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声明: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程序自动收集于开放环境下的互联网,并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过邮件反馈给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
笔趣阁中文所收录公共版小说,只为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严格禁止任何色情、暴力、反动、以及和法律相抵触的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笔趣阁中文 > 穿越历史 > [综]纲吉在暗黑本丸 > 章节目录 121.121-六道骸&Varia
    这是刀剑付丧神递给他的投名状。

    诚如循聿君曾说的, 暗堕刀剑无法与人类审神者结契。他需要净化暗堕, 然后他所拥有的本丸刀帐上,才会出现一振以他为主的刀剑。如果他不知道本灵本丸的刀剑付丧神没有等级限制, 又不知道日本号先生曾经夜袭暗杀他的话,他大概会很乐意这么做, 甚至是感激的。

    可是没有如果。

    年少的彭格列未来十代首领掌心燃起死气之火,他将火焰的力量压制到若有若无,泛金红的眼眸盯着日本号身上森白骨刺,手掌触碰到了冰冷弧棱。

    他现在没有勇气去信任日本号先生, 也没有勇气去真正意义上接受一振刀剑的忠诚。他不够聪明,又无法将身边状况分析的透彻, 他不明白日本号先生到底想要做什么,又在想什么。

    他只知道,他虽然现在被时之政府任命为「本灵本丸审神者」,又接收了这座被雾瘴弥漫的本丸有前任审神者遗留的刀剑付丧神们……可是这些刀剑付丧神们据说已经全部暗堕化,根本不能没有与他结契的权利——

    这意味着, 时之政府将他哄骗过来,自顾将他推在审神者的位置上, 所依仗的不过是「送他回家」这一条件。而一切茫然,不曾反抗的他, 被束缚的也不过是一纸无效的口头承诺罢了。如今,命运还不曾与刀剑付丧神缠绕在一起的年少首领逐渐明白过来, 自己在这由时之政府执棋的局势, 到底站在什么位置上, 又有什么样的优势了。

    年少首领自觉,他不能再被时之政府牵着头走下去了。如果依然不同刀剑付丧神结契,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不惜将他从200年前带来,甚至将他安排在如此重要的本灵本丸审神者位置上——只要他有足够的耐心,继续等,总会有机会同时之政府真正意义上公平公正的谈条件的。沢田纲吉将原本尝试以柔之炎消除日本号先生骨刺的手收回来。

    “我做不到。”

    年少首领对此怀有歉意,坦白了他的态度。

    他确实有点老好人的心软,但是这不意味着,他有「能够对利用他的人还能笑着说没关系」的大度。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沢田纲吉不是能够普度众生的圣人,他只是一个自私自利,只想保护好朋友与伙伴的老好人。而显然,他在这里并没有被他视为这样重要的伙伴,甚至朋友……他曾经想和日本号先生做朋友的,然结局却不尽人意;他又觉得他和循聿君或许能成为朋友,却因为看不透循聿君清雅笑容下的真心,而踌躇。

    他知道自己不够聪明,所以将一切交给时间来判断。

    彭格列年少未来首领的处世之道向来如此。他不愿意相信坏人,又想一点也不要伤着好人,于是便既不认为出现在他眼前的人都是坏人,也不认为都是好人。他的态度只按对方的具体情况而作出不同的变化以求适应。所有人都在付之行动,他的变化也一直存在,并不因舆论的干扰而作先入为主的误解。

    他就是有着这样的才能和神赐的明察秋毫的超直感,能炉火纯青地将变化掌握得恰到好处,不偏不倚地走在完全吻合对方实际表现的线路上。当然,偶尔也有过受此愚弄的糟糕痛苦记忆,但结局大抵都是好的。

    被年少审神者拒绝,或者说真的以为年少审神者做不到的日本号如漆紫瞳也只是一顿。他不消憔悴而显得越发懒散的英俊面容上,并没有什么失望的痕迹,这让彭格列年少首领加深了此前对日本号先生的看法。在年少首领看来,日本号先生递来的忠诚随意,被拒绝也并没有任何不快。那么……大概只是因为他说,他想报答日本号先生的解救才信口接着的话吧。

