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最后的神官
  道家的丹道典籍里,一般都认为修行是一件逆天的事情。

  正所谓“顺为凡夫,逆修仙佛”。

  无根树就是这种逆以修仙的丹诀,人体内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又确实存在的“气”,便是无根树的来源。

  而道家医典里,也认为那些先天消耗过多的人,可以通过修行实现青春重返。

  杜兰,无疑就是这种人。

  先前王庸发现杜兰体内血脉拥堵、如泥沙淤积,这就是杜兰特殊体质造成。即便杜兰长年累月打坐观想,也无法改变这种状况。最终只会使得体内的气血越来越淤堵,拖垮身体,老的比平常人还要快。

  假如杜兰身体是一条河流的话,那么杜兰体内就存在一个天生的堤坝,万年不破。这道堤坝堵住杜兰的气血搬运,随着杜兰修行,气血就会逐渐淤积至漫过河床,最终导致人体崩溃。

  而王庸正是利用造化洪炉的拳意帮助杜兰灼破了这道堤坝,一下子使得杜兰的气血搬运流畅起来。

  多年累积的修行一下子循环畅通,自然发出铅汞一般的水流之声。而气血搬运再无阻碍之后,杜兰身体当即就受到滋养,早衰的体质开始回复。

  按照杜兰目前恢复速度,估计不出一个月杜兰就能恢复到四五十岁的光景。日后活过一百多岁更是轻而易举。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这么多年我终于体会到了原来修行是这般滋味!”杜兰畅快的大笑着,如一个发现了新玩具的孩童。

  心如赤子,那些道家的老神仙往往都有这种心态。

  啪!

  杜兰试着打出一拳,只听空气嗡的一声震颤,差不多可以跟军中的格斗好手们媲美了。

  “这就是宗教修行带来的体力增长吗?”杜兰目光闪烁,问。

  王庸点点头:“没错。气血搬运滋养脏腑骨骼,体力自然大增。不过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你想要达到更高层次的体力境界比较难,最好情况也就是跟海军陆战队那些格斗高手们较量一下。”

  放在一年前,王庸估计还会觉得海军陆战队的格斗水平很高。但是现在,王庸一个出手就能杀死一位赤手空拳的陆战队成员。

  武道走到越高境界,差距就越明显。

  杜兰闻言一笑:“那也很不错了!我从没奢望自己成为你这样的武道高手,我对于武道也没有什么追求。活着,或者说不被年龄困扰而舒心的活着,然后还能看看书写写字,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了不起。”王庸轻轻赞叹。

  杜兰放到古代一定是皓首穷经的大儒,这种人心态都好的不得了,对于功名利禄看的很淡,而是一辈子将目光放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上。

  修行,修到这样其实才是真正的修行。

  宗教的修行手段其实起源之处也是这般,只不过随着时代变化,人们反而舍本逐末,去追求那些次要的攻伐之道了。

  这对王庸也是一种警醒。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而不是利用武力一统天下,号令群雄。

  所以王庸未来的目标仍旧是传道授业,而非追求凌驾于整个人类之上的武力值。

  “王老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老师。”

  杜兰忽然站直身体,然后恭恭敬敬朝着王庸鞠了一躬。

  王庸赶紧摆手:“不,我这顶多算是举手之劳,怎敢忝为人师?”

  杜兰却异常认真的道:“在你眼中的举手之劳,却延续了我数十年生命,无异于再造之恩。而一个师者对于弟子最大的恩情无非如此。所以你受我一拜理所应当,并且不管你是否承认,我都坚定的认为您就是我的老师。”

  王庸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这算是白捡了一个上将学生?还是那种哭着喊着求你收徒的那种。

  这么算起来,王庸的学生有财团之子、有一国军阀、有大国将军、有世家才俊,当然更多的还是背景普通的平民子弟。

  距离孔子的三千弟子,似乎也不太远了。

  “这种充实感,比起武道上的成就更加让人沉醉啊!”王庸心中唏嘘感叹。

  “既然已经认了先生为师,那那枚神髓砂就当做学生的拜师礼了。至于雇佣之事,自然取消,先生不必为了这事再另外横生枝节。”杜兰正色道。

  王庸一笑:“本身我跟这件事就有交织,谈不上横生枝节。况且你给了拜师礼,我岂能不还礼?这事我终究还是要调查清楚的,你放心就是。”

