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仙侠武侠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大明水师
  秦书淮南下,是要重整福建水师,把控大明乃至东南亚的出海口,为大明商船出海保驾护航。

  如今整个远东的海洋贸易,基本控制在三个势力手里。

  一是大名鼎鼎的郑芝龙,也就是收复台湾的民族英雄郑成功的父亲,二是郑芝龙的老对手、曾经的拜把子兄弟刘香,三是创办了东印度公司的荷兰人。

  嗯,说白了其实都是海盗。

  崇祯四年,也就是1631年。

  秦书淮清楚地记得,这个年份的世界,还处在一个疯狂而对人类影响深远的时代。

  大航海时代!

  在欧洲,无数国家的战舰正在世界各地的海洋游弋,他们渴望发现新的大陆,新的殖民地,以及新的贸易路线。

  当然,在广袤无垠的大海上,也有大批私人的或者各国皇室认可的海盗,像一群饥饿的鲨鱼,到处在找寻可下手的猎物,成就他们的传奇。

  全世界,都在造战舰,都在发现并征服新世界!

  然而,曾经拥有世界第一舰队并一度在世界各处耀武扬威的大明,却自仁宗、宣宗以后,水师步步衰落,到如今几乎名存实亡。

  目前朝廷仅剩下的那几条破船,怕是拿去搞运输都让人嫌弃,更别说让他们去打仗了。

  不过,尽管朝廷的水师形同虚设,但一个十分矛盾的事实却是,大明朝在远东海面上的势力仍然强横,不说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倭国人,甚至连当时在远东最强的荷兰人都不得不小心周旋。

  为什么呢?

  正因为有郑芝龙、刘香这些大明海盗的存在。

  朝廷不给力,这些民间海盗可给力地很!

  比如郑芝龙,早在天启年间就有船只700余艘(部分商船,大部分是战舰),以台湾魍港我基地,在南中国海、台湾海峡乃至整个远东的洋面上横行。起初是抢劫过往的商船,到后来就直接攻打东亚、东南亚各港口,打下上岸就抢。

  不过这家伙还有些侠义情节,一般只抢有钱的,对贫苦百姓不但不抢甚至还施舍米面钱粮,倒也是个劫富济贫的主,以至于福建沿岸一带的百姓对他的敬畏,远高于对官府的敬畏。

  郑芝龙麾下舰队的战斗力有多强呢?

  这么说吧,明末的福建水师几乎被他打得全军覆没。东印度公司的荷兰人也跟他打过几仗,几乎场场完败。

  如果按照历史进程,再过两年,郑芝龙和东印度公司的荷兰舰队在金门还会有一场大战,这场大战之后,东印度公司将彻底认怂,会主动提出向郑芝龙交保护费,求郑芝龙放他们一马。

  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人都怂了,其他各国的商队、舰队自然也怂了。

  而郑芝龙在那以后将会成为闽南的领主和华南、华东洋面的唯一霸主,别说荷兰人,全世界的商船经过他的海域都得交保护费,不交的结果就是让你的船有来无回。

  到最鼎盛时期,郑芝龙拥兵二十万,战舰三千艘,想想那是多恐怖的海上力量?

  以至于他的儿子郑成功,只利用了他一小部分家业,就轻松把荷兰人从台湾赶走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目前的郑芝龙,还只是中国南部海域三大势力之一而已。

  秦书淮这次南下,就是去找郑芝龙的。

  大明的船队要想在全世界通行,没有一支强大的舰队是不可能的。

  福建沿岸的海关要想正常运作,也需要一支强大的舰队。

  另外,要想从荷兰人和西班牙人手中夺回已经被强占的宝岛,也需要一支强大的舰队。

  而郑芝龙手上有现成的。

  有利的一面是,就在前年郑芝龙已经被朝廷招安了,在福建当了个“龙虎游击将军”,基本上整个闽南的海防全靠他一人在维系。

  而不利的一面是,郑芝龙并没有把朝廷当什么事,投降朝廷只不过是为了能回老家居住,顶多他只是不跟大明打了,至于海上的事情,他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大明也管不着。

  现在他在泉州老家造了占地120多亩豪宅,并且把泉州安平作为拥兵自重的据点,麾下将士三万,战舰千余艘,而且富可敌国,基本上福建巡抚在他这个小小的游击将军面前,还得看他脸色。

  秦书淮的此去泉州找郑芝龙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把他的舰队拿过来,掌控到朝廷的手中。

  至于能不能办到?

  秦书淮认为,夺权这种事他已经很在行了。

  他要是在海上,或者在台湾或许逮不着,但谁让他在泉州呢?

  不过,郑芝龙这人很特殊,对他太粗暴肯定是不行的,要知道他可是奉朝廷招安才回来的,而且这几年也帮着朝廷在维系华东、华南洋面的安宁,这个时候忽然搞他岂不是显示朝廷言而无信?那以后谁还听朝廷招安?

  另外,弄倒郑芝龙一人简单,但是他的战舰又不是都停在港口等你去接手,如果简单粗暴地弄倒甚至弄死他,他的手下还不开着船跑光?他秦书淮轻功再好还能踩着浪花把那些船一艘艘弄回来?

  所以这中间,少不得谋划些手段。

  想到谋划,他又觉得身边少人了。

  孟威、孟虎、张啸、赖三儿、李定国等人都去西征了,现在他还真像个孤家寡人,不但没人可以商量,甚至两个说话解闷的人都没有。

  想了想,他决定叫李敬亭和花沉过来,陪自己去福建走一遭。

  当然,他去福建还得名正言顺,冷不丁地跑过去,一来引人警觉,二来很多事也不方便办。

  于是当晚,他修书两封,一封给李敬亭,一封给花沉,要他们收信后立即动身前往济南府等他,大家汇合后先从京杭大运河南下到杭州,然后再从杭州去泉州。

  另外,他又给崇祯上了道奏折,把自己的想法和崇祯说了一遍,然后让他写两道圣旨差人立即送到济南知府那暂存,他到时候会亲自去取。至于圣旨的内容,他也做了暗示——尽管最后的结尾是“妥当与否,恭请皇上圣裁”,但这不过是给崇祯必要的尊重而已。

  搞定之后,第二天他就往济南府赶。

  途径兰州,他顺手调了两千武林联军,跟自己一起出发。

  这两千武林联军可有大用。

  从嘉峪关到济南府,足足有四五千里的路程,按秦书淮的说法,那叫真特么的累。

  好在他还算心大,一路上参观当地的风土人情,品尝各地美食,权当游历了一把大明朝时期的华夏,倒也自在。

  总之,他足足花了一个月,才带着两千人马从嘉峪关走到了济南府。

  此时,已经是秋高气爽的八月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