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穿越历史 > 大汉龙骑 > 第一千六九十三章 徐州之战(289)
  可就是这支曾经将吕布击败,而且在与并州军交战时依然以压倒性的优势屠杀并州军的李典私曲,却在徐州被张辽全歼,只逃出了几百人,这如何能不让人唏嘘?

  当啊看到李典稚嫩的面庞时,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为他报仇,可是这一天越来越远了,大部队连日开拔,向徐州城行来,两天之后部队抵达了徐州城东,高览一早出城迎接,将曹操接入了徐州城,但他并没有住进高览准备好的官邸,就是来与他见一面,然后便会回到城外的军营。

  夏侯惇负责安营事物,在军中能让三军皆拜服,除了曹操就只有夏侯惇了,曹军在徐州城西南十里外结营,营寨一个时辰后便立起,安排好了巡逻,夏侯惇便回到了自己的营寨之中。

  半个时辰后,曹操带着亲兵回到了营寨之中,临出城时,他看到了郭嘉回望了眼徐州城楼,目光复杂,这是这些年来他头一次见到他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有些好奇,但却并没有问他,二人十分默契,已经到了一个眼神就差不多知道对方心中想法的地步,对于郭嘉,他对徐州城如此耿耿于怀,他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他遗憾,遗憾当年没有拿下徐州解决陶谦,让竖子称雄,同样他也恨,得到了徐州却有不得不转交给袁绍。

  这座县城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这打击倒不是对他的自信打击,而是对他的抱负和理想的打击,当然也同样是对自己的打击,他们的希望与徐州城紧密相关,但现在看来现在离实现理想抱负还有很漫长一段路要走。

  而现在再看,随着关羽撤离,心中理想可能还要无限期延长,甚至彻底离他们远去,看不到一丝希望。

  他和刘澜,当年都是大汉朝最年轻的将军,志气相投,把酒言欢,谁又能想到十年时间,历经沧桑之后,却变成今天这个你死我活的局面,曹操轻轻叹息一声,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左右的,就好像他与刘澜之间本来没有任何的私人冤仇,但现在却必须要你死我活。

  拿下刘澜,没有选择,也无路可选,郭嘉的想法他明白,就好像他的想法郭嘉也明白,很多事并不是他想如何就能如何,左右不了。

  打刘澜,不仅仅是因为刘澜坐拥着徐州这样的钱粮重地,更因为世家在这里边起到了关键,曹操打仗可以不在乎他们,可是打仗要粮,那就必须得依赖他们,这是无法避免的情况,不管他多么不想搭理他们,都无法忽略他们的意义。

  如果不是攻打刘澜,他们是不可能提供他急需的钱粮,就好像袁绍,不到了关键时刻,又怎么可能会拿钱粮来交换徐州,所以说现在想要得到世家支持,就必须要打刘澜这没有世家背景的一方诸侯。

  而要对付刘澜,又哪那么容易,他手下十多万人的部队,现在汇集在一起,他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只能指望文丑和高览,可这样的局面,又哪是他想看到的?

  十年时间,从讨董需要依附他,到敢于跟他叫板再到现在远超于他,这样的变化是曹操所不愿面对也必须面对的情况,他嫉妒吗,能不嫉妒吗,就算不嫉妒,也会生产些许变化,或者说任何人遇到他这样的情况心里都会如此,这就是人性。

  英雄怕见老街坊,老街坊虽然会说起他曾经的糗事,可说白了还不知道过去的底细,但换个角度何尝不是以认得他为自己脸上增光嘛,但曹操这样的情况又不同,有时候他甚至再想,自己对刘澜是否与袁绍对自己一模一样。

  每次想到这里他都感到可笑,其实就现在来说,他有怎么可能威胁到袁绍的地位呢,只不过就是迎接了献帝罢了,而刘澜却是从兵不过万到了今天,真要有什么的话,也轮不到他袁绍,而是自己才对。

  他嫉妒,甚至有些羡慕,如果当年吕布和张邈再晚十天半月,让他拿下了徐州,可能现在就没刘澜什么事了。

  可就是这支曾经将吕布击败,而且在与并州军交战时依然以压倒性的优势屠杀并州军的李典私曲,却在徐州被张辽全歼,只逃出了几百人,这如何能不让人唏嘘?