    低垂头颅,敛目将身边的包裹重新系好。年少审神者打得结不如之前循聿君的刀剑付丧神那样好看,但也是系的牢固,不会调出点心来。他做着这些琐事,是以他没有看到,日本号波澜不生的眼睛里倦怠更深,甚至沁出些麻木与哀痛来。

    刀剑付丧神沾染上暗堕化,便时时刻刻承受神格被腐蚀的痛苦,那些痛苦犹如万虫蚀骨,又如血液倒流。以人类姿态在这尘世的一息都将五脏六腑牵动的生疼。连他们这种本体为精钢硬铁的冰冷刀剑,都会产生神格与生命力交融一处,在沉静流淌的三途河中,一路朝忘川而去。想要被温暖,想要被从中救赎的渴望随着时间越盛,却也越发绝望。

    “既然如此,那便算了。”

    阖眼再望向年少审神者时,这位有正三位官阶的吞取之枪隐去了所有情绪。他和同伴们的暗堕化加重已经因为这坦率真挚的年少审神者的到来而停止,贪心只会重蹈往日覆辙。原本就对答复没甚期望,被否定自然也没有什么失望。

    这就是他们这些刀剑的命。

    被人为催化而生的神格,以保护历史名义而无限复刻的魄体。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器物,有了人类的身体也仍旧是被使用的器。只是浅浅偷得了人类才有的尘世百味,便妄想获得幸福,有所善终——才会一次次的被人类累及一生,感到绝望与悲苦。

    “回去吧。”

    扛起本体长|枪的日本号起身,他望着褐发的年少审神者,宽厚干燥的手指帮他拨开唇边一缕发,勾在他耳后。加州清光曾说他这温柔是自私的,那就让他再自私这么一次吧。没有什么生灵是愿意耽溺在无望的浮沉中的,谁都想要变好,他将眼前的年少审神者视作稻秸死死攥在手心里,没有任何过错。他会保护这孩子,便也渴求这孩子庇护他。

    彭格列年少未来首领拎着小包袱,跟着刀剑付丧神一道朝着链接了自己本丸的前院大门而去。这前院越深入变越荒凉,前段还能看到卵石铺就的幽径,到了后半段便被杂草覆盖的没了路面,胡乱生长的繁茂重重叠叠,踏开前进,蹭的鞋底与裤脚染上绿汁。

    纲吉心里烦躁,自顾想着自己的事情连对200年后的黑科技都少了兴趣。联系两座本丸的链接门,如同哆啦A梦的穿梭门一般,他们只是迈步出门,周遭原本的荒景变作一片白茫,大概五六秒后便又重见天日。短暂的眩晕后,纲吉认出他所在的位置——

    在接连成片的缱绻绯红中坐落的古朴宅院,青色墙面残留着爬山虎的残梗,泛黄的草木深入咬肌,颓败凄楚。那扇他没有钥匙的大门,如何敲门也不会有人来开的大门,从门口向东走五六米,青砖砌成又涂了石灰的墙面还有几个脚印,是他上次翻墙留下来的痕迹。

    是他名义上拥有的本丸,真的被送回来了。

    日本号没管仰脸看着大门不知道想什么的年少审神者,他提步踩上石阶,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鎏金刻录着「黑田藤巴纹和酒碟」刀纹的铃铛。那扇如山般高大的门扉便嘎吱一声幽幽打开了,站在原地的纲吉听见声响,他顿了下最终向日本号走去。他对这里并没有归属感,可是除了这里,他也实在是无处可去。

    跨过门槛,门扉幽幽的合闭发出沉重的声响。

    迎接两日未归本丸年少审神者的是持刀,站在庭园青石板上的加州清光。和初次见面时一辙的装束,外衬纯黑内衬暗红的复古样式的华丽军装长款外套,敞开衣襟里透出来的马甲上钉着一排金扣,脑勺后的长发被白色锻带系着,挽起十字结置在肩窝处。

