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穿越历史 > 迪奥先生 > 章节目录 108|亲亲抱抱举高高
    最后一个番外, 免费赠送给大家, 内容在作者有话要说里。APP屏蔽了作者有话要说的同学, 点右上角的“…”选择【显示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三个月来的厚爱,大屌和小娇妻会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的。

    爱你们, 么啾~

    【啊, 系统不让发表低于一个晋江币的, 那就啰嗦够一个币吧。新坑还没想好要写什么,可以收藏一下作者专栏,也可以关注一下围脖“圆滚滚的绿鸟鸟”, 有新消息可以早知道——绿鸟相声,居家旅行好伙伴!】

    作者有话要说:

    “想象中的第一次牵手,会是什么样子呢?”

    “可能是在小雨霏霏的春天,开满薰衣草的花田。当他的手牵住我的手,风停雨住,阳光从云缝中漏下来,漫山遍野都是恋爱的芬芳。”

    “我想的是 ,在下初雪的冬天。寒风吹红了我的手,他抓过来,顺势塞进了自己的西装口袋,那么稳重,那么迷人。”

    车载电台播放着访谈节目,新晋的少女组合在畅谈自己理想的爱情,顺道宣传她们的新曲《第一次恋爱》。

    坐在副驾驶上的焦栖,偷瞄正在开车的新男友张臣扉。两人刚刚确立关系不久,还没有牵过手。搭在方向盘上的手骨节分明,曾经缔造出世界大赛冠军游戏的手,不知道握起来是什么感觉。

    车子开到了别墅区门前,焦栖放下车窗准备跟保安打招呼让他开门,却被张臣扉制止了。

    “舍不得这么早放你回家。”张臣扉把车停到路边,眼巴巴地看着焦栖。

    打从认识这位巨|屌先生,焦栖对他的印象就一直停留在成熟稳重上,头回看到这副小孩子要糖吃的模样,顿时心软了:“那……”

    “能不能,再跟你走一会儿,”张臣扉看看别墅大门里面的路,“我把你送到家门口,好不好?”

    别墅区很大,业主们通常都是把车直接开到自己的门前。如果从大门口步行到焦家,还要走很长一段路。

    听到恋人直白的不舍,焦栖抿唇轻笑,点了点头。

    小区里行车的路和步行的路很是不同,行车路笔直宽敞,步行的却狭窄弯曲。主要是很少有人会步行回家,步道都是用来跑步和观景的,弯弯曲曲、爬坡过桥。

    刚刚下过一场雨,道路还有些湿|滑。人工小溪上随意摆着一只圆石头做桥,张臣扉跨过去,微微蹙眉:“这石头上有青苔,小心。”说着,自然地伸手去拉焦栖。

    焦栖下意识地把手递过去,被张臣扉用力一拽,跳过了石头。

    “我没在小区里走过,还不知道路这么难走。”

    “挺好,那我们就可以多走一会儿了。”过了小溪,张臣扉仿佛忘了似的,完全没有放开手的意思,就这么牵着焦栖继续慢慢地走。

    焦栖这才意识到两人这是牵手了,温暖干燥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手掌,火热的悸动从肌肤相接处传过来逐渐放大。脸有些发烫,暗骂自己没出息,二十几岁的大男人了还因为牵手脸红。

    抬头看看走在前面的张臣扉,发现那只露在外面的耳朵也变成了玛瑙色,忍不住抿唇偷笑。

    两人傻乎乎的也不看路,就在别墅区里瞎走。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手牵手,走到焦家门口才堪堪放手。

    “我到家了,叫小区管家开电瓶车送你出去吧。”走了近一个小时才走过来,再折回去太辛苦了。

    张臣扉抿唇笑:“不用管我,快进去吧。”

    焦栖跟他挥手再见,转头回家,猛然看到了正冷眼瞪他们的焦爸爸,吓了一跳:“爸你站这里做什么?”

    “哼。”

    梦中爸爸的一声冷哼把焦栖惊醒了,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副驾驶上,车子正在往山上开。

    之前说好以后每年出来旅行两次,事实上远超过这个数量。早上张臣扉说想泡温泉,两人就直接开车到临省的温泉山庄来了。

    “做噩梦了?”张臣扉腾出一只手摸|摸他。

    “没,梦见咱俩刚谈恋爱那时候的事,”捏捏那只依旧温暖干燥的手,扔下去让他好好开车,“后来我自己试着走过,其实从大门口到我家只要五分钟。”

    “咱那不是迷路了吗?”张臣扉冲小娇妻挤挤眼,一个漂亮的甩尾将车停在了车位上。

    山上处处都是温泉汤池,烟雾缭绕。从停车场到温泉屋,只有石子小路,需要步行前往。行李服务生会帮忙搬过去。

    “炎炎,穿个外套吧,上山有点冷。”张臣扉下车准备开行李箱给他拿衣服。

    “不用,就几步路。”焦栖抬头看看并没有多远的小屋,摇头拒绝。

    然而,山中的温度变化极快。走到一半,山风呼啸而来,瞬间吹透了薄薄的衬衫。

    前面有一对小情侣,女孩子穿着裙子,风一吹冻得直哆嗦。

    “冷吗?”男孩子说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女朋友罩上。

    “你不冷吗?”女孩子一脸幸福地扯住外套。

    “没事,我结实。”男孩子笑得灿烂。

    张臣扉看看自家小娇妻,也问他:“冷吗?”

    “有点。”

    “都说了让你穿个外套,偏不听。”张臣扉丝毫没有脱下外套给披上的自觉,反倒开始数落。

    前面那对小情侣忍不住回头看,女孩子有些同情站在山风中微微发抖的焦栖,小声抱怨:“这人怎么这样?”虽然都是男人,并没有谁比谁更强壮一说,但冷嘲热讽就过分了。

    “一看就是结婚很多年的,根本不心疼了。”男孩子撇嘴。

    女孩子咬住嘴唇,攥紧外套的一角,婚姻果然是爱情的坟墓吗?多年之后就没有浪漫只剩互相埋怨了吗?抬头再看一眼,却见那个高一些的男人解开了外套的扣子,从后面抱住了走在前面的爱人。

    “不穿外套,那就活该要被我抱着了,我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哦。”张臣扉用大衣裹紧了焦栖,大熊套小熊地拱着他往前走。

    “别闹。”焦栖有些不好意思,但这怀抱太暖和,又舍不得挣开。

    张臣扉将下巴搁到小娇妻肩膀上,美滋滋地从那对目瞪口呆的小情侣面前路过,小声跟怀里的人咬耳朵:“年轻人,还是太嫩。”

    焦栖闷笑,用手肘戳戳他:“抱了这么多年不腻吗?”

    “怎么可能腻,要不是为了赚钱养家,我巴不得天天在家里跟你做连体人。”

    “像个膏药那样吗?”难以想象每天贴在自己背上的张臣扉是个什么模样。

    “不,像个楔子那样……哎呦,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怎样?”

    “再打我,不给你暖了。”

    “幼稚鬼……”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