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仙侠武侠 > 都市最强仙狱 > 第190章 人心之冷
  苏吴市的夜晚,丝丝凉风吹过,让这个燥热的夏天稍微凉爽了一些。

  “干他-娘的慕容家。”

  一家大排档内,陆峰的脸上有几分醉意。

  父子俩很久没有好好坐在一起吃饭了,这一顿喝得尽兴,桌上杯盘狼藉。

  “燕京汪家的事,不用我帮你吧?”陆宏远一边喝酒,一边问道。

  这段时间以来,陆峰遭遇的事,他都已经知道了。

  陆峰摆了摆手:“不用,等到订婚仪式,我自己去一趟就好。”

  “我的确有些忌惮慕容家,但汪家,从来没被我放在眼里。”陆宏远淡淡地道,仿佛在说一件平常的事。

  陆峰嘀咕一声:“我们爷俩以前过得多苦啊,爸你可藏得够深啊,汪家在你眼里都不值一提。”

  “毕竟我以前是打算老实本分地把你抚养成人,让你上个好大学,也算符合了清芸的心愿。以我当年的身份,除非彻底消失,否则想当个普通人也不容易。”陆宏远道,“我当年还是有些人脉的,只要动用这些人脉,汪家这种纯粹的商业家族,不堪一击。”

  陆峰听懂了这话的言外之意,问道:“慕容家,到底有多强?为什么比汪家强这么多?”

  “汪家就是从汪远山这一代起家,根基很浅,又是靠商业支撑的,能量终究有限。而汪家,在东海市乃至整个南国都根深蒂固,商界、政界等各界,都有汪家的人员。而且,汪家内部,也是有武道传承的。”陆宏远解释说。

  陆峰恍然。

  汪家虽强,但其实更像是一个暴发户。

  而慕容家的底蕴太强了,自家就培养了武者,宛如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怪不得,汪家不惜卖了汪婉儿,也要和慕容家联姻。

  “我灭了佐仓家之后,慕容家肯定知道了我还活着。目前他们还没有动静,也许是因为没把我放在心上,但他们不会一直坐视不管的。”陆宏远接着道,“我听说慕容旭在燕京见过你,恐怕要不了多久,慕容家也会查到你是清芸的儿子了。”

  “查到就查到吧。”陆峰冷笑一声。

  陆宏远心里很冷,叹了口气:“慕容家当年看不起我,强行拆散我和清芸。最后,哪怕是清芸临产,他们还是把清芸当做了家族的罪人和耻辱,当做荡-妇,甚至不惜要把我和清芸一起杀死。当年,你在娘胎里差点就死了。现在,你对慕容家而言,就是血脉的耻辱……他们,未必不会再杀一次。”

  闻言,陆峰胸中更是燃起滔天烈火。

  慕容家人心之冷,竟能到这种程度。

  “不久后你要去订婚仪式,保险起见,我也会到燕京。”陆宏远很认真地道,“汪家,你要小心潘辰华,那是汪家的最强者,汪远山的贴身保镖。不过,听说你杀了南洋会郭书峰,那潘辰华大概也就是郭书峰的水准。到时候,小心他们耍阴招就好。”

  陆峰点点头,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另外,当年参与过围杀清芸的人或势力,我都写在了这里。以后,也要多加注意。其中有一个燕京的势力,可能会参与汪家的订婚宴会。”接着,陆宏远拿出一张纸条。

  陆峰扫视了一眼,有些惊叹于陆宏远对情报的控制力。

  十八年前的那批人,一个都没漏。

  想来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十八年前的他拥有“武圣”之名,十八年后的他,依旧不能小看。

  纸条上,佐仓家已经被划去了。

  另外,还有一些陆峰不认识的名字,包括一些国外的人员,目测都是高手。

  当年慕容家为了对付陆宏远,委实是下足了血本,对武圣表示了足够的尊重。

  纸条上,有个“白月武馆”被特别标记了一下,就是陆宏远让陆峰小心的。

  父子两人喝到半夜,才回家睡觉。

  其实以陆峰的修为,大可以用真元把酒精逼出来。

  不过,这种偶尔大醉一场的感觉并不算坏。

  …………

  在自己家里安逸地休息一个多礼拜后,陆峰正要重回燕京,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接通后,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喂,是陆峰吗。”

  未见其人,但听到她的声音和口气,陆峰就判断,这是一个久居高位而又充满自傲的中年女人。

  “我是。你是谁?”陆峰直言道。

  “我叫汪淑,你应该不认识我。”女人补充道,“我是汪婉儿的姑姑,这样,你就认识了。”

  陆峰微微皱眉:“有事?”

  “我想和你谈谈。”汪淑的语气充满无法抗拒的意味。

  “给我一个理由。”陆峰不紧不慢地道,“不然,我不想浪费时间。”

  “理由?为了汪婉儿的未来,这个理由够充分吗。”汪淑意味深长地道。

  “好,我希望,你和汪远山不一样。”陆峰道。

  “明天晚上八点,汪氏大厦。”汪淑丢下这话,就把电话挂了。

  陆峰心无波动,坐上了前往燕京的飞机。

  几个小时之后,他刚来到在燕京的别墅,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别墅外。

  “让这里的主人出来。”司机下车,颐气指使地对佣人说道。

  “陆先生旅途奔波,正在休息呢。”佣人小心翼翼地道,“现在恐怕不方便见客。”

  “知道这里坐着的是谁吗?”司机冷冷地道,“赶紧让陆峰出来,汪先生亲自来这里,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了。”

  “这……”佣人为难。

  车窗打开,露出一张气质儒雅的男子面庞:“你去告诉陆峰一声,汪琨亮要见他,他会见我的,这是他的机会。”

  “是……”佣人意识到此人来头很大,这才进去通报。

  此时,陆峰正在客厅内闭目养神,体会着真元的流转和雷音神诀的变化。

  “陆先生,外面有个叫汪琨亮的人要见你。”

  听到佣人的话,陆峰才敛起心神,惊疑地道:“汪琨亮?他找我干什么。”

  “不清楚,他说这是给陆先生的机会。”佣人恭敬地回道。

  “不见,赶走。”陆峰不假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