  当啊看到李典稚嫩的面庞时,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为他报仇,可是这一天越来越远了,大部队连日开拔,向徐州城行来,两天之后部队抵达了徐州城东,高览一早出城迎接,将曹操接入了徐州城,但他并没有住进高览准备好的官邸,就是来与他见一面,然后便会回到城外的军营。

  夏侯惇负责安营事物,在军中能让三军皆拜服,除了曹操就只有夏侯惇了,曹军在徐州城西南十里外结营,营寨一个时辰后便立起,安排好了巡逻,夏侯惇便回到了自己的营寨之中。

  半个时辰后,曹操带着亲兵回到了营寨之中,临出城时,他看到了郭嘉回望了眼徐州城楼,目光复杂,这是这些年来他头一次见到他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有些好奇,但却并没有问他,二人十分默契,已经到了一个眼神就差不多知道对方心中想法的地步,对于郭嘉,他对徐州城如此耿耿于怀,他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他遗憾,遗憾当年没有拿下徐州解决陶谦,让竖子称雄,同样他也恨,得到了徐州却有不得不转交给袁绍。

  这座县城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这打击倒不是对他的自信打击,而是对他的抱负和理想的打击,当然也同样是对自己的打击,他们的希望与徐州城紧密相关,但现在看来现在离实现理想抱负还有很漫长一段路要走。

  而现在再看,随着关羽撤离,心中理想可能还要无限期延长,甚至彻底离他们远去,看不到一丝希望。

  他和刘澜,当年都是大汉朝最年轻的将军,志气相投,把酒言欢,谁又能想到十年时间,历经沧桑之后,却变成今天这个你死我活的局面,曹操轻轻叹息一声,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左右的,就好像他与刘澜之间本来没有任何的私人冤仇,但现在却必须要你死我活。

  拿下刘澜,没有选择,也无路可选,郭嘉的想法他明白,就好像他的想法郭嘉也明白,很多事并不是他想如何就能如何,左右不了。

  打刘澜,不仅仅是因为刘澜坐拥着徐州这样的钱粮重地,更因为世家在这里边起到了关键,曹操打仗可以不在乎他们,可是打仗要粮,那就必须得依赖他们,这是无法避免的情况,不管他多么不想搭理他们,都无法忽略他们的意义。

  如果不是攻打刘澜,他们是不可能提供他急需的钱粮,就好像袁绍,不到了关键时刻,又怎么可能会拿钱粮来交换徐州,所以说现在想要得到世家支持,就必须要打刘澜这没有世家背景的一方诸侯。

  而要对付刘澜,又哪那么容易,他手下十多万人的部队,现在汇集在一起,他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只能指望文丑和高览,可这样的局面,又哪是他想看到的?

  十年时间,从讨董需要依附他,到敢于跟他叫板再到现在远超于他,这样的变化是曹操所不愿面对也必须面对的情况,他嫉妒吗,能不嫉妒吗,就算不嫉妒,也会生产些许变化,或者说任何人遇到他这样的情况心里都会如此,这就是人性。

  英雄怕见老街坊,老街坊虽然会说起他曾经的糗事,可说白了还不知道过去的底细,但换个角度何尝不是以认得他为自己脸上增光嘛,但曹操这样的情况又不同,有时候他甚至再想,自己对刘澜是否与袁绍对自己一模一样。

  每次想到这里他都感到可笑,其实就现在来说,他有怎么可能威胁到袁绍的地位呢,只不过就是迎接了献帝罢了,而刘澜却是从兵不过万到了今天,真要有什么的话,也轮不到他袁绍,而是自己才对。

  他嫉妒,甚至有些羡慕,如果当年吕布和张邈再晚十天半月,让他拿下了徐州,可能现在就没刘澜什么事了。

  可就是这支曾经将吕布击败,而且在与并州军交战时依然以压倒性的优势屠杀并州军的李典私曲,却在徐州被张辽全歼,只逃出了几百人,这如何能不让人唏嘘?