    加州清光先生俊美的容貌依然苍白如雪,只是曾经攀附在他脸颊的黑色獠纹比记忆里盘踞的面积更大,已经蔓延到了眼角,勾勒出狭长上挑的魅痕。彻骨的杀意如霏霏冬雨,绵长而刺痛。沢田纲吉放在腰侧的双手因为受到生命威胁而攥成拳,他其实是有些分不清这份杀意是针对他的,还是针对日本号先生的。但考虑他只是个外来人类,加州清光和日本号同为刀剑付丧神又是同伴,考虑这个问题也着实有点愚蠢。

    与此同时,彭格列年少审神者不动声色的跟身旁的日本号拉开距离,加州清光有攻过来的倾向,但他无法揣测日本号的意图。即使他想,这样专门跑去将他从检非违使就下来,再带回本丸杀掉实在是多此一举,鉴于此,日本号并没有朝他兵刃相向的动机。但防患于未然,日本号有暗杀他的前科,沢田纲吉不知道该信任谁,于是便谁都不信任。

    “加州。你这是来迎接我们回来的?”

    “阵势未免有些太过郑重了吧。”

    日本号倒是不紧不慢的将抗在右肩的□□交换到了左肩上,不紧不慢说着轻巧话。他那张很有男子气概的英俊脸庞勾起弯笑弧,向加州清光的方向走前两步,却被抽刀指向他的黑发打刀讥讽的打断了客套话,饮血的绯瞳中是显然的蓬勃怒意。

    “叛徒。”

    这座本丸暗堕化最轻,有着同时之政府沟通权限的打刀这样叱责。黑发束起的日本号表情不改,站在他身后的年少审神者看不见他唇边苦涩的笑容,只能从同他对峙的加州清光那张怒不可遏的俊美面容,那双蒙着一层黑雾的红眸中看到他鲜亮的倒映。

    日本号也是这个时候才看到,站在原处躲在暗处的,幸存于这座本丸的十四振同伴们。除了彻底暗堕的五条家太刀·鹤丸国永。他们有着一样的命运,扶持着走到今天,失去过亲眷,碎过又重铸过。他们一直都互相扶持着度过风雨,一起承受暗堕的折磨,背负着噬主的罪孽……

    可是,凭什么。

    凭什么错不在他们,他们却要承受这样的恶果?

    “日本号,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加州清光缺了切先的刃锋不动。他所在的这座本丸也曾光鲜亮丽,热闹快乐过,可那都是许久许久之前,在这里没有成为时之政府蓄养鬼怪的场所之前的事情了。杀意凛然的绯瞳盯着身有骨刺,盯着那个暖褐色眼瞳中盛满紧张和戒备的人类少年,他们的新任审神者。

    “……我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日本号将本体从肩上取下来,握在掌心,竖起。

    紫瞳阒静的从加州清光迭丽的容貌上扫过,又从暗处同伴们的影子里掠去。已是深秋,本丸里曾栽种的树木叶子枯黄掉落,青砖黑瓦的屋脊上铺着厚厚一层腐枝败叶,仿佛这里的生灵的生活全然没有受到草木天然的恩惠,反而增添凄凉悲惨的颜色。残破的障子门灯影摇曳,上面暗红色的污血是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刀剑付丧神,人类审神者留下的,偌大的宅院倒像是一座死寂的坟场,鸦声哑哑,一片杂沓。

    “我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路途,前往同样的未来。”

    “如果加州认为这是「背叛」,恕我不能苟同。”

    加州清光想要靠「恐吓」「孤立」,甚至「假意暗杀」逼走新上任的年少审神者,日本号听他说过这人类少年是被时之政府坑骗来的,即便不能帮他摆脱审神者的身份,多少能从这座坟场赶出去也好。这座暗堕本丸是不可能被净化的,打着净化名义送来的强大审神者实际上是给这座本丸供奉的「活祭」。供奉的却并非他们这些所谓的「末等神明」——

    他们。他们这些「末等神明」只是被困在这座本丸的可怜虫,是这座本丸还能继续存在的借口和幌子。日本号闭了闭眼,那些暗无天日的过往紧缚他的灵魂,扯得他生疼。那些流血流脓,结痂又挖开的伤口早就腐烂生蛆,他的忍耐到达了极限。

