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弟,既然这曹大人都知错了,你也别揪着不放了,不过这私放犯人毕竟是重罪,不如打他几板子算了。”北辰琪儿心中就像被油滚过一样,格外的滚烫。

    “来人,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三十大板,一定要重重的打,谁敢手下留情,本皇子就要他的狗命。”北辰齐只觉得气血翻涌,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全都杀了才泄愤。

    “……是……”衙役哪里敢不动手?眼前的人可是皇子殿下。

    曹大人心中更是叫苦不迭,可尽管如此还是千恩万谢被人带下去。

    特意来准备看热闹的人,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怒气冲冲的回了皇宫。

    此时陌染跟玉瑶两个人已经回了陌府,将带着伤的黑夜带回来。

    初十早就已经等在院子里,看着两人进门立刻迎上来。

    “帮黑夜上药,还有把这个给他服下。”玉瑶从身上拿出一瓶灵泉水,直接丢给初十。

    初十看了一眼苍白着脸色的黑夜,撇撇嘴,感觉到他身上的重量,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给扔出去。

    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重,真不知道什么人居然能让他受伤。

    “是,我这就带他下去。”初十跟黑夜两个人离开了。

    “瑶儿,你先回房休息一下,你这就去安排一下。”玉瑶点头,知道陌染这是准备找人去寻找那个黑衣人。

    看着玉瑶乖乖的上床休息,陌染转身离开了陌府。

    玉瑶一觉睡到天昏暗才醒过来,等她起身后,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动静。

    没想到居然看到黑夜跟初十两个人正在斗嘴。

    “你这个女人怎么还在这里?我说了我已经没事了,你跟着我干什么?”黑夜一张娃娃脸上透着不耐。

    “夫人已经说过了,一定要我盯着你,让我把药给你敷上,我一定二话不说离开。

    你以为我稀罕跟着你?就你这样的小身板,我还不稀罕看呢?”初十这话简直让黑夜炸毛。

    他跟黑逸几人相比,身材是略显娇小了些,可他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又怎么能随便让女人看身子。

    再说,这个女人简直太彪悍了,上来就让自己脱衣服。

    “行了,把药给我,我自己会上药。”黑夜伸手跟初十抢手中的药。

    “就没见过比女人还要墨迹的男人,你真的确定你是男人吗?不过就是上药,又不是要对你做什么,用得着这样害怕吗?娘们唧唧的。”初十一脸鄙视的看着黑夜。

    黑夜只觉得一口气被憋回心口,这个女人居然敢怀疑自己?太可恶了!

    “是不是男人难道你想验证一下吗?”黑夜说着就准备动手脱衣服,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将初十吓退,没想到才刚动手,初十居然说出了一句更让他吐血的话。

    “行啊,我正好看看你这干瘪的身子有没有半块肌肉。”初十双手环胸,一副就等着他动手的样子。

    “你,你到底是不是女人?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居然……”这初十简直刷新了黑夜对女人的认识,没想到她居然就这样看着自己。

    “我是不是女人我自然知道,不过你是不是男人我就不清楚了,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没事了,既然你不让我帮忙,那就自己动手吧,本姑娘不奉陪了。”初十直接将药水拍在黑夜胸口,那巴掌正好落在他的受伤的地方,拍的他一个趔趄。

    “哼!”初十冷哼一声,嘴角勾着一抹冷笑。

    “果真是绣花枕头,没用。”那轻蔑的样子惹的黑夜一阵气结。

    今天他跟这丫头的梁子结下了,她居然敢鄙视自己,简直就是耻辱。

    感觉比质疑他的毒术还要让他火大,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看他伤好以后怎么收拾她。

    玉瑶看着两个人互怼,只觉得十分耐看,尤其是看着黑夜一阵憋屈的样子。

    玉瑶真的很少看着能把黑夜惹成这副模样。

    过了一会儿,就看着陌染铁青着脸回来了,身后还跟着黑鹰跟黑逸两个人。

    “怎么样?”几人全都近进了书房,玉瑶忍不住询问道。

    “黑鹰你来说。”陌染眼神冰冷,这次没能将黑衣人留下,简直让他充满怒火。

    就想在玉瑶身边放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威胁着玉瑶的安全,所以陌染才会这样焦灼。

    感受到陌染气息的变化,玉瑶主动握住他的手,“没事,这事不急,先说说怎么样了?”