  当啊看到李典稚嫩的面庞时,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要为他报仇,可是这一天越来越远了,大部队连日开拔,向徐州城行来,两天之后部队抵达了徐州城东,高览一早出城迎接,将曹操接入了徐州城,但他并没有住进高览准备好的官邸,就是来与他见一面,然后便会回到城外的军营。

  夏侯惇负责安营事物,在军中能让三军皆拜服,除了曹操就只有夏侯惇了,曹军在徐州城西南十里外结营,营寨一个时辰后便立起,安排好了巡逻,夏侯惇便回到了自己的营寨之中。

  半个时辰后,曹操带着亲兵回到了营寨之中,临出城时,他看到了郭嘉回望了眼徐州城楼,目光复杂,这是这些年来他头一次见到他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有些好奇,但却并没有问他,二人十分默契,已经到了一个眼神就差不多知道对方心中想法的地步,对于郭嘉,他对徐州城如此耿耿于怀,他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他遗憾,遗憾当年没有拿下徐州解决陶谦,让竖子称雄,同样他也恨,得到了徐州却有不得不转交给袁绍。

  这座县城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这打击倒不是对他的自信打击,而是对他的抱负和理想的打击,当然也同样是对自己的打击,他们的希望与徐州城紧密相关,但现在看来现在离实现理想抱负还有很漫长一段路要走。

  而现在再看,随着关羽撤离,心中理想可能还要无限期延长,甚至彻底离他们远去,看不到一丝希望。

  他和刘澜,当年都是大汉朝最年轻的将军,志气相投,把酒言欢,谁又能想到十年时间,历经沧桑之后,却变成今天这个你死我活的局面,曹操轻轻叹息一声,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左右的,就好像他与刘澜之间本来没有任何的私人冤仇,但现在却必须要你死我活。

  拿下刘澜,没有选择,也无路可选,郭嘉的想法他明白,就好像他的想法郭嘉也明白,很多事并不是他想如何就能如何,左右不了。

  打刘澜,不仅仅是因为刘澜坐拥着徐州这样的钱粮重地,更因为世家在这里边起到了关键,曹操打仗可以不在乎他们,可是打仗要粮,那就必须得依赖他们,这是无法避免的情况,不管他多么不想搭理他们,都无法忽略他们的意义。

  如果不是攻打刘澜,他们是不可能提供他急需的钱粮,就好像袁绍,不到了关键时刻,又怎么可能会拿钱粮来交换徐州,所以说现在想要得到世家支持,就必须要打刘澜这没有世家背景的一方诸侯。

  而要对付刘澜,又哪那么容易,他手下十多万人的部队,现在汇集在一起,他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只能指望文丑和高览,可这样的局面,又哪是他想看到的?

  十年时间,从讨董需要依附他,到敢于跟他叫板再到现在远超于他,这样的变化是曹操所不愿面对也必须面对的情况,他嫉妒吗,能不嫉妒吗,就算不嫉妒,也会生产些许变化,或者说任何人遇到他这样的情况心里都会如此,这就是人性。

  英雄怕见老街坊,老街坊虽然会说起他曾经的糗事,可说白了还不知道过去的底细,但换个角度何尝不是以认得他为自己脸上增光嘛,但曹操这样的情况又不同,有时候他甚至再想,自己对刘澜是否与袁绍对自己一模一样。

  每次想到这里他都感到可笑,其实就现在来说,他有怎么可能威胁到袁绍的地位呢,只不过就是迎接了献帝罢了,而刘澜却是从兵不过万到了今天,真要有什么的话,也轮不到他袁绍,而是自己才对。

  他嫉妒,甚至有些羡慕,如果当年吕布和张邈再晚十天半月,让他拿下了徐州,可能现在就没刘澜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