    他和他的同伴们为了摆脱这苦海,曾一起跳过刀解池,也曾自碎自折在合战场,但又有多少同伴还是被重铸,强行现世,最终被迫噬主,背负了无法超度的罪孽枷锁。他回头看到懵懂无知这些过往的年少审神者,目光落在腰侧的刀剑上。那些短刀胁差们,又曾如何被折辱被逼迫的……历历在目。

    “你这样只是将事情变得更加严重。”

    “只考虑你自己…实在是太自私了。”

    听他们相峙所说的话云里雾里的彭格列年少未来首领更是不懂,但他明白,他今天并不会被那些暗堕的刀剑付丧神们杀死在这里。他们之间有争执,而日本号先生的态度似乎是要和他站在同一边。年少审神者更加不明白,日本号这样抉择的用意又是为了什么。

    “不止是我。”

    日本号不否认加州清光对自己「自私」的谴责。他确实自私。明明从第五任审神者开始,他们决定以「假死」的方式将被送进来作「活祭」的人类审神者解救出这座本丸的,从第七任成功伊始,到现在这个第十任的人类少年,他们解救了三名无辜人类且没有被发现……可是日本号偏偏不走这唯一看似光明的前路,执意要让人类少年留在这间本丸。

    又有谁来救他们?缘由是越发难熬的日夜辗转中,日本号曾不断自问。无论暗堕也好,还是被强迫杀死继任审神者也好,他们明明是无辜的,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他们明明坚持着神格的骄傲和宽宏,为什么却要被这样对待?为什么就要这般倍受折磨?

    “一期一振殿下。”

    “大典太光世殿下。”

    吞取之枪在加州清光惊愕的目光中,高声唤两位刀剑付丧神|名|讳。

    听到熟悉名字的年少审神者在沉默中抬头,他看到迎着日光向他和日本号先生走来的两位刀剑付丧神。是曾在合战场背着他行动的大典太先生和在循聿君本丸见过的耀亮水蓝色短发,气质温和雅致的粟田口太刀先生。他们脸上都攀绘着黑色獠纹,肩胛腰腹生有森白骨刺。

    尤其是暗堕化的一期一振先生,同循聿君本丸的那位相较,那双如蜜糖温柔透彻的双眸染作漆黑,只剩下丁点明亮瞳仁渗出寒凉的气息。暮气沉沉,甚至已化为死气。

    如果不是容貌和那水蓝发色,年少审神者无法想象是同一刃。

    年少审神者不知道,这座暗堕本丸的粟田口太刀先生早已孤身在这本丸太长时间,粟田口那庞大的家族在这本丸中,如今还能以人类姿态出现的,仅他一刃。

    年少审神者只是觉得好看,携在腰间的六振新刀剑实在硌人,长长的刀鞘因为他坐在看台的缘故,不可避免的蹭在地面,污了贵重的鞘身。于是便转为揽在怀里,较长的太刀们先置于膝上,然后是长胁差,最后是渐变浅草色调、系着一小朵蝴蝶结的粟田口家短刀。但只看和别的刀剑不同的明亮色系,沢田纲吉就很喜欢。

    褐发少年看着下面付丧神们剑术间行云流水的比拼,飘逸灵动,心意无形;长袖步履间尽是若舞红枫的风雅,剑光却如寒芒毕露,煞气涔涔。他在合战场,看刀剑付丧神与时间溯洄军战斗时,便曾被慑心魄,那些名贵奢华的刀剑兵不血刃,如掠轻风,收割了敌军的首级。跟暗杀部队Vaira的作战队长斯库瓦罗·斯贝比尔的狂暴之剑是完全不同的,可他这个对剑术一窍不通的人也看得到——拔刀出鞘,挥起落下间端的全是忠诚与守护。

    饶是他不喜战斗,却也忍不住赞叹这种个人意志的纯粹与耀眼。

    “好帅——”

    待到战斗评审结束,双方致谢下场时,年少审神者忍不住如此喃喃,啪啪拍响手掌。他这叫好声引得旁边的审神者们侧目,演练场很少有这样的,他们虽为同僚、共抗时间溯洄军的战友,但也是竞争者——哪家本丸稀有刀多呀,小判甲州金富裕呀,材料丰厚之类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各式各样的明里暗里的竞争。