隔壁的凤来拥有绝世武功,若是想听,自然能听得清楚。她听闻苏风暖手里有皇上在她离京时给她的兵符,顿时像想到了皇上将兵符给他,那么,也就是说择了南齐江山的继承人。

  彼时,苏风暖和叶裳已经圣旨赐婚有了婚约,皇上将兵符给苏风暖,也就是将南齐的江山继承人之位给了叶裳。

  自古以来,有兵权,就有政权,有政权,就有天下。

  而大皇子,空有一个监国的名头罢了。

  她很快就明白了兵符的背后代表的意义,一时间眉头凝起,想着萧贤妃和大皇子要的东西,殊不知早就被南齐皇帝给了人。

  她想着难道南齐皇帝也早就知道大皇子不是他的亲生之子了?所以,才从宗室里择了叶裳?

  她又想起今日收到的那封乌燕传信,大皇子要杀苏风暖,是否也是因为虎符之事?亦或者叶裳回京夺权之事?

  那么,她若不杀苏风暖,大皇子将会面临什么境地?

  南齐上下,四境兵马,除了东境的兵马不受掌控外,那么,三境的兵马若都能为苏风暖所调动的话,东境的湘郡王怕是不堪一击。

  这样的话,收拾了湘郡王,四境便尽在苏风暖的掌控中了,四境兵马便是天下之兵。

  这样一来,大皇子无兵,还如何与苏风暖和叶裳斗?

  那么下场会如何?不是逃回北周,便是走向那一条不归路……

  萧贤妃对她有恩,大皇子对她不错,她不想让萧贤妃伤心,也不想让大皇子走那一条不归路。这样的话,苏风暖手里的虎符,一定不能让她用。

  她几乎很快就拿定了主意。

  苏风暖这一番话,就是故意说给凤来听的,她就是想要探探她的底,看看她对萧贤妃和大皇子的在乎有多少。

  隔壁没有动静,但她知道,凤来一定是听进去了。

  这时,有人过来喊,“公子,可以用膳了。”

  刘焱闻言站起身,对苏风暖说,“苏姐姐,先下去吃饭吧。”

  苏风暖点点头,与刘焱一起出了房间。

  叶睿也听到了,从不远处的房间里出来,而凤来的房间没有动静,苏风暖来到门口,叩门,“老祖宗,用膳了。”

  凤来声音从里面硬邦邦地传出,“不吃了。”

  苏风暖闻言笑着问,“您躲在房里,偷听我们谈话,是不是又心情不好了?”

  凤来顿时恼怒,“谁偷听了?”

  苏风暖笑着问,“您没听吗?”

  凤来哼了一声。

  苏风暖干脆推开她虚关着的房门,倚在门口看着脸色不好的她,笑着说,“我不止有皇上给的兵符,还有太祖昔年留下的铁券符呢,这么多年,帝师令也在我手中,可是我呢,懒得很,轻易不想拿出来,若是老祖宗您有对付湘郡王的办法,这兵符我就不拿出来也行。”

  凤来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苏风暖道,“您不是心疼大皇子吗?那这样好了,这天下总归是男人的天下,你我都是女人,跳腾来跳腾去,也无非是让人叫一声好,不能真正登高望顶,主宰什么,没准还被扣上个红颜祸水的骂名。不如,你不动,我不动,咱们两个达成个一致的协议,就让叶裳和大皇子去斗。谁赢,这天下就是谁的,谁输,这天下就只能拱手相让。如何?”

  凤来脸色变幻,“没了你,没了兵权,叶裳还有什么?”

  苏风暖顿时笑了,“老祖宗,您未免太小看叶裳了,没有了我,他虽然失去了心,但还是有很多。”

  凤来冷哼一声。

  苏风暖道,“大皇子有的,他都有,大皇子没有的,他一样有。”

  凤来道,“大皇子有北周一国,有暗中两个母妃为她二十余年的筹谋。叶裳有吗?”

  苏风暖道,“叶裳是真正的宗室子弟,支持皇族正统的人,大有人在。更何况,他有皇上的遗照,是皇上遗诏的正位继承人。即便不抵北周一国,但也不可小视。我即便不拿出虎符,不动天下兵马,他也有能与大皇子抗争的本事。月贵妃和萧贤妃为大皇子二十余年筹谋,但也是阴暗筹谋,拿不到明面上来,上不得台面。叶裳不同,他的一切,都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自古邪不胜正,我十分相信他。”

  凤来盯着苏风暖,忽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大皇子怕的就是苏风暖坏事儿,她若是不杀她,也不让她动兵符调兵,看住她,那么,便不会坏大皇子的事儿了。这样的折中也未尝不可。

  于是,她沉声道,“你可想好了,若是与我达成一致,不得插手,那么,即便叶裳输了,我也不准许你再插手调兵,你可别后悔。”

  苏风暖见凤来上钩,彻底打消了要杀她的心思,笑得开心地说,“若是叶裳输了,那便输了,证明大皇子比他厉害。比起让老祖宗您杀了我,我更愿意与您达成协议,相信叶裳也是这个意思。”话落,补充,“不过,您不让我调兵的话,那么,收拾湘郡王,您自己想办法吧!”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一天,月票清零,姑娘们,月票别留着了,今天清零就作废了,投了吧,千万千万别浪费~

  么么么~

  么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