    “禀夫人,我根据您提供的线索追查了一番,只是那股味道居然进了皇宫,所以……”黑鹰说完低垂下头去,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

    “奥?难道会是宫中的人?皇宫中的人居然有这样的用毒高手?还真是没想到。”玉瑶冷冷的出声道。

    毕竟这样的人让玉瑶也十分忌惮, 一个无时无刻不想置她于死地的人躲在暗处,而她一直在明处。

    就好像她身后被绑上了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炸掉一样。

    “黑鹰,让宫中的人去查,一定把那个人给我揪出来。”陌染说完,手边的茶杯都跟着变成碎沫。

    所有人都感受到陌染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让在场的众人感觉一阵窒息。

    只要关系到夫人的事,主子定然会*,明明知道那人在眼皮底下,居然就这样被他逃走了。

    “是!”黑鹰的身影快速消失在暮色中,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喘。

    “你们也回去休息吧。”玉瑶跟着出声道。

    听着玉瑶的话,黑逸等人露出感激的表情,简直如遭大赦。

    书房中只剩下她跟陌染两个人,玉瑶走过去握住陌染的手,“不用担心,有你在我身边,没事的。”玉瑶忍不住出声安慰道。

    “瑶儿,饿了吧?我这就去吩咐下人去准备一下。”看着陌染高大的身躯,玉瑶觉得心中暖。

    两个人简单的吃过饭,陌染看着玉瑶上床休息,等身边的人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陌染闭目养神的双眸跟着睁开,起身就准备离开。

    “就知道你不会甘心,我跟你一起去。”玉瑶冷幽幽的声音从陌染身后响起来。

    “瑶儿……”

    陌染今天晚饭表现的太平静了,所以玉瑶就知道他绝不会这样甘心。

    早在他让她休息的时候,玉瑶就多少猜到了他的意图。

    果然――

    这个男人总是让她感动。

    “怎么?你觉得我会拖累你吗?”玉瑶转身将早就准备好的衣服拿出来,当着陌染的面就穿上身。

    此时穿着同样一身黑衣的玉瑶,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头如瀑布般的青丝在头顶束起来,仅用一根黑色的绸带绑住。

    身上的黑衣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住,显的格外英气干练。

    玉瑶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火红的面具,上面居然是一只九尾狐,将她白皙的五官给遮挡住。

    看着这样的玉瑶,透着神秘,更带着几分清冷孤傲。

    “怎么样?如果你不带我去,那我只能自己亲自去找人了。”陌染看着眼前的玉瑶灵动中透着一丝狡猾,眼前娇媚的人,陌染眼中透着宠溺。

    “你都这样说了,我怎么敢不带你去?”看着眼前的人露出无奈,玉瑶率先走出去,陌染跟在身上。

    清冷的月光泄了一地,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重叠在一起,相互纠缠。

    两个人的身影在夜色中闪现,很快来到宫门前。

    陌染身上已经重新换上了黑装,脸上更是戴上了面具。

    两个人同样的装扮,同样的神秘,像是黑暗中的使者。

    陌染带着玉瑶,直奔城门而去。

    此时月光像是知道两人在做不寻常之事,刚刚还澄明的月光此时变的暗沉下来。

    城门上的人全都东倒西歪的,陌染带着玉瑶,两个人成功的避开侍卫,轻车熟路的进了宫。

    看着他这熟练的程度,玉瑶心想,陌染这家伙还不知道进来多少次了。

    陌染带着玉瑶率先去了北辰明轩的院子,刚靠近咸福宫,就看到宫中的杂草随处可见。

    玉瑶第一次来北辰明轩的宫殿,只知道他不受皇上待见,没想到连宫人都如此怠慢他。

    陌染直接走上前,手轻轻敲动窗口,听着发出的咚咚声,正躺在床上的北辰明轩从床上一跃而起。

    将窗户推开,就看到陌染跟玉瑶两个人的身影出现在窗前。

    “师父,玉姐姐,你们怎么进宫来了?”北辰明轩显然没找到陌染会将玉瑶带进宫来,一脸的吃惊。

    “嗯,过来有点事,顺便看看你这里。”陌染说的仿佛散步一样。

    陌染跟玉瑶两个人进了北辰明轩的宫中,看着眼前还算整齐的房间,玉瑶觉得这都是小珠子的功劳。

    房间出传来说话的声音,立刻惊醒了外面的人,跟着一名太监粗声粗气的出声道:

    “没事半夜不睡觉瞎吵什么?真是个废物,没事居然还出声吵老子,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被送到傻子这里,真是晦气。”说完就跟着将门踢了一脚,重新倒回原来的地方睡过去。

    玉瑶看着这个奴大欺主的东西真是很想动手暴揍一顿。

    以前她知道北辰明轩被歧视,没想到居然连一个小小奴才都敢这样动手。

    显然是有人在背后纵然,至于这背后之人,自然不言而喻。

章节目录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中文只为原作者鱼果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果酱并收藏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