  “那就先谢谢先生了。”杜兰有板有眼冲着王庸揖手。

  “我让人做些酒菜,今天诸位就在营地简单吃点吧。”杜兰邀请道。

  已经到了饭点,王庸等人也不拒绝,点头答应。

  …………………………

  荒野,一个邋遢的老人拄着一根竹杖,正踽踽行走在夕阳下。

  竹杖上面挂着一串铜铃,随着老人走动发出规律的叮叮之声。

  身后,一个表情木然的男人追随铃声而走,被发徒跣。

  忽然,老人停下脚步,从破烂的下袴里捻起一根布条。

  袴,是东洋华夏唐朝时期学来的一种衣着。根据身份的不同,分为武士袴、歌舞伎袴、巫女袴,而老人穿的则是神官袴。

  袴的前面有五条下垂的布条,分别代表着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五伦,后面也有两条,代表天地跟阴阳。

  老人手中捻着的则是那一根代表阴阳的布条。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可惜了啊,浪费一个式神。”老人眯眼站立片刻,缓缓开口道。

  “不过原本也没想着能够借此真正杀死王庸,只不过能够将他搅入美军的涡旋里也就够了。想必他此刻正为了怎么跟美军解释清楚此事而焦头烂额吧?那场面一定有意思极了!”

  老人似乎看到了王庸吃苦头的场景,笑得整个肩膀都颤抖起来。

  只是下一秒忽然老人身上响起一串电话铃声。

  这个高科技的时代,即便是神官这种传统守旧之人,也无法完全抵挡科技带来的便利。

  比如邋遢、粗陋如老人,也不可避免配备了一部手机。

  “祭主,根据美军琉球基地方面的内应传回的消息,王庸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现在美军海外基地的指挥官杜兰上将正在设宴款待王庸一行人等!”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而这个男人竟然称呼老人为祭主,在东洋神道体系里,这却是一个比大宫司更高一级的职位!

  而且,一般神社根本没有这个职位,只有代表着神社最高地位的伊势大神宫里才会设置这个职位!

  一般能够担任祭主的神官,都是那种为神社做出过杰出贡献并且地位尊崇之人。

  国家神道废除之前神官分为五级,分别是浄阶,明阶,正阶,権正阶,直阶。而老人便是如今东洋仅存的几个浄阶之一!

  其地位可见一斑。

  “怎么会?”老人明显有些意外。“那个被我种下式神的上校必死无疑,美军即便不会当即抓捕王庸,也不可能对其礼待有加啊!这里面是否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王庸进入军营之后就一直呆在杜兰的房间里没有出来,他们谈了什么我们的内应根本无法知晓。接下来怎么办?神主。”

  老人思考片刻,随即狞笑了起来:“如此更好。或许这正是天照大神为我们故意指示的一条坦途呢!你此刻不是正在召开一年一度的阴阳师大会?”

  “是!今年盛况空前,基本东洋所有有名望的阴阳师都来到了会场。”

  “那就以神社本厅的名义传令下去,谁能干掉王庸就可以成为神社本厅的新任理事。山田见一死掉,刚好空出来一个位置。相信那些人为了这个位置,一定会前赴后继去刺杀王庸的。”

  电话那头的人微微迟疑:“如果他们联合起来或许还是王庸的对手,但是抛出理事职位这样一个诱饵,恐怕他们就不会联合了吧?那样的话只能一个一个相继死在王庸的手里,这对于整个东洋神道可是一大损失啊!”

  “你还是太年轻啊!你只将命令传达给除了伊势神宫之外的阴阳师不就可以了?让这些其他神宫的人去送死,如果侥幸杀死了王庸最好,如果死在王庸手里,那神主的玉材岂不是又有了一批新鲜养料?”老人笑得异常狡黠残忍。

  电话对面的人忍不住打个寒颤,他已经预见到了即将而起的血雨腥风。

  届时不光神道界,恐怕整个东洋都会为之变色吧?

  祭主或者说祭主背后代表的神灵,到底在图谋什么?

  “对了,让八重菊协助那些阴阳师。作为神宫的外围组织,八重菊理所应当做这些事情。”老人又道。

  “明白了,我马上去安排!”

  电话很快挂断。

  老人将手机放回破烂的神官服里,看着静静站在身侧的木讷年轻男人,咧嘴大笑:“便宜你了!这可是连我都想得到的大造化呢!起风喽,上路喽!”

  说完,老人重新抬起竹杖,在地上重重一顿。

  叮当,铃声响亮,木讷男人抬起头,跟在老人身后朝着远处夕阳缓缓走去。

  夕阳余晖将两人身影拉的悠长,如两道血色的妖刀切开整个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